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无咎(枪影)

古风架空没有朝代我历史很烂所以经不起推敲

很尬,尬到想笑。哦不仅仅是想笑,尬到我自己爆笑,并不想再看第二眼。

有囚酒暗(明)示——暗示的意思就是约等于没有,只是一个背景设定。强行带沐沐出场,老党隐藏在深深的背景中。

--------------------------------------

桐云阁不是都中最奢华酒楼,倒是胜在一个雅字。雅间里层层的纱帘,把屋子点缀得仙境似的,且更添了几分幽静。李斯选在这里见张潇,无非也就是看中了此处清净,他可不想再多惹事端。

 

张潇身边坐着一个精瘦的男子,肤色略黑,看起来有些凶狠且不苟言笑,不好相处。张潇刚刚给李斯介绍过此人,名叫李锦,乃是江湖上名头很大的刺客,名头虽大,却行踪神秘,并无几人清楚他的底细。

 

也只有张潇有此手段识得此人庐山真面目,还能让他安安静静坐着,为自己所用。既然是张潇荐的人,李斯对此自然没有任何异议,点了点头将一小块木牌交给李锦,说:“你带着此物去敝宅,将此交给门房,自有人帮你安排。”

 

李锦拿了木牌走了,李斯才回头问张潇:“按他的身手,了了那事之后可还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也许可以,也许不行。”张潇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酒,“怎么?这很重要?”

 

“不重要。本不想多牵累一个人,如果他能跑得了最好。”李斯回答。

 

“如果跑不了呢?”张潇追问。

 

“那便跑不了吧,他自己的命数。”李斯也喝掉了杯子里的酒。

 

“行,人我给你带到了,之后成与不成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张潇说着站起身来,“我还有事,先走了,祝你们此行顺利。”

 

李斯知道张潇也是行踪不定,并不虚留,送了客便自回府。才到了门口,便有人回报李锦已经到了,李斯挥退了门房,往客房走去。

 

 

说是客房,其实是一座小小的院落,从月洞门出去再走几步,穿过角门便是李斯的书房。李锦刚刚安顿下来,正在信步闲逛,迎面看见李斯走过来,站着规规矩矩打了招呼。李斯觉得自己还是得尽地主之谊,一边问他习不习惯,一边带他四处逛着。

 

等走到书房的时候,李锦便原形毕露,李斯才知方才都错看了他,这人哪有一点不苟言笑凶悍冷漠的样子,分明就是个无赖了,再没说得几句话,李锦已经毫不见外地开始和李斯勾肩搭背,乃至动手动脚,李斯说服自己这算是江湖习气,自己有求于人,不能翻脸——只是这个号称是行踪神秘无法被琢磨的杀手的人,何以如此无赖,李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甚至开始怀疑张潇是不是看破了自己的意图,故而随便找了个人来搪塞。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了,因为李斯提出想和李锦过一过招,结果却是一招就被制住。李斯父辈还是武官,虽然不愿李斯也去战场拼杀,让他从科甲出身,但他却也从小学过一些功夫,能一招就制住他,确实不能小觑。

 

然而李斯心情却并不因此而好转。只因能一招制住李斯,不以为着李锦能够完成这个任务,更不代表李锦能在完成之后全身而退。

 

但是,那又如何呢?难道他还有别的选择?李斯看了看一点都不见外地打量着他书架上藏书的李锦,觉得有些无可奈何的歉然。

 

“你让囚徒把我找来,到底是要我干什么?”李锦终于受不了这种无头无尾的交易,想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说的“囚徒”便是张潇。

 

“替我杀一个人。”李斯平平静静地说。

 

“谁?”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什么时候?”

 

“一个月之后。”

 

“好吧,这一个月我是不是都得留在这里?”

 

“是。”

 

“凭什么?”

 

“我雇佣的你,我说了算。何况,这个任务不比你以前的小打小闹,需要从长计议,可能时不时有新的进展要和你说。”明显看得出李锦的不耐烦,李斯却依然平心静气。

 

“我以前是小打小闹?”李锦冷笑,肉食者鄙,他是不愿和这种官场上的人多费口舌的,“行啊,反正这一个月你养着我。”李锦瞥了李斯一眼,李斯却不动声色,没有一点被激怒的样子。虚伪,李锦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李锦住在李斯宅邸里的前几日,李斯总是不见踪迹,李锦除了觉得闷得慌,却也不在意,实在无事可做,便去李斯的书房里看书,不过李锦的性子总是静不下来,看一本换一本的,翻得多了却给他找出几本能耐着性子看下去的书来。

