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浮世多事应不闻(金路)

各种禁

CP是金角/Road,不过差不多无差?

Road耳朵有问题是夏季赛的事情,赛后群访里又提到。这里用了这个梗。

家人梗是之前金角生日Road的兔玩视频里说的。


流水账,写的很烂。即使如此还是写得我好累。崩溃死了。

标题和正文没关系,我只是单纯起名废又不想花时间想标题了而已。


--------------------------------------------------


这个夏季赛开头对IM来说并不顺利。如果说负于EDG还是意料之内,那么输给DAN就真的是当头一棒。

 

允韩吉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谢金山就知道事情麻烦了。允韩吉是一个非常容易心态爆炸的人,作为队伍的指挥,每每输了比赛他都喜欢归因于自己,因此心理压力大过队伍里的所有人,而且一旦允韩吉开始质疑自己,要哄好他就需要花异常多的精力——通常维持允韩吉心理平衡这件事都是谢金山来做,搞得输了比赛他的压力也与日俱增。

 

坐在回基地的车里,谢金山拍拍允韩吉的肩,允韩吉撑着额头一言不发。谢金山知道他肯定又开始了无止境的自我怀疑,不知道从哪里开口,生怕一句话说错点了引线,只能不言不语地坐在他身边。

 

回到基地允韩吉就一头扎进训练室,之后半个周都用力过猛地打游戏。谢金山和他讨论过几句,反反复复也无非就是这不是你的错,没关系这不重要,以后努力就好。这些句子他去年就说了无数遍,今年继续这么说着,就变成了陈词滥调,收效甚微。谢金山词穷得厉害,不知道怎么劝。有时候想耍个无赖,做点亲密的动作,都会被不耐烦地拒绝。

 

谢金山不得不认清现实,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憋屈,不赢比赛的男朋友根本没有心情和你亲密。

 

耳边啪啦啪啦响的是键盘和鼠标的声音,夹杂着一些对路人队友的吐槽和粗口。虽然这些粗口并不会被该听到的人听到,却还是说出来比较爽。

 

他们下午还有训练赛,谢金山刚刚完成一局游戏,凑到允韩吉背后看着他玩,思索着等他打完一起吃个午饭,差不多就要准备开训练赛了。

 

允韩吉的运气并不好,对面破了他们三路,虽然这一波勉强守了下来,但是对方绝不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

 

可以看得出午饭时间近在眼前。

 

几分钟之后,打了大龙的对手推平允韩吉的基地水晶,游戏结束。

 

“阿西巴!我操!”允韩吉一边骂一边愤怒地退出了游戏结束的界面。

 

中韩混合的粗口大概是电竞选手的特色之一,毕竟任何一门语言都是从粗口学起的。允韩吉的性格向来不好,骂个人也是平常。只是这次骂得太大声了些。

 

“干嘛那么大声?”谢金山提醒了允韩吉一句。

 

允韩吉不理会。

 

谢金山摇了摇允韩吉的肩,等他摘下耳机又问了一遍:“你干嘛这么大声?”

 

允韩吉只看得到对方的嘴唇在动,听到的声音却异常模糊。

 

“我……听不见了。”

 

这一句话反而是压低了声音,除了谢金山谁都没有注意。

 

“你别开玩笑。”谢金山觉得自己的心脏狂跳起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在抖。

 

允韩吉用手遮住自己一侧耳朵,戴上耳机试了试,然后换另一侧,最后指着自己右边的耳朵说:“好像是,这一边。”

 

谢金山转身就跑,短短几分钟里,整个基地鸡飞狗跳,然后经理、教练、翻译、选手,所有人齐聚训练室,把允韩吉围在中间。

 

看到这么大阵势允韩吉有些紧张,却还是努力用没出问题的耳朵听着问话,一字一句地回答每一个问题。

 

了解了大概的情况之后,接下去要做的就是去医院。

 

在经理叫着翻译数着人头的时候,谢金山连忙插嘴:“我也去”

 

“你去干什么?”经理不满地斥了一句,却看到允韩吉紧握着谢金山的手,改口说,“那一起去吧。”

 

坐到车上的时候,两个人依然维持着十指紧扣。

 

紧张的感觉让允韩吉的手心微微冒汗,不自觉地用力,以此来制止不自觉的细微颤抖。察觉到允韩吉异样状态的谢金山用力捏了捏他的手,在允韩吉看过来的时候做了个鬼脸。逗得允韩吉笑了出来。

 

经理和翻译都没有理会他们的小动作,或者说习以为常。

 

下车之后两个人的手还是握在一起。部分感官的丧失带来的不安必须要靠肢体接触来获得弥补。与熟悉而信赖的人十指相扣带来的安全感方能安抚身体异样带来的情绪不稳定。

 

两个人沉默地坐在供等候休息的椅子上,看着大屏幕上滚动的数字,各怀心事,不发一言。终于,大屏幕上跳出了他们的号码牌数字。谢金山推了推允韩吉,带着他到指定的房间门口。

 

医生听了夹杂着谢金山插话的病情描述,又对允韩吉做了一些检查,最后问:“他是韩国人,我说什么他听得懂吗?你们谁负责他?”

 

“我负责。”谢金山几乎不假思索地应道。

 

“你是他什么人?” 医生上下打量着谢金山,他年龄和允韩吉相差不多,甚至看起来更小一些,

 

“家人。”谢金山肯定地说。

 

医生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谢金山,觉得应该把他也拉去检查一下:“他是韩国人,你是中国人,这是哪门子家人?”

