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倒影里的世界

给 @从辰 


各种禁什么的。


Rekkles和Febiven的故事,在从辰的要求下写的之前的文的番外。因为知道了现实里他们的一些小故事。简单来说就是之前一直觉得Febiven离开FNC是自己跑,直到Rekkles说他是被踢出去的。


突然感觉Febiven有一种过错我背荣光给你的很惨的感觉。于是就写了这个。


前文:

消失的城市

弃民(消失的城市番外)


这篇是番外的番外。


西幻AU,私设如山。有前文所以有原H2K的人来打酱油。有波兰组。有现实投射,虽然绝大部分不是现实投射。


---------------------------------------------



联盟历7年,神迹降临大陆北方。然而神迹降临之处并非人类国家,而是几无人能至的山脉深处,故而虽然神迹声势浩大,惊动了临近的几个国家,却无人能前往查看,更无人知道神迹中心究竟发生了什么。




“加薄荷的柠檬水,谢谢。”


熟悉的声音,这位客人Vander并不陌生,他甚至没有抬头,一边忙着手里的事情,一边应道:“好。”


但是这一次,这位客人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坐回他习惯性选择的位于角落的位置,而是比平日更多了一句话:“等一下,我有个朋友想见你。”


Vander有些诧异地抬头,看见了Febiven身后站着的Jankos。




“你是不是还对那件事耿耿于怀?”


“听着,柠檬水20铜币,红茶25,其他酒水的价格都贴在那儿了,有什么需要的吗?”Vander手撑在柜台上,语气咄咄逼人,准确表达了“如果没事就请离开”的态度。


“他要回来了。”Jankos突兀地说。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不过是个……”


“开小酒馆的?”Jankos反问,“你不觉得这才是问题吗?昔日德鲁伊中最优秀的预言家现在躲在小城市里开小酒馆?或者跟着其他冒险家雇佣兵偶尔出去打一架,客串一下医疗僧侣的角色?”


“他回来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Jankos,这片大陆的守护者不是我们,不是德鲁伊。”Vander语气强硬地回答。


“只有我们了解他,我想,这片大陆的守护者需要我们的帮助。”


“他们不需要。”Vander断然地否决,“这就是你今天来找我的原因?”


Jankos有些尴尬地低头:“我以为你依然愿意守护这里。”


“这不是我愿意或者不愿意,你难道没有发现,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已经出现了偏差?”Vander摊手,“预言出现了偏差,意味着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被扭曲了,就像你在镜子中看到的那样,非常接近真实,但你知道那是扭曲却虚假的。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你来这里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Jankos犹豫了一会,才开口:“从前的事,我很抱歉。”




延绵万里的山脉深处,时间仿佛没有从这里流过,一切都保留着最原始的样貌。


与周围蒙昧的环境格格不入的,是由古树作墙,有着明显文明的精灵城市。这个城市不仅有城墙,有屋宇,甚至有自己的神庙和圣殿。


精灵圣殿与人类建筑相似,相比其他建筑更为高大恢弘,高高拱起的穹顶上绘制着以远古精灵王传说故事为主题的壁画。


精灵们让自己生活在逝去的列王的注视之下。


长老们看着跪于阶下的金发精灵,久久不语。


Rekkles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变得更加沉稳,却不复当年的爽朗。


作为精灵中近几年中最天才的一个,在部族北迁而精灵并不适应北方的环境时,Rekkles试图牺牲自己为精灵族召唤出神迹。他们成功了——原本被预言家预言为绝对不会出现的神迹被召唤了出来,而且没人知道Rekkles是如何扛过神迹降临时过于庞大的力量的。


Rekkles没有死,而精灵城市得以在本不适合精灵生存的北方山脉中被构建起来——神迹让这里变得更适合精灵居住,精灵得以重新孕育他们的文明和繁荣。


但是这样的神迹依然不够拯救这个精灵部族,他们仅仅是幸存了下来,不仅生活依旧艰苦,四周危机环伺,而且气候问题也只是缓解,部族面临逐渐灭亡的困境,只是速度放缓了而已。


真正适合精灵居住的,永远是他们之前活动的区域——那个消失的城市。


所以精灵们一刻都没有放弃重新踏上那片土地的意愿,那是曾属于他们的土地。


而挺过了神迹的Rekkles被理所当然地认为将是继承荣光的人。


终于,坐在正中的大长老开口对着跪在阶下的Rekkles开口:“如果Caps有什么做得不好的,我们会给他指导。”


“不,他……很好。”


“那你们之间……”


“我也很喜欢他。”Rekkles果断地说,“我们只是需要更多一点的磨合时间。”


