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冬叉】无从选择(战狼相关,完结,超短篇)

战狼相关。

时间线和逻辑很大概率有bug。

私设如山,奇怪的人名地名都是我编的。

其实没什么感情线,只是一个无聊的故事,而且接近于无差。

有OOC。写成这样我很抱歉。


------------------------------------------


朗姆洛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再一次好运地活下来了。他不清楚这件事具体是怎么发生的,他只知道事情的结果。


后来他看到了新闻,从第三方的口中听到了自己经历的却没有被自己大脑记录下来的部分——绯红女巫能力失控,为此有不少无辜平民遇难,但是朗姆洛活了下来,朗姆洛猜这同样源于她未能良好地控制住自己的能力。


朗姆洛发自内心地感谢绯红女巫,这不仅救了他的命,而且这让神盾局和九头蛇都觉得他是个死透了的人,没有任何人耗费时间和精力来找他,他得以自己靠自己在废墟中醒过来并爬出去。


虽然狼狈了点,但是现在他自由了。


然后朗姆洛去了欧洲,和他身上有那么点意大利血统没关系,他在欧洲同样是孑然一身,并没有哪个地方给他回归生活安度晚年,他只是不想再活在神盾局和九头蛇的阴影下——他当然知道神盾局和九头蛇的势力无处不在,欧洲也难以幸免,但是总好过美国这种处于风暴中心的地方。


朗姆洛不是没有想过找份工作,租个房子,然后过普通人的生活,等到了岁数之后就安度晚年,但是这种事只能想想而已。


他能够用得了的身份不是神盾给他的就是九头蛇给他的,无论是哪种,只要用了,无疑是在告诉对方“朗姆洛还没有死”这个消息,这导致他只能黑在欧洲。


美国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在欧洲当黑户,多离奇的事啊。朗姆洛想。


鉴于欧洲最近收留了许多难民,其实黑户要找份工作也并不是那么难。


但是朗姆洛不愿意,那些黑户能找到的工作他都不愿意做。而他愿意做的工作则至少要求他有清白的身家和正常的来历。


这就导致了最后的最后他不得不重操旧业,去做一个雇佣兵。


朗姆洛会做的事很多,但是当一个雇佣兵大概是他所有能胜任的工作中,他可以做得最好的。


他很快在雇佣兵当中混得风生水起,有了声望,自己拉起了一支队伍,然后队伍逐渐壮大,这一切都非常顺利,而且顺理成章。


朗姆洛用了九头蛇的那一套,行之有效,这让他变得高效,给了他的队伍极强的凝聚力,人人对他心悦诚服。


你看,即使脱离了九头蛇的管束,即使不再想为他们卖命,但是九头蛇留下来的遗产,或者说余毒,依然流动在血液里,脑子里,最本能的潜意识里。洗清九头蛇打下的烙印是如此困难,不过朗姆洛也确实从未想过要和九头蛇彻底划清界限,虽然他也不想再为九头蛇效力。


他不想复兴九头蛇,不是因为善良,只是因为不想再为别的什么人卖命,他只是想为自己活下去。


后来陆续有几个老部下找到了朗姆洛,人不多,也就五六个。他们大部分都是三曲翼大楼倒了之后趁乱跑了的,有些在美国,有些早朗姆洛一步跑到了欧洲。


而朗姆洛因为重度烧伤,非常不幸地在当时没有跑掉,不得不再次回到九头蛇,又被奴役了挺长一段时间,直到他被迫去进行那场袭击。


朗姆洛并不惊讶这些人会找到他,毕竟雇佣兵的世界里消息传播很快,虽然朗姆洛用了化名,但是他的行事作风还是充满了九头蛇的风格,老熟人几乎可以立刻辨认出来,而从九头蛇逃出来的家伙又都是这方面的个中好手,所以找到他也并不稀奇。


最先加入他的是马修,他是个波兰人,早早就跑回了老家,情况和朗姆洛差不多,很多工作不想做,只做得来雇佣兵,于是辗转投靠了老队长。


称呼朗姆洛为“Big Daddy”就是这家伙先带起的坏风气,这是一个当年特战队才知道的恶毒笑话,当然和冬兵脱不了关系。朗姆洛其实有些反感这个玩笑,他想和这段过去切断联系,但是一旦切断了,他又觉得有什么不对,所以朗姆洛犹豫了一下,没有管马修,而其他雇佣兵不明就里,都跟了风,这时候朗姆洛想管都管不住了,最后只能默许这个称呼。


后来又有几个老部下从美国到欧洲来投奔他们,亚辛和尼古拉斯来的时候带来了罗林斯已经阵亡的消息,朗姆洛也只是叹了口气。


尼古拉斯还提到自己曾经见过冬兵。“他穿得破破烂烂的,看起来像是走丢的弱智儿童。”他这样描述。


朗姆洛对此很反感,反驳说:“你他妈见了鬼吧?那家伙既然有意识逃跑,肯定是找回了记忆。你觉得找回了记忆有了自我意识的詹姆斯•巴恩斯收拾不了自己的人生?”


