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以拥抱开始(Hjarnan/Wadid)

各种禁什么的。


我的一人圈。ROC的下路Hjarnan和Wadid。纯粹写给我自己的。


别名 后宫裴仁传。这是Wadid甄嬛刚入宫,不知道为什么就写这么久。之后会有Wadid甄嬛发现纯元往事的桥段。但是开头就这么长,后面鬼知道会不会写出来。


但是谁在乎呢,这不是个一人圈么。




懒得找图了,假装这张图是安利(呵……)。这两个人都不好看,安利卖不出去的。


灵感来自ROC在公布名单的时候详细说了为什么签每个人,说到辅助的时候,他们说,上单位和辅助位我们一直都在留心人选的,但是我们试过了茫茫多的欧洲还没签队伍的辅助之后,我们队结果就没有一个是满意的。Wadid这个ID呢一直出现在我们的考虑中,我们也得知道他的具体情况,而且他超级热情,让我们决定请他飞来柏林试训。我们教练都对他很满意他的沟通也很棒。

而起到最终决定作用的,让我们决定签下他的原因是:ADC Hjarnan坚持就一定要把这个人签下来,所以我们当场就签了。


顺便Wadid在一个采访中说自己去EU之前有一段时间一直在和Imp双排。


----------------------------------------------


韩国职业电竞的圈子是很小的,或者说整个韩服高端排位都是一个很小的圈子。只要有那么点机缘巧合,认识一两个世界冠军选手,甚至混熟了双排也都是合乎常理的事情。Wadid甚至都想不起来他和Imp最早是在哪局游戏遇到的了,总之有一段时间他们频频相遇,ID逐渐成了大脑里熟悉的存档信息。终于有一天,Wadid难以置信地看到新的好友申请——那个世界冠军,世界上最优秀的ADC之一,竟然主动邀请他双排。


没有任何人会傻到拒绝这种邀请,这种机会不说多难得,却也绝非轻易就有的,尤其是对Wadid这种职业赛场上的新人而言。


Wadid甚至不知道自己哪一点入了这位顶级AD的法眼,但总之他有一段时间一直在和Imp双排。Imp在休赛期并没有为合同烦恼,他和LGD之间早就说好了一切,自然有空耐心地玩游戏教新人,故而也教了Wadid许多东西,一半是出于对新人的善意,另一半是希望自己的双排对象别坑。效果当然是正面的,两个人分数暴涨,然后Wadid也进了王者段位。


也是在打到这个段位之后,Wadid第一次小心翼翼地想前辈说起了自己的就业困难问题,并委婉地问LGD是否需要辅助。


Imp想了想自己队伍的配置和那个贵妇辅助,遗憾地告诉Wadid虽然他是个不错的双排对象,但是加入LGD显然并不可能。但是前辈之所以是前辈,就是对于后辈无私的关爱,Imp答应了帮Wadid留心一下新队伍这件事。


职业联赛的圈子本来也就不大,韩国选手在海外的也不少,再加上其他赛区的队伍都盯着韩国的选手,所以最后联络他的是ROC这支欧洲队伍倒也没有引起Wadid太多的惊讶。


ROC这支欧洲队伍,一直也就在LCS中下游混着,有时候需要打保级赛。从这里走了的选手有几个还有着挺不错的发展,最著名的当属S6四强那一对波兰野辅。然而出去的人好不代表队伍就好,ROC的招牌下,无论怎么换人,都一副落魄的样子。


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看ROC的阵容就知道他们没多少钱办不了什么大事,毕竟阵容就是财力的体现,而ROC春季赛敲定了的阵容几乎算得上缝缝补补,中单Betsy是个16年就在的家伙,队伍这么留着他,想必有几分重视,却也完全体现了队伍的预算就那么点。上单Phaxi几乎是个完全的新人,反正没多少LCS经验。打野Maxlore常年混迹于次级联赛和保级赛。唯一看得过眼的大概就是AD Hjarnan了,好歹去过一次S5让他多少带着点落魄贵族死撑面子而鼓吹出的那种带着穷酸气的光鲜——更别说他其实16年在在VIT被放置了很久——看起来简直像是旧货市场淘来的玩意硬要装古董。


