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恍若不闻(SD)

其实原名叫“自取其辱”,但是这么来的话会被打死吧……但我真的喜欢原标题。

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单纯CP脑而已。

写于VG输给RW之后,没什么情节,就一大堆脑内描写,所以非常无趣,非常娘炮,非常OOC。

不建议阅读。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出来,明明写得很痛苦,比脑洞痛苦多了,又不好看,比单纯开脑洞无趣多了。脑洞一旦具现化就会褪色,很多可能性就会消失,塌缩成无趣的实体,让我觉得写出来确实是个错误。但是反正写出来了……╮(╯_╰)╭


-----------------------------------------------------


比赛结束,镜头从直播屏幕切到舞台上。金太相没有像平时那样疯疯癫癫的高兴,平静得异常刻意,他对哪一场胜利都兴奋得像是意外之喜,唯独这一局比赛结束,他没有庆祝。

 

白多训远远瞥见了RW那里的情形,知道金太相有心避嫌,不想落人口舌,却已然顾不上与平日不同的理性欲盖弥彰地描绘出这场比赛的不同寻常。白多训觉得喉咙发紧,拉开了高领外套的拉链,心不在焉地拉着新中单的手笑着说了句笑话,以示自己毫不在意,其实他根本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倒是队友配合地露出笑容。

 

都太配合了,无论是金太相,还是白多训,还是在场的任何人,都配合而克制地礼貌着,小心翼翼地绕开危险区——倒是泾渭分明地把不能触碰的什么给彻底划了出来。有些东西就是越回避,越醒目,招摇着提醒所有人。

 

白多训看着金太相走过来握手,从他们队伍的辅助开始,一点一点靠近他。在终于轮到他的时候,白多训主动伸了手。然后对上了金太相的眼睛。金太相脸上已经没有了一贯以来的礼貌微笑——金太相放松的时候总是带着笑意,但面对白多训的时候却拘束地抿着嘴,倒也没有摆出难看的表情,只是显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不能笑,不能不笑,不能不高兴,不能太冷漠,更不能没礼貌,所有的不能混在一起,让金太相看起来甚至有点委屈。

 

也许是白多训的主动让金太相觉得意外,他直着背抬着头盯着白多训的眼睛,仿佛是要看出这份主动背后的深意。但那也不过一瞬间而已,甚至没有一点停顿,金太相如对其他所有人一样对他鞠了一躬,草草了事,不如和别人握手时那么诚恳,却也尽了礼数,没有让人难堪。

 

白多训眼角余光瞥见与他错身而过之后,金太相嘴角有了一抹笑意。不是兴奋,也不是嘲弄,反而有些无奈,甚至清冷,就跟刚才面对白多训的表情一样,其实最多的还是无可奈何。

 

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回座位的时候白多训是往靠近金太相的那边转身的。他发誓这不是有意为之,却不否认是某种下意识行为,想再多看一眼那个人,哪怕多看一眼也并不能多了解一点那个人,哪怕多看一眼也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即使做任何一切都于事无补的他,至少也还拥有远远观望的权利。就像和RNG的比赛之后,他透过安全门的玻璃,看到金太相在楼梯里抽烟一样,他至少有远远看着那个人的权利。

 

回到后台,手机上跳出的是来自金韩泉的消息:“还好吧?”

 

白多训苦笑着回复:“没事。”

 

很快收到了回复:“没事就好,加油。”

 

金韩泉会在这种时候给他发消息,是因为白多训在VG找他之后,曾经和金韩泉讨论过。当时金韩泉有点惊讶他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开始找队伍,也非常实际地帮他分析了利弊——如果要出成绩,要去队友给力的队伍,但是那些队伍也有打得好的打野在了,所以这种时候找队伍,并不容易。

 

对于VG,金韩泉只说,相比起没有队伍的状态,去VG也不是坏事。

 

白多训当时自相矛盾地回复了一句想休息,他其实不想休息,如果想休息,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开始找队伍。他只是矛盾,但其实内心早就有了定论,找金韩泉讨论无非是需要外力再帮他做最后的确认,推他一手而已。

 

做出决定时,白多训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鲁莽了。加入VG意味着他必然要和金太相在赛场上见面,而VG的状态如何他当然清楚,这也意味着他和金太相唯一一次交手必然将以他的失败告终,他没有第二次机会,只要他答应VG,这就是写定的剧情。白多训不做梦,不幻想什么奇迹,金太相和他的决裂教会了他这一点,让他变得比过去更加现实和清醒。

 

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选择加入VG。他确实是想好的,也接受这一切,因为他想要的只是重新回到LPL而已。他想回到LPL,一如当年他想逃离LPL。

 

2017年末的转会期,白多训不是没有收到战队的邀请,LPL的,LCK的,甚至海外赛区的,然而他拒绝了其中的大部分,首先拒绝的就是LPL赛区的队伍。那个时候的他是真的累了,所在的队伍成绩不如人意,风雨飘摇,而金太相在LPL的存在则像一根刺,提醒着他过去那些荒唐,就算不致命,也实在太痛,痛到他不堪折磨,不能回头。当时的他真是发誓哪怕就此退役都不要再去面对金太相。金太相是不会离开LPL的,这点白多训很清楚,所以他只能自己走。然而LCK顶尖的队伍都更愿意维持稳固的阵容,而愿意接纳他的队伍,都是不容易出成绩的队伍,这又让白多训望而却步。于是直到新赛季开始,白多训依然是孤家寡人。

 

没有比赛和训练来填补时间,随之而来的是大段的空闲,即使他用高强度的游戏来试图填上这些空白,却依然填补不了心里的空洞和随之而来的胡思乱想。

 

真是没用啊,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最想的还是LPL,还是……

 

白多训当然知道自己怀念的不是LPL,也不是在中国的时间,而是那个人,在中国的那个人,金太相。之前训练、比赛、仇恨、还有在身边的队友填满了他所有的生活,让他无暇去思考,直到突然只剩下他一个人,白多训才发现,自己最控制不住要想起的,还是那个自以为已经忘记,自以为已经连恨都不恨的那个人——也许确实是不恨了,却依然没办法装作若无其事地放下。

 

他开始控制不住地想他们当年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从一起染发,一切学中文,一起吃东西,到发生太过亲密的关系。也包括他们最后分道扬镳的每一步,两个人谁都不肯退让的每一步。没错,金太相从来没有让步过,但是他白多训又何尝不是如此?

 

回忆汹涌如海浪将他淹没,而他则是溺水的人,被拖着沉入深海,越来越深,越来越无可挣扎,只能眼看着自己溺毙其中。直到那时他才意识到,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只能回LPL。无论有多痛,多有不堪折磨,他都要去受这个折磨,有多不能回头,他都必须回头。而正是那个时候,VG找到了他。

 

比赛结束之后的白多训去楼梯间抽烟,隔着安全门上的玻璃看到金太相和成衍俊勾肩搭背地走出媒体室。金太相出媒体室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往楼梯安全门这里扭了一下头,白多训觉得应该是无意而为,也不确定金太相是不是看见了自己,就像自己那天在走廊里,远远看着门后的金太相一样。那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去叫住他,想去说什么,但是他没有,他不知道金太相是否也有和他一样的冲动。

 

他也不知道金太相何时学会了抽烟,因为记忆中过去的金太相并不抽烟。

 

他也不知道金太相为何无论版本总是偏爱进攻型打野。

 

他也不知道金太相在面对VG的时候安排了什么样的战术。

 

他全都不知道,他假装他不知道。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