 

那一日李斯到了书房时便看到李锦将脚搁在案上,坐没坐相地胡乱翻着一本被他藏在书房里的小说。李锦见到李斯已丝毫没有了第一天还知道规规矩矩行礼的客气,斜乜了李斯一眼:“看你成日正人君子的样子,却也看这些?”言毕挑衅了对着李斯晃了晃手里的书。

 

封面上的字刺在李斯眼里,实在是太露骨了些,此前他都是独自一人时看的,可还从来没有人拿这挑衅他,李斯耳尖有点红,微微低头不言语。李锦也不着急,安静地欣赏着李斯不如往常那样平静的表情,等着李斯开口的回击,看久了李锦在心里想,就这带点桃花的眼睛,还真有几分好看。

 

“谁许你乱动我的东西?”最后李斯说出口的话显得有些无力,倒像心虚似的。

 

李锦越发得了意:“敢做就敢当呀,这有什么什么大不了的?吓得跟什么似的。”

 

李斯脸上羞赧之意褪了,敛了表情,一脸冰冷,也不管本来进书房是做什么,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李锦没忍住笑了出来,突然觉得,逗这个小美人还是很有意思的。虽然小美人一向不太把表情放到脸上,但是他总能看得出李斯平静之下的一些不为人察的情绪,让他有种得意的感觉。

 

李斯出了书房,被风一吹,倒也不似刚才那样无措了。平心静气地想,他是不忍心当真责怪李锦的,这次他找了李锦本就没安好心,何况李锦从最开始便和他不是一路人,故而李锦虽然胡闹,却叫李斯如何拉的下脸苛责他。

 

这样的事情多了之后,李斯也见怪不怪,有几次干脆被李锦逗得笑了出来,也学会了反唇相讥:“怎么,难道你白长这么大,却从来不做那事的吗?”然后看着李锦突然变了脸色,思量着难道自己猜中了,也便笑得更放肆了。

 

“我们这种人哪有机会儿女情长。”半晌,李锦方才矫揉造作地叹了口气,回敬道“也不像你们这种达官贵人,会有小美人投怀送抱。”说到小美人时,却着实认认真真盯着李斯的脸。

 

李斯脸上一热:“说话便说话,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别人做什么?”

 

“你怎么就断定我说的小美人是你呢?”李锦反问,这下便坐实了有心挑衅,或是调戏。

 

李斯不理会他,转了话锋:“像你这么无赖,是怎么活到如今还没有人要你性命的?”

 

“要我性命的人多了,就是要不到而已。”李锦毫不在意地说,“怎么?不信我?”

 

“怎么会不信你。”李斯敷衍了一句,心里,却是真的不信。纵然他信李锦这个人,却不信眼前这桩事,更不相信他自己,所以光信李锦有什么用?

 

书房的几案上铺着一张图纸,上面用不同的符号做了标记。李斯看着图,而李锦坐在边上翻着被李斯藏在书房里的不能见人的书。他对李斯正经的工作殊无兴趣,只是在发现逗弄李斯特别有趣味之后,倒也收了往外跑的心思,一天大把的时间也跟李斯一起耗在书房里,只不过李斯的时间都耗在伏案上,而李锦的时间都耗在李斯身上。

 

不过这一刻李锦暂时没有惊扰李斯的意思,李斯才得以静下心来看这些。

 

一个月的时间已过半,李斯已经将九皇子宅邸里禁卫的岗哨,行径的路线和轮换的时刻都查得一清二楚,李斯越看越相信,李锦此去必然是一去不回。他跑不了的,李斯想,绝对跑不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多大能耐都不过蚍蜉撼树。李斯甚至能够想象得出李锦被无数把铁剑刺到全身血洞,或者身上插满羽箭的样子。这种幻想令他全身发冷,格外恐惧。

 

而李锦却毫不知情,不识时务地凑上来:“这么专心,又在看什么?”吓得李斯一个激灵,收拾起桌上的图纸,心不在焉地摸了一把李锦的肩,安抚似地拍怕他的背:“没什么。”

 

“跟我要杀的人有关系?”