这大概就是Wadid找到的资料和对这支队伍全部的了解。但是他不在乎这个,反正在韩国也是找不到工作或者打次级联赛的状态,在欧洲的顶级联赛吊车尾怎么也不会更糟糕了。于是他同意了参加ROC的试训。


Hjarnan确实是ROC唯一的牌面,这是ROC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能找到的最好的AD了,怎么看都算价廉物美。为了让唯一牌面发挥值回票价的效果,ROC必须给他招一个对应的配得上他的辅助。这就是为什么ROC甚至动起了韩援的念头,把预算和外援名额放在这里只是为了满足Hjarnan的需求而已。所以挑选辅助这件事当然得Hjarnan亲自点头。


Wadid就是这样认识了Hjarnan。


ROC刚找上Wadid的时候,他们还是在线上聊的。ROC的人当然看过他在韩服的表现,他们甚至找来账号让Wadid和他们队伍的AD尝试去双排。但是在欧洲玩韩服存在巨大的延迟压力,导致操作变形,他们仅有的几场双排并没有好结果,也没有给彼此留下好印象。而且总的来说Wadid资历太浅,Wadid能感觉到对方的犹豫。


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工作契机,Wadid用尽他会的英语单词和对方沟通,大概终于打动了对方,ROC邀请他飞到柏林参加试训。


接机的只有一位工作人员而已,这位好心的兼职了行李搬运工和司机的工作人员帮Wadid把东西搬进了他的房间,过了一会就有人来敲他的门,教练和经理自我介绍之后,为Wadid介绍了队伍的ADC,Hjarnan,这是Wadid在ROC认识的第一个选手。


Hjarnan是一个北欧男孩,有口音,比同样来自瑞典的FNC ADC Rekkles要重,Wadid在YouTube上看过Rekkles的一些视频,在内心暗暗做出了比较。在Wadid看来,这位ADC话不算多,却也并非沉默寡言,大致上还有那么点帅气,如果忽视他脸上青春期冒出的痘痘的话——但这种帅气可禁不起深究。一句话来说,就是普通。


而Hjarnan看着Wadid,多少觉得有些怪异,他不是没有和韩援合作过,15年在H2K和Ryu一起就是不错的经历,但是辅助是另外一件事,他们必须配合无间。这个从遥远东方来的人,即使技术足够好,但是能做到与他配合默契吗?以及他们能否顺畅地交流?Hjarnan尤其担心交流问题,他还记得和Ryu当年并不顺畅的交流无论如何也不算完美回忆。


在一片英语交流中,Wadid并没有露出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和Hjarnan互相点了头,算作认识,然后Wadid继续收拾他的行李,而Hjarnan也跟着教练离开。


离开Wadid房间之后,教练开门见山地问Hjarnan:“这就是你的新辅助。怎么样?”


“他?还没确定吧?”Hjarnan皱起眉,只是这样简单的见面他并不能得出任何结论。


“当然,试训之后才会确定,也会听取你的意见,你满意我们才会留下他,希望这次你能点头,我们已经试过了太多辅助了。”


“别说得好像我很挑剔一样,那些人你们自己也不满意不是吗?”


“也对。”


“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试训?转会期可不剩多少时间了。”


“你想开始随时可以开始,明天就可以,今天的话,我看他需要一点时间熟悉环境,你不给他提供一点帮助吗?”


“我猜他自己可以。”Hjarnan顿了顿说,“Betsy才是那个会给他帮助的人,他是我们几个钟在ROCCAT呆了最长时间的人,严格来说,我们都是新人。”


等Wadid收拾完行李,坐在房间里发呆的时候,Hjarnan敲开了他的门:“晚饭时间,如果你现在也没有别的事要忙的话。你可以来认识一下其他队友。”瑞典AD微笑着对他说,浅蓝色的眼睛像德国最北面的波罗的海那样平静,让Wadid觉得亲切。


Wadid不知道这是不是教练的授意,但是在开门的时候看见门外站着AD选手,而且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感觉有那么点怪异。这和刚才在教练及经理“监督”下的彼此寒暄不同,没有那种正式感,而是更接近于初高中刚入学的时候和陌生同龄人第一次见面的感觉。