“我看他是收拾不了,你爱信不信。”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把他领回九头蛇呢,大功一件,足够你升到不错的位置。”


“那你为什么也叛逃了没回去呢?”尼古拉斯厌恶地瞥了朗姆洛一眼,仿佛受到了侮辱,“那个时候我们都自顾不暇。谁他妈想回九头蛇。”


这两个人成了最后加入朗姆洛的旧同事。


在尼古拉斯他们到来之后大概三个月里,又有新鲜血液加入了他们——一对小情侣,欧洲当地人,具体来说是索科维亚人。


金发的妞长相不错,不过最吸引朗姆洛的是她的气质,他能从她身上看出黑寡妇和旺达•马克西莫夫的气质来。而她的男朋友总让朗姆洛想起罗林斯,一样的高大强壮。


索科维亚那件事之前,她就和马克西莫夫兄妹一样,在索科维亚经历了艰难的童年,战乱和流离失所这种许多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事情成了他们的日常生活。然后他们在奥创事件中幸存了下来,之后他们就变成了雇佣兵。


如果他们走正道的话,会过上不错的日子,朗姆洛想。


“为什么要做雇佣兵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朗姆洛有想过,如果他们不够坚定的话,或许他会给他们指一条别的什么路,而不是让他们把生命耗费在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上。


“为了活下去。”雅典娜简单明了地回答。


这就是他们和马克西莫夫兄妹不一样的地方。朗姆洛还记得他当年也听说过马克西莫夫兄妹加入索科维亚研究中心的事,当时他们说的是希望保护人类,消灭战争,他们档案上这么写着。


“活下去的方法有很多……”


“如果你在索科维亚生活过,就会知道,那都不保险。只有自己站在力量的顶端,自己手里有枪是最安全的。”他们很坚定。


朗姆洛怎么会不懂?那就是他童年的写照,也是他成了雇佣兵,后来加入九头蛇的原因。放在任何时候,雅典娜和大熊都是九头蛇最喜欢的人,充满仇恨也充满力量。朗姆洛也知道索科维亚的生活是什么样的,那里常年战火不断,马克西莫夫兄妹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自愿加入了九头蛇的实验。那里也是奥创的战场,这件事和九头蛇脱不了关系,他知道得清清楚楚。


但是他不打算说服他们放下过去开始什么狗屁的新人生了,他又不是慈善家。机会只有一次,朗姆洛想,而且他给过他们机会了。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是他们自找的。


这一对情侣还有点天赋,成长很快,没有辜负朗姆洛在索科维亚人身上寄托的希望——这虽然是个小地方,但是似乎人杰地灵,时不时出现几个天赋异禀的家伙,先是出了马克西莫夫兄妹,然后是这对小情侣,虽然没有异能者这么厉害,但在雇佣兵了已经算是佼佼者了。


在朗姆洛的老队友战死和退休之后,雅典娜和大熊几乎就是队伍里仅有的他可以信赖的最出色的领头人物了。


至于安德鲁,那是马修还在的时候招来的小伙子,长相和行为举止都有那么点像冬兵,但是差得远了。朗姆洛当时简直怀疑马修是出于自己的恶趣味,看脸把人招进来的,直到确定了这家伙身手还不错,才终于打消了他把人踢出去的想法。