这一套说辞他们已经说过和听过不止一次,彼此都心照不宣事实并非如此,然而却又不能说破。最终长老们点了点头:“我们迟早会回去的,去拿回属于自己的土地。那将是你的荣耀,而Caps会是你最好的助力,Caps是个好孩子,他和你会成为好搭档的。”


“是的,我们会的。”Rekkles说完离开了圣殿。


才走出圣殿的大门,Rekkles便看到站在圣殿外的Caps,他之前一直坐在门口,在听见门开的瞬间站了起来,微微低着头说:“抱歉,是我还不够强,给你惹麻烦了。”他的身上还带着未痊愈的伤。


“是我没有保护好你。都是我的责任,是我还没有做好。”Rekkles略带疼惜地拍了拍Caps的肩。


Febiven离开之后,Caps就成了Rekkles的搭档。Caps是个有潜力的精灵,因为年岁尚小,在魔法的控制上依然青涩,但是任谁都看得出,他的潜力远不止眼前的实力,这也是他被长老们选中成为Rekkles搭档的原因。


Caps有天赋,有潜力,更难能可贵的是有好的性格。和Febiven时不时会有些消极的情绪不同,Rekkles看到的Caps从来是开心的,即使受了伤也不见他变得低落。Caps会在和Rekkles一起巡视野兽营地与巢穴的间隙用魔法玩一些小把戏给Rekkles看。Rekkles有时候会被他逗笑,虽然绝大多数时候不会。


Rekkles与Caps相处地还算融洽,然而两个人无论怎么努力,在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容易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最开始所有人都把这些归因于Caps的青涩,但是等Caps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之后,问题还是没有得到缓解。于是这变成了两个人的默契问题。


这个默契问题一直没有被解决。Rekkles与Caps的配合就是达不到他当年与Febiven的默契。


Febiven,这是一个不能被这个精灵城市提起的名字。长老们谁都不愿意在Rekkles面前说起那个离开的人,更不愿意用那些来质问Rekkles,直到前几天Caps与Rekkles一起外出巡视时遇见了一只冰豹,全力攻击魔兽的Rekkles没有替Caps挡住关键的第一击,Caps的魔法被打断了,并且受了伤。之后豹子准备用尖锐的爪子撕开精灵脆弱的身体,Rekkles这才险之又险地攻击到了它的要害,吸引了它的注意力,给了Caps完成魔法的机会。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Rekkles的进攻,Caps这会大概已经回归列位古精灵王战神的怀抱了。但也因为Rekkles的失误,Caps受了很重的伤。不过即使如此,Caps也没有说一句埋怨的话。


虽然Caps没有抱怨,但是Rekkles依然因为这次过分严重的失误被叫到了圣殿。


长老们说了许多对于精灵来说已经相当严重的话,然而最后还是没有人提起那个名字。


 “他做得比我好很多吧?”


Rekkles没有想过Caps会突兀地问出这个问题,几乎是如遭雷击地愣在原地,没有思考地茫然反问:“谁?”


“那个人,他,你以前的搭档。”Caps停顿了一会,才鼓起勇气说完那个不被允许说出口的名字,“Febiven。”




德鲁伊的脚步很轻,落在森林柔软的泥土里,几乎不留下痕迹,也不发出声音。


沉默地并肩而行了许久之后,Jankos先开了口:“谢谢你今天带我去见他。”


“你并不想谢我。”Febiven冷冷地指出。


“好吧,那我直接问,你一直都知道他在那里?”


“是啊。”


“但是你一直不说?”Jankos带了点指责的意味。


“你看得出,他并不想让你知道。”Febiven的语气也并不客气。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他的?”


“你应该知道FORG1VEN吧?那个精灵猎人?”Febiven反问。 


“当然,当年德鲁伊和精灵都能看到他整天在森林里游荡,没有人喜欢他。说起来,真是谢天谢地,这个家伙似乎从这里消失了——虽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最好他永远别回来。”


Febiven没有管Jankos的抱怨,继续说道,“我追踪过他一段时间……那个时候我还在精灵城市,然后就知道他认识这么一位……大祭司。”


最后对Vander的称呼Febiven说得颇为揶揄。


Jankos却没有追究Febiven的说法,只是问:“然后?我不认为FORG1VEN会愿意给你什么帮助。”


“当然,他不喜欢精灵,也不会喜欢精灵城市里的人类。不过你的大祭司并不属于那个秃头猎人。”Febiven的用词更得寸进尺了起来,“我直接向他——Vander寻求了帮助。”


“帮助?”