“啊,当然,我没有什么事情在忙。”Wadid就这样跟着Hjarnan去了餐厅。


餐桌边满满当当地坐着全队的人,刚好只留出了挨着的两个座位。看见两个迟到的人走过来,另外三位队友先开始起哄,甚至开始鼓掌,七嘴八舌地称呼他为“我们的新辅助”,好像Wadid已经是签下合同的战队辅助似的。


Wadid毫不见外地找到空位置坐下,Hjarnan毫无没有选择只能坐在他身边。虽然Wadid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但是Hjarnan知道得一清二楚——他被派去叫Wadid出来吃饭,而队友在这个时间差里全员集合,然后在他们进入餐厅时开始起哄,有预谋的行动。


说是欢迎仪式太正式,但是是对新人的一种示好和迎接。Hjarnan忍不住多看了Wadid几眼,他可记得当年Ryu对这种西方的热情并不太习惯,虽然Ryu脸上常年没什么表情。后来他们花了整整一个赛季才让他习惯一些欧洲人的行事方式,听说他现在在北美混得更加如鱼得水了。


而Wadid和Hjarnan传统认识中的韩援不同,他比Ryu活跃太多了,日常的晚餐也没有餐桌礼仪,Wadid很快就在吃和闲扯中与坐在他另一边的Betsy混熟了。这让Hjarnan很惊讶,至少说明了Wadid自带英语交流能力,不需要再请专门的老师教他说话。


这对于他们队伍来说绝对是好事,Hjarnan这样想。


晚饭后是自由活动时间,Wadid和Betsy聊得正在兴头上,于是Wadid没有急着回房间,Betsy则提出带他到基地到处走走认认路,Wadid没有拒绝。


基地不大,几分钟就都看遍了。介绍基地的时候,Betsy悄悄向Wadid透露了一些关于他们之前试训的情况。


“我们队伍现在就缺个辅助了,我觉得你不错,你觉得ROCCAT怎么样?”


“不错啊。”


“那试训要努力留下来。我们已经试过太多人了,转会期都要结束了……”


“别吓唬我,这里这么严格吗?那我觉得我有可能也通不过。”


“有点自信。倒也不是很严格,只是……Hjarnan不满意绝大部分人而已。”


“Hjarnan?”


“是啊,他的辅助嘛,当然要他点头才可以。”


“他这么挑剔吗?”


“他对辅助的要求向来比较严格。”知道Wadid在担心什么,Betsy安抚道,“他不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一旦得到他的认可,会发现他是特别好一个人。”


“如果得不到呢?”


Betsy无奈地耸了耸肩,如果得不到肯定只有离开一条路,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逛完基地离休息的时间还太早,Betsy把Wadid带进训练室,给他指了座位。Wadid用队伍给的账号登录了游戏,才刚登上去右下角便跳出了新的好友申请,ID正是队伍的ADC。


Wadid回头,坐在他边上的Hjarnan料知他反应似的歪头看着他,在视线接触的时候点了一下头,示意他快点确认。


这感觉太陌生又太熟悉,陌生是因为异国他乡,另一个赛区,不熟悉的选手和刚刚加入还没有签约的队友。而熟悉是因为,ADC主动的好友邀请让Wadid恍惚想起了Imp加他好友那一天。


这么想起来都带点宿命的巧合,Wadid也不知道是被三星的前辈相中双排的经历比较离奇,还是在欧洲接受试训的经历比较离奇。


点了通过之后,两个人开始了双排,这一次,因为自己的AD就在身边,沟通起来很方便。而且没有了欧洲和韩服的延迟困扰,也是Wadid第一次真正认识到Hjarnan的实力。作为和Imp双排过的人,Wadid的眼光挺高,但即使如此他依然觉得Hjarnan是个好AD,Wadid认为Hjarnan的操作甚至可以和一些顶尖的AD媲美,而更令Wadid惊讶的不是操作,而是他状态的平稳,可以说无论输赢,他这天里还未见Hjarnan真正被打崩。


