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非你不可(Zvithy)

喝醉酒写了两天的一个小段子。CP是TSM下路(好不习惯这个称呼啊),也就是Zvithy,Zven+mithy,我更愿意称之为前G2下路的组合。


天然甜,真人甜到齁。用了Zven在S7之后传说中要回去读书(然而并没有实现)的梗。


因为是喝醉了写的所以写的很烂。单纯一个记录脑洞的流水账而已。因为我最近太饿了,所以要写下来当储备粮。以后如果我再饿,虽然这篇不好,但总聊胜于无。


-------------------------------------


mithy挂掉oeclote的视频通话之后,Zven自然地敲门然后走了进来。通话的内容他们心照不宣。短暂的沉默之后Zven先开了口:“下个赛季我们去哪儿,你有想法了吗?”


看着Zven期待且毫不知情的表情,mithy不知该如何开口提自己的决定,心不在焉地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你决定吧。”


“为什么是我决定?”Zven拉过mithy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我们得先看看哪个队伍会要我们两个,然后你做决定。”


Zven的表情严肃,是认真在考虑明年的转会事宜。


“选一个你喜欢的战队……”看着Zven愈加困惑的表情,mithy想,他还没有明白。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而其中最难得部分就是对Zven摊牌。但有些事必须要说:“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必须和其他人组下路,你会选择谁呢?”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Zven反感地皱眉,“我不知道,我还从来没有想过和不是你的人在一起。所以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也许,我是说也许,你可以考虑一下和其他人一起配合?”mithy选择了竟可能尽可能委婉的表达方式。


“不,当然不。”Zven干脆利落地否决了,“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退役了,你打算怎么办?你知道的,我的年龄也比你大……”


“但你是辅助。”Zven打断了他,“辅助的职业寿命比AD要长一点,不是吗?想想FLY的Lemonnation……你在想什么?退役?”


“是啊,你知道,在职业选手里,我的年龄也不算小,加上S7……”


“S7怎么了?你表现得很好啊。”Zven又一次打断了他。


Mithy叹了口气:“但是总有那样一天的不是吗?你总得试着习惯……”


“如果是那样的话,”Zven第三次断了mithy,“那我就回去念书。”


“Jesper……”mithy试图插话。


但是Zven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我真的,真的不想和别人一起走下路。如果你真的决定退役,那我就回去念书。反正打职业这几年,我拿过一个世界赛四强——而且很难再突破,三个EU冠军,没有任何遗憾,就算退役……”


“你他妈的到底在说什么?”mithy终于忍不不下去了,声音高了些许,“你才20岁,只要你坚持打下去,还有太多可能性,你到底在说什么回去念书的鬼话。”


“我好歹是去念书,总比你莫名其妙的提退役要好。”Zven的火气也大了起来,“应该是我问来你,你在说什么鬼话?”


“我只是……”mithy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令他困扰的事情,他对自己的S7表现不满意,而且他知道还有太多的人对他不满意,这些流言在网络上比比皆是,对他的否定和攻击他看得太多。虽然不是被这些人喷到想退役,但是这些评价也影响着他对自己发挥的判断。然而如果他说S7他的表现不佳,Zven一定会反驳,但是他怀疑自己的职业生涯很难再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你的表现没有问题,那都不是你的错。”虽然mithy甚至还没有开口,Zven却显然知道困扰他的是什么。


“让我再想想好吗?让我想想。”mithy有些无奈地按了按眼睛。


“别想太久,我还指望赶上春天开学呢。”Zven挑衅地扔下了一句话,转身开了游戏。


一团糟,mithy想,又是这样。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困局。之前mithy也有过因为发挥不佳而考虑退役的时候,那一次的情况和如今一模一样,Zven用了和现在完全相同的招数,威胁说如果mithy退役,他就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辅助而跟着一起退役,强迫mithy陪着他继续打下去。而mithy怎么可能真的放任Zven不管,即使Zven说出口时可能只是一时冲动,mithy却不敢打这种赌,只能陪着他打到如今。


不能再这样下去,mithy想,但是他又没有办法来说服Zven。Zven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极其顺从的,面对带他进入LCS的前辈兼辅助,Zven几乎是盲目的相信,大到转会去哪里,小到中午吃什么,Zven总是期待mithy给他方向。