“是的,让他帮我撒了个谎——也并不是撒谎,只是让他告诉某个傻子我会走,却不告诉他原因。”


Jankos当然知道Febiven说的那个傻子是谁,带着嘲弄哼出一声冷笑:“那么问题来了,你怎么知道那个傻子会因为这件事去找Vander?”


Febiven笑了起来:“魔法师的技巧,和洞悉真相的眼睛。”


“是么?”Jankos不以为然地说,“我一直以为我成功地让你迷途知返了。”


“不。”Febiven断然地否认了,然后解释说,“那天你变成鹿出现在我面前,如果我要对你不利,那胜负绝未可知,我之所以没有伤害你,就是因为在那之前,在我认识你之前,在一切发生之前,更早的之前,我就知道我最后的结果。我是不可能在那里留下来的,德鲁伊在现在的精灵看来都是应该被诅咒的。我知道我迟早要走,他们不会允许我留在那里。”


“既然是注定的结果,那么撒谎的意义何在?”


“因为……”Febiven拖了个长音,停顿了一会才回答,“他绝无可能放弃他的信仰,我又何必让他为难?”


这还是Jankos第一次听到这个事实,他饶有兴致地看着Febiven心有不甘的眼神,试探地问:“其实如果有机会,你还是想和他在一起对吗?即使不被认可,即使在精灵城市里毫无地位,即使面对死亡,你也还是想和他在一起?”


“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我甚至没有这个机会,没有这个机会不被认可地,毫无地位地与他在一起,没有机会为此面对死亡。”


Jankos未曾料到会得到如此绝对又绝望的一个答案,沉默了许久才问出下一个问题:“你猜你所做的他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希望他也不知道……希望……”Febiven的语气变得飘忽起来,完全没有了平日的自信。


“无论如何,今天谢谢你带我去见他。”



“僧侣从海另一边的大陆返回,不死鸟带来季世的讯息。”——这是Ryu离开德鲁伊部落,继续他独自一人的流浪苦修时,Vander给他的送别预言。


Ryu是一个云游的僧侣,曾经在德鲁伊城市里停留过一段时间,后来他选择离开,在Vander的预言里,他迟早会回来。


“你会回来的。”Vander微笑着对Ryu说。


“你们都并不希望我回来。”僧侣的脸上无喜无悲。


“但是你会回来的。”


如今Ryu回来了,这种回归并非喜讯。




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不是德鲁伊,然而那些守护者——独角兽也好,精灵也好,都是巍巍山脉中不曾被人见到的传说中的生物。


德鲁伊部族遵循着预言书上的忠告,用魔法把自己的城市隐藏在山脉中,用以躲避可能遇见的灾难。


那个曾经熟悉这片山脉的僧侣与他曾经生活过的德鲁伊城市擦肩而过,没有找到那个部族——即使他此行对德鲁伊们并非带着恶意。




Caps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对着Rekkles提起了Febiven,对着最不应该听到的人提起了最不应该提起的名字——这个名字在这个城市里几乎等同于耻辱、背叛、还有各种其他的贬义的形容词,只要是能被想得到的。


Rekkles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沉默了许久,如果不是Caps又开了口,他可以一直沉默下去。


Caps说:“我经常在想,如果他没有离开,情况会如何。也许之前我们就不会败给德鲁伊,也就不需要北迁了。”


“不可能的。”Rekkles说,“他不可能不离开……他不被允许留下,一直都是如此。”


“可是你……我是说,你说的是真的?你知道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吗?”


“是的,我知道一些事情。作为……其实我知道许多长老觉得可以瞒住我的秘密。”


“既然你知道,那么你……你和他明明……”


“可是我又能做什么?我无能为力,无法反抗,我不可能抛弃我的信仰。”Rekkles把脸埋进双手间,Caps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脆弱的样子,被手指阻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他不希望我为难,那我就只成全他的好意,也服从我的信仰,不为这件事为难。”




精灵对周围的环境总是异常敏感。


“我闻得到火焰的味道。”Caps说,“森林似乎变得躁动不安。”


“不死鸟会带来凶讯,而且往往只是厄运的开始。”Rekkles平静地说,“以后还会有更多更难以应对而且源源不断的麻烦。我想,我们的宿命开始了。”


他们的宿命就是为了保护部族在战场上拼杀,直到胜利——或者战死。


这就宿命,必须接受的宿命。就好像即使他愿意为了他的部族献出生命,但是他的部族却还是连他爱的人都不能容忍,同样是宿命,而且必须接受。


信仰之星

评论(3)

热度(16)

  1. _從辰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转载了此文字
    尝试搜集一下文里影射现实的内容。 FNC=精灵族;H2K=德鲁伊 Febiven:FNC前任中单,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