那小子刚加入的时候是短发,后来才在马修的唆使之下留长了的,这事只和马修自己的恶趣味有关——安德鲁一直跟着马修,朗姆洛没有过多地过问他们什么,更管不着别人的头发。


后来马修死在了东南亚,那是一次和毒品有关的行动,雇佣兵很容易接触到这类事情,毒品、军火、走私。之后安德鲁就跟雅典娜和大熊一样,由朗姆洛直接管理。


超级英雄法案的事情朗姆洛一直有听说,冬兵出现的事情他也密切关注了,那个时候他才刚刚到欧洲开始他新的生活。总得关心时事,这和他的工作息息相关。


后来就是复仇者内战,很大的一件事,全世界的媒体走在关注。然后这件事情突然就,戛然而止,没有人知道后续到底发生了什么。媒体无法挖出更多。


但其实,报道出来的部分已经足够多了,有起因,有经过,有结果,确实不能奢求更多。


但是朗姆洛总觉得少点东西,他始终不知道之后美国队长和冬兵怎么样了,他一直希望美国媒体能够解开这个谜团,但是没有。


后来朗姆洛意识到这可能得由神盾局或者九头蛇来,才能解开这个。


他没有想错,隔了很久之后神盾局才解密了冬兵在哪儿这个消息。


“操他妈的一群傻逼。”朗姆洛知道了冬兵被冻在瓦坎达时候没忍住摔了手上的东西。


他们竟然又把冬兵给冻起来了,再一次。这样的做法和当年的九头蛇对待冬兵的方法有什么区别?神盾局和九头蛇,尽管理念不同,作风不同,但本来就有诸多相似之处——在朗姆洛看来——所以神盾局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并不难以理解。


然后一直以来都只是以“更好地活下去”这种虚无缥缈的概念为目标的朗姆洛,突然有了一个更加明确的目标,就是解冻冬兵。


朗姆洛并不知道自己这种冲动来自哪里,或许只是觉得神盾局暴殄天物;又或许是为了够有一个人形兵器在身边,增加他的实力,这是他一直以来都致力于追求的;也可能是因为身边的老队友都离开了,他急需一个老搭档来填补这些空缺——毕竟他和冬兵之前的配合都非常不错。见鬼的舒适区,朗姆洛想,坏习惯,但是值得一试。


朗姆洛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原因中,有没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不希望冬兵再继续被冷冻起来,只是为了冬兵。他没想过,如果他仔细想过,也会认真地否决自己有这种念头。


把冬兵弄到手这件事并不容易,朗姆洛也没有道理和能力直接跑到瓦坎达去抢人,他必须从长计议。


图鲁肯亚地区战乱爆发的时候,朗姆洛就知道机会来了。没有哪个战场会拒绝雇佣兵的加入。而且事情比朗姆洛想得更加顺利,红巾军的首领直接联系到了他们。朗姆洛当然没有拒绝。他的打算是先到图鲁肯亚这里打个仗,拿钱办事,然后看看是不是能顺道去瓦坎达做点什么,反正就在边上。


在去非洲之前,朗姆洛就在新闻上知道了拉曼拉病毒这件事,但是对于药物的研究进度并不了解。所以他的计划里,抓到陈博士是相当重要的一环。


朗姆洛的计划很简单,先控制住陈博士,然后把拉曼拉病毒带到瓦坎达,只要黑豹心系他的人民,就不会拒绝用冬兵来交换治疗病毒的专业人士。


但是雅典娜这个蠢女人杀了陈博士,这就是她和永远黑寡妇没法比的地方。朗姆洛相信让黑寡妇来做这种事,绝对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


幸好他们还有补救的机会,就是那个叫帕莎的小女孩,他相信那个小女孩是治疗拉曼拉的关键所在,所以只要搞到这个小姑娘,他一样可以实施他的计划。


但是事情很快闹大到不受朗姆洛的控制了。


九头蛇找到他的时候,朗姆洛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非洲当地的民间武装组织,哪里能够有钱有势到拿着足够的装备,和政府作对,还能请到欧洲最好的佣兵?而他们这样声势浩大的佣兵,怎么可能躲得过那些组织暗中无处不在的窥视。


现在事情很明确了,又是九头蛇搞得鬼。但是很不幸,朗姆洛还不能够拒绝九头蛇再一次的招募,他当然知道反抗九头蛇的下场,他还不想死。


所以,又一次,这算是第三次,朗姆洛加入了九头蛇,帮他们杀戮,帮他们夺回资产。


当组织告诉朗姆洛美国队长可能到达非洲的时候,朗姆洛真的一点都不惊讶。九头蛇在哪儿美国队长就会在哪儿,美国队长本来就是为打倒九头蛇而生的,更何况瓦坎达和冬兵就在这场动乱的边上。


朗姆洛也理所当然地想到了美国队长会去瓦坎达搬救兵,黑豹什么的。他有心理准备。


然而朗姆洛不知道的是,这次美国队长并没有打算让黑豹助阵,就算他想,黑豹也未必会同意。美国队长想找的帮手是他一直以来的可靠搭档,童年开始就伴随左右的好友——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神盾局讨论之后,决定解冻冬兵,并且由美国队长说服他,让他参与到这次对九头蛇的打击中。这当然绝大部分是美国队长的建议,他相信他的童年好友依然保有维护正义的心。


