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5(Q7)

各种禁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4(Q7)


-------------------------------------------------


第二天两个人起得不算早也不算晚,学生的生物钟影响下,即使是赖床,两个人也控制在中午之前退了房。

 

按照柯昌宇一向的习惯,早饭是必不可少的。连锁的老字号点心店里,徐铭枢搅动着甜豆浆——并不是真心诚意想吃早饭,只是陪着柯昌宇吃一点而已,毕竟他不能傻坐着,所以只叫了个喝的。

 

柯昌宇认真地低头吃着早点,就像他做作业一样认真——他做什么都认真。

 

认认真真吃着早饭的柯昌宇认认真真看着手机日历宣布:“马上就过年了。从除夕开始,一直到初四我都没空了哦。”

 

“哦。”徐铭枢应了声,也说不上有什么情绪。

 

“你真的有做寒假作业吗?”最后柯昌宇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没有啊。”徐铭枢回答的时候不自觉扭动了一下,没有过去的理直气壮,倒有些如坐针毡的样子。

 

柯昌宇沉默了一会,最后叹了口气:“算了,寒假过年的。”他早猜到了徐铭枢必然不会做,但是已经懒得去深究这些了。

 

“过完年会补一点得啦。”徐铭枢亡羊补牢地解释。

 

“你会补才怪。”柯昌宇对徐铭枢的性格也是门清,你到时候只会想约我而已,柯昌宇想,“算了算了,我都习惯了,我都认命了。”

 

吃完早饭的两个人各自回家。学生到了寒假,但是上班族并没有,所以柯昌宇到家的时候,父母都已经工作去了,柯昌宇还得以又补了一会觉。

 

之后几天柯昌宇和徐铭枢的交流基本都在线上解决,白天没完没了地聊QQ,晚上则躲进暖烘烘的杯子里开着语音,在时不时网络连接不稳定的延迟和停顿中漫无边际地聊天,直到困意将他们都淹没,睁不开眼的两个人才互道晚安之后掐掉语音通话。

 

新年里面的走亲访友是必不可少的,柯昌宇不知道徐铭枢为什么连这种事都可以逃得掉,反正作为“别人家的孩子”,乖如柯昌宇,即使本身并不喜欢这种活动,却也总是带着最乖巧妥帖的礼貌笑容跟在父母身后,接受来自各位认与不认识的亲戚们滔滔不绝的夸奖。

 

为了将懂事的形象贯彻落实到底,这种时候柯昌宇甚至连手机都不怎么玩,要么扮演着一个好哥哥的角色,和更小一点却闹腾的孩子一起玩游戏,要么就是和长辈聊天,听他们批判新闻里的每一个政策,回答他们热衷于知道的每一个八卦细节。反正他的成绩绝对经得起推敲,对于以后的生活也都有不错的规划。他的绩点可以在长辈中引起足够的赞叹,他和他的父母也都乐意其他人聊起这个话题,至于以后,考英语——雅思或者托福,然后读研,之后工作,说起来很常规的路,好走也不好走。

 

这样规划的人太多了,真正能够走得顺利,却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当然对柯昌宇来说,他从不担心这种显然在控制中的未来。

 

唯一麻烦一点的问题是总有叔叔伯伯级别的男性长辈,喜欢自以为幽默地打趣着着问他是不是有女朋友,引得七大姨八大姑跟着起哄要给他介绍相亲对象。

 

这种时候的柯昌宇就一低头,带着羞涩的微笑沉默以对,而他的妈妈总会帮他接下这阵攻势:“不要开玩笑,孩子还小呢。”

 

“是的呀,男孩子不急的。”起哄着的女性亲戚们往往这么接过话头,“男孩子年龄越大越值钱的,到时候出国留学找个外国媳妇回来呀。”

 

柯昌宇不想反驳,他总是避开各种不必要的麻烦,只是继续低着头笑,一脸乖巧的样子。这种时候亲戚们的打趣也就到了头,这个话题不会深究了。

 

不过这种时候,柯昌宇都会装作若无其事地拿出手机看一眼,飞快地给徐铭枢发去一行信息:“你在干嘛?”

 

“没干嘛。你呢?”似乎根本不用拜年的徐铭枢每天都闲的要死地盯着手机或者电脑,这种消息总是秒回。

 

“想你。”柯昌宇回复。

 

“你不是在拜年?”徐铭枢并没有理会柯昌宇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

 

“我被催婚了。”柯昌宇边打字边笑。

 

“我就说啊怎么突然想我。他们不催婚你还不想我呢。”徐铭枢依旧不领情。

 

“不说了,不然他们又要念我我玩手机。”柯昌宇发完这条就锁了屏幕。不留一点破绽给喜欢教育人的长辈们。

 

这种拜年活动从年初一持续到年初六,比柯昌宇本来预计的更长。柯昌宇不得不在年初四通知徐铭枢他的时间变化,徐铭枢也没说什么。过年期间虽然徐铭枢自己闲的要命,却还算理解柯昌宇的脱不开身,

 

年初六在外面和亲戚一起吃过晚饭回到家之后,柯昌宇一头扎进房间开了电脑。至于他的父母,则抢占了浴室,要早早洗完澡休息,为第二天的工作养精蓄锐。

 

“明天有空吗?”徐铭枢知道柯昌宇的拜年活动告一段落之后,不依不饶就开始打自己的小算盘了。

 

柯昌宇下意识往浴室方向侧了头——尽管他关着门什么都看不到,思考了一会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有空啊。”

 

从除夕到年初六大多数时间都在看长辈,年初七也该把时间给“同学”了,光明正大的理由,何况这是他的寒假,学生的寒假,这种自由支配的时间,柯昌宇想做什么,他的父母都不会反对的。

 

“好,那到时候见。晚安。”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之后,徐铭枢最后总结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下线了。

 

柯昌宇甚至能想到徐铭枢带着幼稚期待去睡觉的样子,想着想着自己笑了出来。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6(Q7)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