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三分糖,不要红豆(康兮)

半夜一个无聊的脑洞掉落


各种禁。


最近喝下午茶喝太多,喝出了后遗症。


---------------------------------------------


向人杰在市中心的商场的地下一楼组了个摊开了个甜品店。店面不大,租金奇高,毕竟这是市中心,寸土寸金。


向人杰预计这比租金花得挺值,毕竟市中心大商场实打实的人流量摆在这里。而且现在的店谁不做点外卖生意?所以不止是来商场消费的顾客和商场写字楼里的人,外卖送得到的地方能覆盖方圆好几公里,那些坐在电脑前面养膘的小白领谁会拒绝吃完午饭过几个小时再来一份下午茶呢?


刚开业的几天生意不算很好,向人杰倒也不是很急,何况商场里面禁烟,他急也不能去抽根烟冷静一下。就在向人杰和自己思想斗争自己是否适合这个工作,是否需要抽根烟的时候,外卖订单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还沉浸在悠闲生活中的向人杰丝毫没有生意上门的庆幸,反而颇有些被打扰的意味。迅速地把客人点的东西做好,交给负责运送的人之后,向人杰又开始想抽烟而不能抽的痛苦,并且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没有雇一个员工,这样自己想抽烟的时候就可以出去抽一根再回来。当然主要原因是他穷,不过招人这件事情被写进了日程表。


然后向人杰的手机响了,陌生的号码,向人杰迟疑了一秒这是不是推销电话之后还是接了起来。


“是‘敏敏小姐的手做甜品店’吗?”对方用完全糊在一起根本听不清内容的声音问。


但是向人杰勉强还是听懂了,“我是。”他一边回答一边在内心吐槽这个愚蠢的店名,起名字的时候柯昌宇说用“X小姐”这种万用开头会显得比较文艺小清新,现在的小白领都比较吃这套,向人杰就相信了。然而作为全店唯一的人,把“敏敏小姐”四个字放在他肩上还是太沉重。


好在对方没有追究为什么是男性在回答他的电话,“我刚在你们这里点了下午茶,我备注了三分甜不要红豆,为什么还有红豆?”


向人杰心里一虚,一边找外卖订单一边道歉,期望是客人记错了自己的下单备注,这样他就能有理有据地结束这次麻烦。但是等他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皱巴巴的打印纸的时候,看到下面备注栏里面确实写着客人的额外要求。


于是向人杰只能一边腹诽这种小白领的矫情,一边提出补偿方案:“不然我给您退款,您重新下一次单,我给您再做一次。”


补偿方案很合理,对方没有做过多的纠缠,回答了好就挂了电话。


向人杰一边自认倒霉地通过了退款申请,一边重新摆弄起原料和工具重新开始制作。


“红豆和抹茶是绝配啊,竟然不要红豆?真是怪胎。根本就不懂食物。糖不加到足够的分量,抹茶喝起来不会发咸吗?送都送到了,凑合着喝不行吗?”虽然明知是自己失误,但人总会下意识的美化自己,向人杰当然对这个顾客的“胡搅蛮缠”相当愤慨——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男人!


“你要是个萌妹子,挑剔一点就也算了。”向人杰看了一眼订单,“连名字都这么土,苏汉伟。现在的男人是不是办公室坐久了都会变成娘娘腔?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贱人就是矫情。”


当然这些吐槽是不能让顾客听到的,外卖顾客更加听不到。又一次把打包好的食物交给外卖送餐员之后,向人杰这里终于彻底安静了。


这件小小的波折很快被向人杰抛诸脑后,而他店里的生意也逐渐好了起来,比如商场写字楼里的人就经常光顾他这里,有一个叫陈博的隔三差五地来,有时候是下午坐着电梯下来,有时候是和同事一起吃完午饭在商场散步的时候顺路过来——这种时候他身边往往跟着一个韩国人。根据向人杰的观察,陈博买的食物绝大部分都进了那个韩国人的肚子,他就亲眼看着那个韩国人的脸像发起来的面一样,从瓜子圆成了个球,而小胖子和天天乐呵乐呵地跟在陈博身边,令向人杰感叹人心险恶,陈博其心可诛。