然而有些事情上,他却偏执到不可理喻。退役问题也只是他执着的各种问题中的一个而已。


TSM的邀约是mithy意料之外的。他以为看过他S7的表现之后,没有强队会想要他呢。


而TSM显然另有打算,对于他们来说,辅助的操作并不是最关键的——队伍里已经有操作优秀的上单中单和ADC了,他们更希望有一个能够进行指挥的辅助,为双C分担一些压力。


——没错,是双C,TSM有NA最优秀的AD选手,或者说至少是最优秀的AD选手之一,虽然Doublelift的加入对于TSM来说没花什么力气,完全是个意外惊喜,但是这不代表他们会轻易放弃,毕竟惊喜可一而不可再,捡到钻石的人依然会珍惜,价值本身的判定总是大于过程的。


所以mithy压根没有提起那个邀约。


“我听说TSM邀请你去。”Zven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mithy一点都不意外,让他意外的是Zven对他说的话,“如果你想去,那就去吧。”


“如果有其他合适的选择,我可以拒绝他们。”


“为什么要拒绝他们,你想去TSM,不是吗?”说这话的时候Zven直视着mithy的眼睛,语气柔和,一如当年mithy问他是不是要跟他走,去OG试试看。


Zven是如此柔和而且易于沟通,以至于他的温柔成了一种沉重的压力,没由来的,mithy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虽然他并不准备与Zven分开独自去TSM,事实上,他已经在考虑拒绝对方了:“是啊,但是……”


“那就去吧,那是你的梦想,不是吗?”Zven追问了一句


“但是……”


“我总得试着习惯其他辅助。”Zven抬手拍了拍mithy的肩,“那天你对我说的?”


mithy抬头,Zven依然平静地看着他,甚至带了点温暖的笑意,就如他从前听取mithy的每一个建议时一样。


“但是那次我说你得习惯别人,你好像说的是绝不?宁愿回去读书?”mithy的语气莫名有些刻薄。


“你看,总得习惯。”Zven无奈地摊了摊手,又问了一遍,“那是你的梦想,不是吗?”


mithy迟疑着点了点头。


“那就去追吧。”Zven更用力地拍了拍mithy的肩,也更用力地笑着。


但是mithy没有错过自己点头时,Zven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


“我很荣幸你们给我这个机会,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mithy与Reginald的交谈以礼貌的寒暄开头,但是话题很快被带向了下路组合之间的配合问题上,“不过,关于下路是不是还有可以商量的地方,考虑到我和Zven搭档了那么久,而他的实力绝不逊色于Doublelift,而如果我加入,那么我和Doublelift还需要重新磨合。其实一个能够指挥的辅助——你们当年试过了Yellowstar不是吗?”


作为EU最优秀的战术大师,至今仍被认为是EU最优秀的辅助且没有之一,Yellowstar却和TSM出人意料地不搭配,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不是Doublelift或者Yellowstar中任何一个人的过失,就仅仅是不搭配而已。


而AD和辅助无法搭配,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TSM已经从那次人员变动中完全了解了。


“我们和Peter也磨合了很久,重新和Zven磨合,也具有同样的风险。” Reginald的语气平静,听不出感情,mithy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打动他。


但是他必须试试看:“下路彼此之间有良好的配合比下路和队伍的配合更重要而且更难不是吗?”


“其实你想说的是,如果我们不同时买下Zven,那么你就要拒绝我们?” Reginald毫不客气地戳破了mithy用礼貌和为队伍成绩着想的外衣所包裹着的内心真实目的。


“事实上……没错。”mithy不得不承认,然后等着来着Reginald的最终结果。


面对这样一个“得寸进尺”的辅助,拒绝也最正常不过。但是那又有什么呢,转会期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和Zven在一起,无论去到哪个队伍么?


一封来提TSM的邮件出现在了未读邮件列表中。


Zven看邮件的时候,mithy适时地出现在他的背后:“我想你收到邮件了?”


Zven点头


“算是个惊喜吗?”mithy说着走近Zven身边,“那么,跟我走吧?”


Zven侧头,看着mithy的眼睛,然后微笑着拉过mithy的手,在他的手背上吻了一下:“谢谢,我的荣幸。”


评论(1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