如果AD是这样的人,那么下路会有不错的体验。Wadid也在评估着对方,并觉得能留下来会非常不错。


而且Hjarnan并没有显得难以相处,随着游戏一局局过去,他们的交流也越来越多,很快便从在游戏中互相报信息发展到了排队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Wadid并没有故意让自己看起来热情,他只是天生如此,讲个不停,喜欢和别人开玩笑。Hjarnan有几次被他逗得笑了出来,他甚至不知道一个从未来过EU的选手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奇怪的笑话,比他这个欧洲选手知道的还多。


这一天他们运气不错,赢多输少,时间悄然流逝,等发现时已到了快凌晨三点,而他们刚好排进了又一盘游戏。


“快一点结束,选锤石吧。”Hjarnan在选人时提出建议。


“要想打出节奏我们也有很多其他可以选。锤石这个版本并不强势,配合阵容也可以有其他选择。”Wadid对于辅助英雄的版本有自己的理解。


“选锤石吧。锤石适合这个阵容,而且他在任何版本总有登场的意义。”


在Hjarnan的坚持下,Wadid顺从地选出了锤石。Hjarnan说得没错,虽然锤石不是版本最强势,但是依然有登场的理由。Wadid不是很乐意这么做只因为他的锤石玩得不说好或者不好,但是绝对没有达到Madlife那样的水平,自认为不适合拿出来炫耀——他之前几局的选人都拿了拿手英雄,有意炫耀。只因打得好才能得到AD的承认,过了Hjarnan这关才能留下来,他必然拿出最好的一面。


拿到锤石的Wadid有些担心自己的手气。幸好也许是这天之前打得不错,这盘他也的手感也很烫,几乎一勾一准。而Hjarnan也展示了一勾一杀。对面在开局就被打崩,20分钟情况已经无法逆转,然后在快30分钟他们团灭对面推进对方基地的时候,对手终于不想浪费时间,全票点了投降。


“打得不错。”Hjarnan看完伤害之后伸了个懒腰,“很晚了,但是我饿了,我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你要来点吗?”


“好啊。”Wadid毫不见外。


两个人走到厨房的时候正看见Maxlore叼着面包等微波炉里的牛奶热好。


“嘿,有什么吃的吗?”Hjarnan一边问一边打开冰箱。


“什么都有。”Maxlore打量着他的队友,“但我劝你别再吃了,我记得你15年不是这个样子,两年来胖了不少,却还要在半夜吃东西。”


“彼此彼此,看身材你好像没有资格说我,当你这个点拿着面包站在这里的时候更加没有。”Hjarnan一边回敬着和打野的斗嘴,一边从冰箱里摸出方便面,“我没想到我们还有这个。”


“大概是为他准备的。”Maxlore指了指Wadid。


Hjarnan手里拿的是韩式方便面。


“也许……但我不会煮面。”Wadid有些不好意思地接了话。


“没关系,我会。”Hjarnan一边轻车熟路地找到锅子,打开炉子,一边若无其事地说:“好歹我也和Ryu做过队友,这种面可没少吃,说实话味道还不错呢,当年我们几个都会做。”


“是么?我以为都是队友做给你吃。”Maxlore热好了牛奶,端着杯子和盛面包的盘子走了出去。


Hjarnan有些尴尬地看着Wadid,想解释什么,Wadid却抢先开口:“身为韩国人却连面都不会煮实在是太羞愧了,你看起来很会煮面啦。”


“这可都是和Ryu学的,当然煮得好。你也看看他的体重。”


煮面和吃面的时候Hjarnan和Wadid聊了不少,鉴于Wadid刚刚到,话题没法展开,所以基本上都在评述目前各赛区各位选手,幸而这个话题很大,又是他们擅长的,所以直到他们吃完夜宵各自回去睡觉都没有发生任何冷场。


第二天他们开始了一些测试——试训本身是一整个过程,从Wadid来到基地便开始了,和队伍的沟通,性格,语言,都是试训的一部分。而测试则是对于实力的核心考验。其中包括一些问答,有些是游戏基础知识,有些则是开放性的问题,关于战略战术。Wadid都对答如流。而Wadid回答的时候,Hjarnan一直在边上饶有兴趣的盯着他。


直到有一题Wadid一时没想出答案,于是看了一眼Hjarnan,对教练示意:“他一直看着我,我紧张。”


“紧张可不行,以后你们会是搭档。”


“熟悉了就不会,但是我还是个新人,他盯着我看了太久。”Wadid有些刻意地抱怨,并且用了一种半开玩笑的态度来缓和气氛,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让他思考而已


Hjarnan笑起来拍拍Wadid的肩:“别紧张,我看起来那么可怕吗?”