 

李斯不置可否,李锦也就不问下去。

 

这件事迟早得让李锦知道,而且李锦必然也不会有异议。李锦自认为天下没有他进不去出不来的地方,无论是皇宫还是龙潭虎穴,他都来去自由,绝无退缩的道理。但是李斯却还没有想好如何开口,他倒不怕李锦拒绝,甚至他怕的就是李锦不拒绝。

 

然而,李斯却又不得不这么做,毕竟他还不知道要他这么做的人是谁,却清楚地知道,当年他习武时与他师出同门的小师妹沐沐现在正在他们手里。

 

这便是交换的条件,李斯替他们找人行刺九皇子,事成之后他们便放了沐沐。李斯并不知道事成之后他们会不会当真放了沐沐,事实上,李斯觉得,事成之后他们也不会放了沐沐,甚至会连他一起灭口,但是他并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赌这一把。

 

这事他做也得做,不做他也没得选,而且此刻再想回头,已经没有退路了。李斯痛恨自己的举棋不定。

 

从最开始皇子之间的权斗开始,他就因为犹豫不知道该支持谁,干脆选择置身事外。他对九皇子并无敌意,相反,他其实很看好这位年轻有为的皇子,只是他的性子是不喜参与此事的,才没有公开支持。

 

没想到他有心躲避,别人却并不放过他。李斯猜,那神秘人选择让他来做这事,一是因为他从不参与争权之事,九皇子对他不具有戒心,二来自然是不肯脏了自己的手。

 

沐沐被软禁之后他也想过,便是九皇子真的身死,只怕对方依然不会放过他们。但是他又不能就这么不管小师妹,最终犹犹豫豫之下还是去找了张潇。他当然不能告诉张潇,找刺客是针对九皇子,但他之所以找了张潇,而不是别人,便是希望机警如张潇能看出这其中的古怪来,让九皇子早做准备,他能递的暗示也只有这些,只是不知道张潇和九皇子能猜出多少。

 

然后张潇帮他找来了李锦。当日李锦刚来时,李斯是打算不顾他死活把这事做了,走一步是一步。然而和李锦相处了这几日,他却又愧疚起来,觉得不该再让无辜之人被牵扯进来,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多的犹豫不决。

 

眼看时限将至,李斯不得不下了决心。有了决断之后,李斯反而觉得松了口气。反复想好该怎么说之后,李斯把李锦叫到了书房。

 

“阿锦,”李斯不曾注意过,自己对李锦的称呼何时已经变得如此亲昵了,“你不是问我叫你来所为何事么?”

 

“肯说了?”

 

“你可曾听说过净缘寺?”

 

“那里?”李锦很不屑地笑了,“自然听说过,怎么了?”

 

“你也知道那不是普通的禅寺吧?”

 

“那自然,怎么,要杀的人在那里?”

 

李斯摇头:“不是让你去杀人,而是让你帮我救一个人。”

 

“救人?”

 

“且先不说这个。你对净缘寺知道多少,那里藏了多少高手,你一个人可否应付得过来?”

 

“净缘寺里不干净的勾当太多了,挂羊头卖狗肉而已,看着是佛门净地,实际上却是强盗窝点。我和他们虽然没仇,却也不待见他们。去救人也不难,一路杀进去再一路杀出来而已。”李锦顿了顿,“何况我倒是有消息,净缘寺最近另有别事,估计留守的人不会太多,也就更简单一些。你该不是哪个相好的被扣住了吧?”

 

“别瞎说,”李斯反驳,“她是我的小师妹。”

 

“还说不是相好的?”李锦嘴上促狭地语带讽刺,心里却觉得并不全是玩笑。这个念头才一闪过,李锦便悚然惊觉自己竟然在意这种事。

 

按理说,他这种人便该六亲不认。无牵无挂才可不受挟制,一旦心有杂念,难免要被针对。所以李斯要救师妹,还是其他人,又与他何干,他只拿钱办事就好。

 

李锦自觉这话问出已是僭越,却不想李斯还认真地答了:“真的只是小师妹罢了,可我又不能不管。”

 

李斯不答也就罢了,他答了之后,李锦更是有心试探他:“你这人也是有意思,明明出身官家,结交的却尽是些什么人。又是囚徒,又是师妹的,怎么?我救了她之后,你是不是打算和她行走江湖?”

 

“和她?她许了人的。”李斯正色道。和你倒是可以,反正这官也不想做了,这个念头太突如其来,李斯险些冲动说了出来,幸而及时住了口,却也把自己吓了一跳,怎么会莫名其妙想到这些。压下了纷乱的思绪,李斯问:“既然你熟悉净缘寺,那便不用我另行布置了吧?”

 

李锦心不在焉地点头。

 

“如此,下个月一日,天黑你便去吧。”李斯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没有再多说什么。

 

李锦应了,自去做准备。

 

五天后,夜色掩映下,行动迅捷的黑影悄无声息地没入净缘寺。随后,浓浓的血腥气开始扩散。

 

佛殿后简陋的厢房门被利刃劈开,屋里传来女子的惊呼。

 

“沐沐?”李锦问。

 

“我是。”女孩有些胆怯却依然答应了,“你是谁?”