除了经常到店的人 ,向人杰在外卖这块也赚到了不少回头客。比如有一个叫小熊维尼的人经常下单购买椰果奶茶,后来“小熊维尼”被禁了之后他就改叫骚粉了,也有时候是一个叫左雾的男人来下单,反正他们的地址是一样的。


至于找过他麻烦的苏汉伟,吃他们店里外卖的频率也从一周一次,变成一周几次,最后变成了一天一次,令向人杰感慨这样的吃法迟早要胖成陈博边上的那个韩国小胖子。


苏汉伟点的东西特别固定,每次的备注也都一模一样:“三分糖,不要红豆。”不过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向人杰每次做到苏汉伟的单子都会格外留心,以免被苏汉伟培养出条件反射之后,苏汉伟突然改了习惯。


随着生意逐渐变好,向人杰也招到了他的第一个员工——一个叫南东贤的韩国人,是来中国念书的大学生,暑假过来打两个月工,开学就走的那种。南东贤干货勤快中文好,向人杰倒是有心问他开学之后有没有可能双休日过来继续赚外快。


七八月份夏天最热的时候,也是外卖最繁忙的时候,不想被太阳暴晒的人一般选择送货上门,而不是下楼走动,向人杰觉得他和南东贤两个人都有些忙不过来,甚至考虑开始再招一个人。


可是考虑着工作量和外卖数目的时候,向人杰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自己漏掉了。


趁着刚忙完一波高峰期,向人杰对南东贤说:“我出去抽根烟。”然后就躲到了商场外面。


商场外面和里面热成两个世界,但是向人杰的注意力不在这里,他躲在商场建筑的阴影里,一边抽烟一边不紧不慢地想自己最近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


一根烟抽完,向人杰终于发现了问题,他已经很久没看到那个“三分糖,不要红豆”的备注了。


是吃腻了吗?还是决定减肥了呢?突然损失一个回头客让向人杰总觉得有些别扭。


只犹豫了一会,向人杰翻了半天终于找到苏汉伟的电话,然后按了拨号。


“喂你好,我是那个‘敏敏小姐’的甜品店……想做一下顾客调查,方便问你一些问题吗?”向人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自然。


“你说。”


“最近看到你突然有蛮长一段时间都不叫我们的外卖了,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


“……我换工作了。”


听到答案的瞬间向人杰心里一紧,似乎错过了什么似的,茫然应付道:“哦,这样啊……”话说到这里又停顿了许久,久到他都怀疑苏汉伟为什么还不挂电话,才硬着头皮挤出一句,“那方不方便透露新公司的大致方位呢?”说完向人杰非常后悔打这个电话,他见过尬聊的,没见过自己这么尬聊的。


但是苏汉伟好像并没有被惊吓到,自然地反问:“怎么,你要过来开分店?”


“嗯……”向人杰大脑飞速转起来,觉得有了台阶下,“有这个打算,因为目标群体主要是年轻白领,所以开分店之前也要调查地理位置,看看目标客户聚集的地方,还有口味什么的,客户调查嘛。”


向人杰分明听到苏汉伟笑了一声,尴尬得简直无地自容。


“你真有意思,我第一次接到甜品店给我打电话做客户调查的。不过我的新公司位置不太好,你开过来赚不到钱。”


“哦……”向人杰有些失落地回答,他觉得苏汉伟会把这理解为他因为损失了一个赚钱机会而发出的叹息。“那,打扰了。”最后向人杰终于发现他没有更多的话可以说,只能结束掉这次通话,“多谢回答,再见。”


夏天逐渐过去,南东贤也到了快要回学校的日子。向人杰一边用手机浏览新收到的招人信息反馈,一边和南东贤抱怨现在两个人都忙不过来,何况他走了以后。


“宇治红豆牛奶,三分糖,不要红豆。” 完全糊在一起根本听不清内容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跳进了向人杰的耳朵里。


向仁杰一怔,抬头看到一个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的少年站在他们柜台前,乌黑的眼睛打量着柜台后的两个人。


南东贤熟练地打着单:“您好,18元……”


“这杯算我的。”向人杰冲口而出,却是对着苏汉伟说,“这杯我请你。”


评论(1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