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0(Q7)

各种禁


之前有人问我还回不回来更Q7,那就龟速再更一下咯。


正好圣诞节更新,装作贺文(???)圣

诞快乐?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39(Q7)


-----------------------------------------------


国庆之后,日子就变得平淡起来,十一月悄然而至。天气逐渐冷了下来,宿舍里没有空调,教室的空调也不还没到开的时候,坐久了容易手脚冰冷。


这种时候学校里已经开始供暖的大概就是图书馆了,不知道是不是鼓励大家好好学习的意思,然而效果不佳。绝大部分人要么死赖在宿舍靠顽强的意志和电脑游戏与寒冷作斗争,要么去打篮球让自己暖和起来,或者去网吧享受优质上网环境并且开黑。如果不是单身狗,可能手拉手走出去逛街并盘算着吃什么。


当然总有例外,比如柯昌宇。


柯昌宇在图书馆找到一个不错的座位,临窗而坐,下午的阳光正好可以落在桌面上。整个图书馆大概只有一半的位置坐着人——毕竟这个时间离期末还远着,又是周末,绝大部分人选择放松,而不是学习。


所以柯昌宇很高兴自己可以名正言顺地占据两个人的座位。而与他共用一张四人桌的男生,坐在他的对角线位置,同样占了两个人的座位,都坐得宽裕,而且彼此互不干涉——理论上。


事实上那个男生也确实很安静,相当安静,一直在低头做自己的题目,偶尔会看看放在一边的ipad,俨然一副学霸的样子——如果不是柯昌宇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他正在和自己女朋友视频的话,根本不会觉得恋爱中的自己还要被虐狗是何其悲惨的事情。


最可怕的是柯昌宇瞥见的视频中的女孩子同样在疯狂做题的状态下。这是什么新的异地恋套路吗?柯昌宇想。


徐铭枢的语音请求就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


在图书馆出声是非常不道德的。柯昌宇按掉了那个请求,打字解释,然后迅速理包走人。直到出了图书馆才回拨过去。


“在干嘛?”徐铭枢的声音懒懒洋洋。


柯昌宇想了想图书馆诡异的学霸情侣视频,顿了一秒:“想你。”


“这么巧?”


“我刚从图书馆出来。”他已经打字给徐铭枢解释过了,却在不知道如何接话时又提了一遍。


“双休日……”


“我们不都是晚上语音的吗?”


“柯神?”柯宜的声音恰在这时候从柯昌宇背后响起来。


“喊谁呢?”柯昌宇笑问回去。因为柯昌宇太过学霸,班里不少人向他超过作业笔记什么的,因此有了这个外号,不过柯宜和他是同姓氏,由柯宜喊出来便有些别扭。


柯宜一笑,问道:“在跟谁说话?女朋友电话?”说着走近两步,亲昵地搂住了柯昌宇的肩,徐铭枢咳嗽了一声,听出了男性的声音,柯宜转而问,“表弟?”


柯昌宇点了点头,问柯宜:“去哪儿?”


“出去开黑,帮我留个门啊。”


所谓“留个门”其实是指让柯昌宇不要太早睡,接应他爬窗。夏天过去了之后,在有空调的地方过夜就并非必须的了。而成日通宵的消耗又太大,所以柯宜此后的周末开黑十有八九是要回宿舍的,只是错过了关门时间,不能打扰宿管,幸而他们住在一楼,柯昌宇递一把椅子下去,就能让柯宜从阳台翻进来,他们两个也算老吃老做了,非常熟练。


话说到这里,两个人也恰好走到了路口,柯昌宇回宿舍,柯宜出校门。


柯昌宇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喂?”


回应他的却只是徐铭枢长久的沉默。柯昌宇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得罪了他,只能等着。


最终还是徐铭枢的性子更加耐不住:“我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不是……可是我突然郑重其事地跟他们宣布也很奇怪。”柯昌宇解释道,但他还有别的顾虑,却不能告诉徐铭枢。


“你刚刚就可以和他说不是表弟,也不是女朋友。”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你就只会对不起。”


“不然……”徐铭枢的声音抖了一下,“不然,你真觉得我那么见不得人,大不了我们……”


“不分。”柯昌宇斩钉截铁地断了徐铭枢的话。


“你又不分,又不敢承认,那我算什么?地下情?我就这么……”


“不是你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我——事实,但听起来好自私。柯昌宇最后还是没说,开口又成了:“对不起。”


“你是不是怕了?”徐铭枢却一句话命中要害,“怕别人知道,怕他们觉得你奇怪?”


“抱歉……”


“可我们当年在一起的时候你有怕过吗?”


“我……”


徐铭枢根本没有给柯昌宇说下去的机会,事实上答案他们都了然:“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怕呢?明明那个时候你高三,你尖子生,有老师看着全校盯着,你最该怕的时候你都没有怕过。”


柯昌宇没有插嘴的时间,直到徐铭枢停下来他才有开口的机会,却没有能说的话。


为什么不怕呢?因为当时年轻气盛太冲动,也是因为压抑了很久的情感突然找到了出口,一时上了头所以就不管不顾了。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徐铭枢显然知道这一点:“所以现在的我对你来说是不是和那个时候不一样了?”


“不是的。”柯昌宇想否认,却觉得如此苍白无力。


“我不重要。不如你身边各种各样的事情重要。比不上你的学业,你的同学,比不上自修。其实我一直都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从你最开始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短信,从那开始就是这样的趋势。”


“你没有不重要。”柯昌宇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


有路人侧目,却只当做高校里最常见的情侣电话吵架。


徐铭枢似乎也有点被吓住了,两个人沉默了有好几秒,柯昌宇听到徐铭枢叹了口气:“算了,我游戏排到了,你去自修吧。今天晚上也别语音了,算语音过了。”


“徐铭枢……”


柯昌宇的话没有说完,徐铭枢挂断了语音。柯昌宇回拨回去,徐铭枢也没有接。


就在柯昌宇打字解释却还没发送的时候,徐铭枢那里断断续续发来几条消息。


“真没事,我赢几局就好了。”


“不然晚上开黑连麦,你总信我没生气了吧?”


“别坑我,当补偿。”


柯昌宇看了看,删掉了打了一大半的解释,回复了一个:“好。”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1(Q7)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