 

“我不是谁,李斯让我来救你 。”李锦说完也不顾沐沐的反应,有些粗鲁地扣着沐沐的手腕拖着她便往外走。沐沐从小也习过武艺,被李锦拖着也能够借力跟上。外面的人都已被李锦料理干净,故而两个人跑了足够远,也没有人追过来。

 

觉得跑到了足够安全的地方,李锦才放开了手。沐沐站在一边喘了许久才匀了气息,唤了李锦一声:“喂,你们刺杀是成功了,还是……”

 

“什么刺杀?”李锦心里猛然一跳,一句追问截断了沐沐的话,他突然察觉出不对,寒意从心底里漫出来,几乎让他不能动弹。

 

沐沐一时不知道从何回答,一愣神的功夫,李锦却转身跑远了,只听得他留下一句话:“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别再被抓到了。”

 

话音落时,人已不见踪影。

 

书房里出现过的被反复标记的图纸,禁卫轮值的时刻和路线,最初相见那天说到的刺杀,和最后告诉他的毫不相关的任务,一幕幕闪电般在李锦心里划过,虽然一道闪电只能在很短的一刻照亮很小的一部分,拼凑起来却足以揭示全部的真相。

 

他怎么早没觉出不对来。那本才是他的任务,那本该是他去的地方。现在却一定是李斯代他去了。

 

李斯,你怎么可以孤身犯险,怎么能够替我去?你怎么能够如此对待自己?你怎么能够?!

 

 

李斯没有故意隐藏自己的行踪,他也隐藏不了,就凭他的功夫,远达不到在这种警戒森严的王府中来去自如的地步。

 

有刺客的呼喊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火把一个接一个被点燃,将他围绕在中间。

 

李斯没有想过隐藏什么,他倒是希望这出闹剧早点结束。

 

至于李锦和沐沐那边,他已经顾不上了,他只能相信李锦能把沐沐救出来。之后,只要他们不傻,就该知道怎么做才能安全地避开风头,然后各自平安离去。

 

至于他自己——这是李斯算来算去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他的如约出现也不会惊动净缘寺和其他正在盯着他神秘的窥测,换言之,只要有“刺客”如期出现在王府,净缘寺一时半会便不会为难沐沐,等到他们发现来的是李斯而不是李锦时,那个时候李锦应该已经得手了——他只能帮李锦争取这么多的时间。而一场失败的刺杀,不足以让九皇子殒命,最后全部的一切,都只有他一人获罪,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不牵连旁人,最好的解决方式了。

 

李斯没想逃,他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所以当点着火把带着长剑的禁卫将他围住,当弓箭被拉开,箭矢都指着他时,李斯感觉到的,只有轻松。

 

他想象过的李锦的下场,最终却要落在他自己身上。

 

 

火光照得九皇子府邸里亮如白昼,甚至在远处都能看得出那权利的漩涡中心正在爆发了巨变。李锦此刻所有的禁卫一定都警惕了起来,更清楚此刻若是强闯进去必然是有去无回。但是那又怎么样呢,那漩涡的中心,是李斯。纵是刀山火海,他也非去不可。

 

火把后的场景奇异地扭动着,李斯分不清所见的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幻。他只见眼前的人群如被利斧劈开的朽木一般往两侧分开,而李锦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向他行来,剑尖所指处,众人皆退。

 

李斯恍惚地笑了起来,你来干什么?还是说,这只是幻觉?

 

随后李斯觉得自己被人揽着,从禁卫的包围中退了出去。他太痛了,已经忘了刚才中了多少剑,多少箭。他想挣脱,他想放手,他好累,却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被人带着身不由己地上了屋顶。李锦带着他几个起落,便从王府的墙上跃下。

 

李锦带着李斯躲在桥洞下,他们跑不远,李锦看到李斯的第一眼心就凉了,知道没法带着李斯走远,更遑论求医,只有这种地方能勉强暂时地躲开追查。

 

“幸好,你没事。”李斯睁开眼,笑了笑,带了点嗔怪的口气,“你来干什么?这本来是我一个人的事,只罪我一人就好。现在连你也被拖累了。你啊,也太傻了,回头干什么?”李斯说完,头靠到李锦肩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李锦牵起李斯变凉了的手:“我回来陪你。”

-完-

评论(3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