黑豹没有反对美国队长和神盾局的决定,冬兵很快恢复了自由之身。而且美国队长的说服确实奏效了,冬兵同意加入这次行动。


很好,这会是巴基回归社会的第一步。斯蒂夫这么认为。


习惯了一解冻就投入任务,冬兵几乎不需要时间来调整自己。神盾传输给他们海量的资料并没有让两个超级英雄感觉到压力,他们对于处理这些信息驾轻就熟。


面部识别结果从屏幕上跳出来的时候,美国队长和冬兵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朗姆洛。”史蒂夫下意识地说。巴恩斯并不接话。


史蒂夫并不惊讶巴恩斯的反应,太多的洗脑让冬兵不记得从前这件事是已知的,因此他耐心地解释:“他以前是神盾局,应该来说是九头蛇特战队的队长。洞察计划之前他和我合作过,以神盾局特战队的名义……”


“我记得他。”巴恩斯打断了他的话,“他是我的……队长。”


“你记得?”史蒂夫关切反问了一句。他很反感“队长”这个说法,因此不能不小心,因为巴恩斯对朗姆洛的态度无疑会影响这一次行动。


“他是我的队长,以前队伍里的其他人会用他和我的关系开玩笑,说他是我Daddy。其实他是我的管理员……资产……”


史蒂夫打断了他,他不想听到有关于“资产”的任何相关内容:“都过去了,巴基,你现在是自由的。”


“我是,但我曾经是……不,不像你想的那样,朗姆洛对我来说有一点类似于……家人……”


“家人?”史蒂夫难以置信地反问。


巴恩斯皱眉,对于好友的这种态度并不满意,却依然要解释:“这么说虽然……但是在最困难的时间里,至少他还把我当做一个正常的人,只有他。”


“但是他现在依然在为九头蛇效力。”史蒂夫不以为然。


“是的,我知道我们该阻止他,但是史蒂夫,那之后能不能让我和他单独谈谈?也许我能说服他。”巴恩斯的语气很淡,并没有太多的恳求。


史蒂夫思考了一会,没有否决也没有同意,只是说:“那之后再说吧。”


这段插曲并没有影响两个人研究之后的计划,并且用最快的速度从瓦坎达出发。


而由于美国队长的加入,朗姆洛不得不速战速决,为此,九头蛇替他们搞到了几辆坦克。如果这么看的话,重新加入九头蛇也并非完全没有好的一面,朗姆洛有些无奈地想。


但是这几辆坦克并没有起到太好的作用,不仅仅是因为那个中国人冷锋,还因为中国军队给予的援助。


最后朗姆洛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他必须和冷锋正面交手。


对手比他预想的还要难缠,他的眼睛里是赤裸裸的恨意,显然这是私人恩怨,虽然朗姆洛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这样一个对手——直到他看到了对方胸前那颗子弹。


那跟他有关系没错,但是他用这种子弹杀的人太多了,也因为军火交易向其他人供应过这种玩意,所以这个中国人说的名字到底是谁,朗姆洛其实并不清楚,只是通过冷锋的反应大概判断出了他说的可能是他的女朋友,朗姆洛其实也不确定那个妞是不是死在自己手里。


但是无所谓,他做过很多这样的事,不介意再多一件,所以他也没有否认,而是顺着冷锋的话随口夸了一句那个妞的美貌。


然后成功地看到了对手眼中更盛的怒火。


沉不住气的年轻人,朗姆洛在心里嘲笑着他的对手。


冷锋愤怒地扑上来的时候,朗姆洛想到了那天揪着他的美国队长,两个人简直一模一样。朗姆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惹上这种私人恩怨,先是美国队长,然后是眼前这个“中国队长”。


朗姆洛被打倒的时候觉得其实也不算冤,他也没想过辩解一下自己并没有见过龙小云这件事,是不是他做得这他妈的又有什么所谓呢。


他看见冷锋举起的手上握着那颗子弹,像是狼的牙齿。他动不了,但还是给了对手一个挑衅的笑容。准备接受最后的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他立刻分辨出那是谁的声音,他相信这是中国人的援兵,但是显然,冷锋已经不需要任何援助了。


妈的,神盾局磨磨蹭蹭的家伙终于到了,还是一如既往的效率低下。朗姆洛在心里骂了一句,但是,好吧,冬兵解冻了,他也解脱了。去他妈神盾局,去他妈的美国队长,去他妈的九头蛇,去他妈的。


-完-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