“作为朋友,你很和善,但是作为AD,我很担心自己无法辅助你。”Wadid眨了眨眼睛,他觉得对方可能猜出了他的把戏,但是这种把戏无关紧要,会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把戏本身也能证明点什么,“我知道答案,如果在这些英雄被Ban掉的情况下,为了配合阵容,我觉得我会选这几个作为替代……”


之后是操作上的测试,然后还包括和队伍一起打一些训练赛。试训的日子里Wadid和队伍里的全部成员都熟络起来,熟络到他仿佛就该是这个队伍的辅助,仿佛他已经是这个队伍的辅助。他没有为试训结果担忧过,他觉得结果显而易见且理所当然。


直到原本说定的试训时间快要结束,Wadid才开始有些紧张,仿佛学生时代期末前的例行焦虑。他不知道教练团队和Hjarnan怎么评级评价他,他也不敢去问,怕冒犯,更怕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试训的结果如何也是教练团队和Hjarnan想要知道的,他们不知道对方如何看待这个辅助。不过教练和Hjarnan的关系可不像Wadid和他们的关系,所以在试训结束前两天,教练就找了Hjarnan去谈话:“你觉得Wadid怎么样?”


按他的预测,他觉得Hjarnan会说“挺好”,甚至“很不错”之类的评价,因为Wadid这一段时间的表现确实让教练内心决定把他签下来。


而Hjarnan的反应比教练预想的还要好。“就他了。”Hjarnan干脆利落地说。


反而是教练有些意外:“确定了?”


“确定了,我就要他做我的辅助,完全确定那就是我要找的人。请无论如何把他留在ROC。”Hjarnan说得肯定。


教练点了头,他们都没有反对意见,那么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试训最后一天的上午,教练走进了训练室。Wadid正在游戏的间隙喝水,顺便和Betsy描述刚刚那局游戏的精彩之处。所有选手都在训练室,看见教练走进来,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他的方向。


“教练,今天的训练是什么?”Wadid如前几日那样问道。


“公布结果。”教练说。


Wadid感觉自己心跳明显加快了,等着最后的审判。虽然他很自信自己发挥不错,一定能够留得下来,但是这种时候紧张也是最自然不过的了。


“Wadid……”教练只说了ID就突然停了下来,让Wadid心里一惊,难道自己真的没有通过?


“或者Hjarnan这由你来说?”教练不知道Wadid的担忧,若无其事地转头看向站在一边的Hjarnan。


“好吧。”Hjarnan没有反对,还带了点恶作剧的笑意,接过了教练的话:“Wadid,你是否愿意加入ROCCAT,成为我的辅助。”


“我愿意。”


在这个短句出口的瞬间Wadid就意识到情况不妙,果然背后响起了队友不怀好意的笑,让他几乎以为这是个蓄谋已久的玩笑。


“那就行了,合同的事情经理会和你谈。”教练拍拍Wadid的肩,“欢迎加入ROCCAT。”


“欢迎加入ROCCAT。”Hjarnan说着伸开双臂给了Wadid一个拥抱。然后是Betsy,Maxlore和Phaxi,在Wadid被抱得晕晕乎乎之后,他又被推回Hjarnan身边。


“今天得好好庆祝一下,我们的建队日。”Maxlore提议。


这个提议很快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晚饭被临时改成了简陋的派对,实际上就只是在原本的基础上加了几瓶酒。


现在所有人都看得出Maxlore这么提议只是因为自己想喝,不过这也没什么,人之常情。


最后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时候,Hjarnan拖着并不平衡的步子走到Wadid身边坐了下来,他们正好做了Wadid到基地那天晚饭时的座位。Hjarnan晃了晃杯子:“欢迎加入ROCCAT,我的辅助。”


下面接:以连胜结尾(Hjarnan/Wadid)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