 

“是很好的朋友。”模糊听到争执的允韩吉用中文解释,“在中国,他就和我的家人差不多。”

 

医生疑惑地看了看这群人,最后不得不妥协:“那我就对你说了啊。耳朵稍微出了点问题,情况不算严重,但是压力太大,所以需要多休息,多放松。要按时吃药,既然你负责他,就要盯着他准时吃药,如果他情绪紧张,你也要负责让他放松。”

 

“好的好的。”谢金山一边往手机记事本里打字记录,一边点头如捣蒜。

 

接下去就是拿药,打道回府。

 

直到回到基地,允韩吉握着谢金山的手也一直没有松开。

 

“你看,医生把你托付给我了。”谢金山炫耀似地晃着手机。

 

允韩吉却没有和他打闹的心思,随便嗯了两声敷衍过去。

 

谢金山见左右没人,抱住允韩吉,在他左耳边说:“会好的,家人。”

 

“家人。”允韩吉又重复了一遍。

 

“要快点好起来,队伍还需要你carry。”谢金山说完看到允韩吉那种下决心似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给予责任是最容易让允韩吉紧张的方法,对于他的放松适得其反。

 

“你……别紧张。”最后谢金山自己先紧张了起来,开始语无伦次,“安心休息,队伍怎么样你先别管。”

 

允韩吉看着开始口不择言的谢金山,觉得他笨得可爱,简直想笑。在听力受损的时候,他却可以那么清晰地听见谢金山慌乱的心跳。

 

但他不能不管队伍的成绩,如果IM成绩不够好,他又有什么把握留在IM,留在谢金山身边?所以即使不能去现场,IM的每场比赛,允韩吉都会盯着直播。

 

IM对SS那天,允韩吉要去医院挂水。挂完水回到基地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看直播。IM赢下来的时候,允韩吉为队友开心的同时,也因为自己没有在台上有些自怨自艾。比赛结束没有多久,谢金山就推开了基地的门,在见到允韩吉的时候直接抱了上去:“好不容易赢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下次赢的时候,你在我身边。”

 

允韩吉推了推谢金山,谢金山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他:“药吃了没?”

 

“吃了。”允韩吉一边说一边看着基地大门,“他们呢?”

 

“他们去吃晚饭了,我先回来了。”谢金山无所谓地说,“你呢,晚饭吃过了没有?”

 

“没……”

 

谢金山一脸无奈地皱眉,却又不能对允韩吉说什么责怪的话,只能及时弥补错误:“正好我也没吃,叫外卖吧。”

 

最后叫来的披萨被他们拿进宿舍,盘着腿坐在地上分着吃。

 

“这周要去复查。”谢金山一边吃一边看着手机备忘录。

 

“嗯。”允韩吉点头。

 

“你自己觉得好点了吗?”

 

“好点了。”语气敷衍道一听便知。

 

谢金山在心里叹了口气,吃完之后收拾了残骸,催着允韩吉去睡觉。

 

复诊的结果还不错,医生说过不久允韩吉就能痊愈。从医院回去的路上,谢金山比允韩吉本人还要高兴,硬是要拉着他去外面吃午饭。

 

兴奋过头的谢金山在午饭的过程中一直在说话,导致饭吃得特别慢,最后实在看不下去的允韩吉在第十七次看手机时间之后提醒说:“下午还有训练赛。” 

 

“啊对!”恍然大悟的谢金山这才停止了磨磨蹭蹭的午饭,打车回基地。

 

车山,回过神来的谢金山带着点责问的语气开口:“不是让你不要担心太多吗,为什么还在记训练赛时间。”

 

“我不记你就要迟到了,儿子。”允韩吉白了他一眼。

 

允韩吉病好之后很快回了赛场,然而他的回归并没有能挽回队伍跌落谷底的成绩。不过IM一直到最后都有季后赛的机会——如果他们能够2-0战胜SS的话。

 

然而第一局游戏就遭到了疯狂的抵抗,随后落败于SS的攻击之下。毕竟谁不想赶上季后赛的末班车?他们拼命的时候,别人也是一样的拼命。

 

随着“失败”两个字的出现,IM的2017赛季也就走到了尽头。

 

之后两局比赛结果如何已经和他们无关了。

 

休息室里,孙大永教练也破天荒地没有急着总结和布置下一场的战术,所有人都这么面面相觑地坐着,房间里安静得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不然,最后两盘你们玩自己想玩的?”最后教练问了这么一句,给了他们一个放飞自我的机会。

 

“不。”允韩吉的斩钉截铁地否决,“就算出不了线,就算后面的比赛没关系了,我们也要赢下来。”

 

孙大永看了看默默点头的其他人,重新开始讲起了战术。

 

场间休息很快结束了,选手们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准备开始下一盘游戏。

 

登上舞台前,允韩吉认真对谢金山说:“接下去的比赛,还是要一起赢下来。”

 

允韩吉说得那么认真,谢金山怎么可能不点头。虽然他不知道允韩吉在坚持什么。但是他知道允韩吉向来是认真的人,既然他坚持要赢,那就只能认真去打。

 

比赛赢了,然而他们的2017赛季也就此结束了。

 

回基地的车上,允韩吉靠在椅背上怔怔地顶着车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们会有一个漫长的,漫长的休赛期,世界赛的一切都将与他们无关。但是谢金山也知道,这段漫长的休息对于允韩吉来说,会是一段漫长的自我质疑的过程。

 

他侧着头对着发呆的允韩吉看了很久,久到允韩吉都发现了不对劲,扭头问他:“怎了么?在看什么?”

 

“Road,不然我们去旅游吧?”这一次谢金山终于想到了和此前安慰允韩吉不一样的方法。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