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队长职责(狗锅)

无脑OOC傻白甜幼稚病幼儿园语气的狗锅无差小段子一个

梗就是Uzi被骨头卡住香锅陪他去医院这件事。


就极端粗制滥造而且幼稚白痴,就特别幼儿园,从语气到文笔到用词到一切。就特别OOC。


--------------------------------------


史森明大呼小叫地说简自豪喉咙被鸡骨头卡住的时候,刘世宇是紧张了一下的,但是看到一群不学好的家伙已经开始讨论谁的舌头长帮简自豪舔出来这件事,便知道没什么大问题,刚刚提起的心放了一下,转而跟着一群不当人的队友一起围观可怜巴巴的简自豪。

 

看着前来围观珍惜动物的队友不正经又忍不住的笑意,简自豪觉得自己也很委屈。这事说大吧,也真不大,一块骨头卡了一小时他也没有任何危险的感觉,从这个角度来说确实不是大事;但是说小呢也不小,毕竟他们一群人坐在基地里,谁也没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思来想去,只有去医院一种选择。

 

一群没人性的家伙一听要去医院便各自“有事”了,只有刘世宇人性尚存,带着对简自豪身体状况的担忧表示愿意履行队长的指责,把队员送去医院:“走吧,简图图,我陪你去医院。”毕竟协助保障选手生活顺利身体健康也确实是队长责任范围的一部分。

 

简自豪乖的要命地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看着刘世宇心急火燎地地对着打车软件嘀咕着:“怎么还没有人接单?这群司机也太势利了吧。”最终提出建议:“反正也不远,不如我们走过去吧?”

 

“不行不行,你喉咙里卡着骨头呢,打车去医院。”刘世宇果断否定了简自豪的提议,开玩笑,喉咙里卡着东西多危险,哪能走个几百米一公里的路呢,为了队员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这十几二十来块的车他堂堂一个队长是打不起了还是怎么的?哪有让喉咙里卡着东西的人自己走去医院的道理?但无奈基地距离医院实在太近,迟迟无人愿意接单。

 

“就很近的,走过去就好了。”简自豪再次提议。

 

刘世宇真是头都大了,感觉发际线都更加后退了,抬头瞪了简自豪一眼。简自豪看起来有点紧张,却还是坚持说:“就……想……走一走。”很短的一句话被简自豪说得七零八落,主要是他活生生吞掉了想字后面原本应该出现的“你陪我”三个字,于是整句话的语气变得很奇怪。

 

刘世宇也没办法,看了看没人接单的打车软件,在心里骂了一句,退出打车界面,拿起外套和简自豪一起出了门。

 

医院距离他们确实不远,一个起步价都不到的距离,步行也就二十分钟。基地所在的地方是居民区,沿街并不灯火通明,但也不算荒无人烟。两个人沉默地走出了百来米,刘世宇一心留神简自豪,生怕本来没事走出事来,紧张得要命,眼睛就盯着他身上不挪窝,把本来不紧张的简自豪也盯得紧张起来:“你干嘛?”

 

“你,那个,感觉还好吧?”

 

“挺好的。”

 

“哦。”

 

两个紧张的人紧张起来话都有点不会说话,钢铁直男的尴尬对话让气氛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了,刘世宇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一点,因为他看到简自豪的脸不知道是感觉羞耻还是被卡着喉咙憋得难受,变得更加红了。

 

“真的没事吗?你脸好红啊。”

 

“没事没事,就有点冷。”

 

有点冷,刘世宇内心腹诽,让你大冬天的还要在外面走路,还拖着我陪你一起受罪。虽然这么想着,却还是心疼自家AD被骨头卡了半天最后不得不去医院这件事,作为队长,如果对此毫无感情波动,也太不当人了。

 

可能是说话的时候吸入了冷空气,或者是骨头卡着真的不舒服,简自豪冷不丁咳嗽起来,开始是很轻的喉咙不舒服的声音,然后开始变得大声且控制不住,这可把刘世宇的发际线都快吓飞了,又不敢帮简自豪拍,只能手足无措地干站着等简自豪咳嗽完,才憋出一句:“你你你真没事吗?不然现在打车吧?”

 

“就几百米了哪里打得到嘛。”简自豪咕哝着抗议,看着刘世宇紧张的样子,又回想到今天坚持走路去医院的初衷。看似纯良的AD对于如何利用演技引诱对方鲁莽进攻非常有心得,而前面的意外咳嗽则给了表演一个自然铺垫,这种技巧面对处于紧张状态的对象格外好用,简自豪无辜又焦虑地问:“咳嗽了一下有点难受,你说,我会不会噎死啊。”

 

“呸呸呸!”虽然理智告诉刘世宇卡了一个小时也没出毛病,再多卡一会也不会突然就噎死了,但是对简自豪的口无遮拦还是觉得非常忌讳,但是又不能对一脸无辜的简自豪破口大骂,只能摆出队长的架子一本正经地教训:“不准乱说自己听到没简图图?”

 

“可是……可是有点难受嘛。”简自豪的表情垮了下来,看得刘世宇不仅紧张而且开始心疼,但是简自豪后面的话却全然和什么乖巧委屈毫不相关:“要不然,你帮我舔出来?”

 

“我要是能帮你舔出来我们还需要去医院吗?”刘世宇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自己好像中计了,脸开始变得和简自豪一样红,无数“卧槽好像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好像没有不对”的念头汹涌而出,脑子和心跳都变得不正常起来。

 

扰乱对方的心态是第一步,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就步步紧逼则是进阶。“那至少要亲亲才能好。”简自豪的语气听起来相当委屈,完美掩盖了自己想笑场的本质。

 

套路,全是套路!刘世宇愤怒地想。

 

但是瞥见简自豪闪烁着期待的眼睛,便失去了拒绝或者责备的强势。偏偏演技AD还看起来特别委屈又无辜,适时地咳嗽一下提醒着自家队长自己现在是“病人”的现状。

 

刘世宇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作为队长,安抚队友情绪保障队友身体健康乃是他的职责。于是无可奈何的刘世宇用嘴唇飞快又轻巧地在简自豪嘴角轻轻印了一下,然后问:“那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嗯,好像是好点了。”简自豪乖巧地说。

 

话是这么说,但他的脸却更红了。刘世宇不知道这是不是表明卡住的情况更严重了,走到医院门口的刘世宇想着,果然还是看医生最要紧了。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