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2(Q7)

各种禁


前文: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1(Q7)


-----------------------------------


那一次柯昌宇的举动虽然甜蜜,却也着实吓到了徐铭枢,因此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老老实实的,即使考试周里柯昌宇经常突然消失,许久不回消息,徐铭枢也没有抱怨过什么。

 

柯昌宇早就告诉过徐铭枢自己在考试周的安排,所以柯昌宇最后一门才考完,徐铭枢的消息就跳了出来:“考得怎么样?”

 

“还不错。”柯昌宇的心情也好,没有必要对着徐铭枢假谦虚。

 

徐铭枢回了一个笑脸,简短的聊天告一段落。

 

眼尖的同学凑了过来:“女朋友吗?”

 

柯昌宇笑着很轻地点了点头。

 

“哎哟羡慕死了,不仅学霸,还和女朋友这么恩爱,到寒假了也不用异地了。”

 

柯昌宇在同学的起哄声中匆匆忙忙离开了教学楼。

 

之后几天就是购买火车票,收拾行李,然后踏上归程。在这几天里,最后一门课也出了成绩,如柯昌宇所预料的,他没有任何发挥失误的地方。

 

没有需要再为成绩担心的地方,于是“学校”两个字就与柯昌宇暂时无关了,而寒假悄然而至。

 

走出火车站的站台就看到等着的父母,妈妈挽着柯昌宇的手臂问一些学校里的事情,当然侧重问了成绩,也当然露出了满意而自豪的笑容。

 

而爸爸则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不做声。

 

坐上车之后,柯昌宇抽空给徐铭枢发了消息,让他知道自己的行程。刚到家第一天柯昌宇肯定是脱不了身的,必须要和家里人好好聊聊这一个学期的经历。

 

晚饭特别丰盛,也是父母为了柯昌宇回家特别做的。饭桌上笑语盈盈的闲话家常继续着。热的饭和滚烫的汤还有真正合口味的菜都是大学食堂里少有的,连聊天都是带着热气的,温暖妥帖。

 

没有压力的环境让柯昌宇整个人都放松和柔软下来。

 

吃完晚饭溜回房间打开电脑,上了QQ和徐铭枢聊了两句,约了明天见,也没有开语音就去睡觉了。熟悉的感觉仿佛回到了高中一样。连躺倒床上的时候都带着笑,梦都是甜的。

 

假期的柯昌宇起得不算很早,也算是补了考试周太拼命缺了的觉。饶是如此他也在中午之前就起了床,却在家里待到了下午才出的门。

 

和徐铭枢见面的地方是KTV,学生结伴出门玩的最常见选择。柯昌宇到的时候徐铭枢已经在了,手插在兜里耍帅似地看着柯昌宇,脸上的笑意根本藏不住。

 

两个人假装正经地应付走了服务生之后,徐铭枢几乎是在门关上的一瞬就就扑到柯昌宇怀里,撒娇似的蹭着柯昌宇的脖子:“腿哥,我好想你。”

 

“我也是。”

 

“你根本就不想我好吧,你心里都是考试。”

 

“哪有,我很想你好吧。”柯昌宇说着戳了戳徐铭枢的脸。

 

徐铭枢拍开柯昌宇的手:“干嘛啊动手动脚的。幼稚。”

 

“这就叫动手动脚?好像是你主动投怀送抱啊。”柯昌宇像安抚小动物一样揉了揉徐铭枢的头发,然后手伸到更下流的地方,“而且,你硬了。”

 

看着徐铭枢仿佛秘密被戳破似的表情,柯昌宇忍不住继续逗他:“这就硬了,你到底憋了多久,还是,有那么想我?”

 

虽然完全没有禁欲,但徐铭枢看到柯昌宇当然很容易就有反应,毕竟也是很久没有见到,实在太想念,而如今恋人就活生生在自己面前,如何按得住心里面的悸动,以至于徐铭枢见到柯昌宇之后只要很普通的接触,甚至不用太过暧昧,他就简直忍耐不住。

 

原本徐铭枢才不介意和柯昌宇说些肉麻的情话或是成年人的话题,也是更多掌握主动权的人,但是自己先有了反应还被柯昌宇先一步戳破,让他顿时措手不及,意外地红了脸,简直不知道说什么话好。

 

“哇上了几个月大学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流氓?你大学里到底学了什么?”最后说出的抱怨好像是青涩的小男生,连徐铭枢自己都觉得丢人,弄得柯昌宇也不好意思再逗他。

 

有口无心地唱了几首歌之后,徐铭枢终于从刚才的尴尬中缓解过来。不再尴尬的徐铭枢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地唱歌,像没骨头一样靠到柯昌宇身上,然后逐渐往下滑,把柯昌宇的大腿当成了枕头。这个动作已经有些色情的意味了,徐铭枢勾着柯昌宇的脖子,让柯昌宇俯身和自己亲吻。吻得投入时,徐铭枢爬起身把柯昌宇按到沙发上,两个人几乎变成了平日在床上的动作。

 

胸口紧贴在一起有一种窒息感,唇舌分开时唾液拉出的银丝是欲望太过火的证明。徐铭枢撑着自己俯视着柯昌宇,柯昌宇睁眼,看到徐铭枢的眼睛,仿佛有星星在他瞳孔里闪光,眼神里有浓得化不开却又说不清的情愫,像极了高中那天在柯昌宇的宿舍里,两个人为了躲避宿管老师而靠在一起,柯昌宇无意间看到的徐铭枢的眼神。

 

他们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最开始意识到彼此对对方的感情。现在想来恍如隔世,好像是很久远的以前,却又近在眼前,从来没有变过。

 

徐铭枢看了柯昌宇一会,再次吻了下来,但是他们的动作太露骨,柯昌宇有些担心往来的服务员看到,推拒着让徐铭枢停下:“别乱来,万一被人看见。”

 

“他们又不认识我们,怕什么?”徐铭枢近乎无赖地说着,手不老实地揉捏着柯昌宇的裤裆,直把柯昌宇搞到有了反应才停手。

 

柯昌宇虽然怕被人看到的害羞,却早习惯了徐铭枢这样的举动,何况也确实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于是默许了。徐铭枢得寸进尺地凑到柯昌宇身边,对着他的耳朵又吹又舔,硬是把柯昌宇弄得脸红心跳心思不稳,才凑在他耳边说:“今天我爸妈在家,只能出去开钟点房咯。”

 

柯昌宇倒不反对:“行啊,反正本来我也不能一回家就夜不归宿。”

 

“那说好了。”徐铭枢说着在柯昌宇脸颊上轻而快递啄了一下。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3(Q7)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