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6(Q7)

三禁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5(Q7)


---------------------------------------------------


年初七下午,依旧是宾馆的钟点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年长假的关系,或者是之前几天疯得够了,这一次两人没有一进房间就干柴烈火。徐铭枢进了房间就懒懒地躺到床上,看着甚至没有想做的样子。柯昌宇躺到他身边,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躺了一会,都没有说话。终究是柯昌宇的好奇心打破了沉默:“上次说是时间用在刀刃上。”

 

“你这么饥渴呀?”徐铭枢翻身压到柯昌宇身上。

 

“好奇而已,什么时候你转性做好人了?”

 

“就只是突然觉得,就这么躺着安安静静也挺好的。”

 

“不做也挺好的?”

 

“也挺好的。”

 

“那就不做了?”柯昌宇知道徐铭枢才不会真的放弃,故意逗他。

 

果然看见徐铭枢的表情变得不情不愿起来,但是自己说的话又不好收回,只能一咬牙:“不做就不做嘛。”

 

“逗你的,看你急得什么样。”柯昌宇捏了捏徐铭枢的脸,“你先去洗个澡?再懒就真的没时间了。”

 

徐铭枢也就真按柯昌宇说的去洗了澡,之后就如他们之前每一次一样,熟练得不能再熟练地发生了。只是大约进房间时就不那么着急,这一次徐铭枢也不如以往那样迫切,放慢了节奏让他显得温柔了不少。柯昌宇也被他影响了,躺在床上全程懒洋洋得不想动,却也懒洋洋地不想掩饰自己的呻吟,每一声都像是猫爪子挠在徐铭枢心上,痒得不行,却又不舍得太粗鲁。

 

这样懒惰的情事持续得也比平时更久一些。结束了之后两个人决定一起去洗澡,倒是淋浴时候的拥吻又有点勾引起他们本不算浓烈的火气,差点又要做一回,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洗干净的两个人更加不着急地躺在床上,继续沉默着,却不尴尬,反而觉得安安静静有一种特别宁定的感觉,于是谁都不想先开口打破这份安宁。

 

柯昌宇是很享受这种氛围的,所以最后先开口的是徐铭枢:“过会你是回家还是怎么啊?”

 

柯昌宇心领神会“你想去哪里嘛?”

 

“吃饭,开黑,唱歌,看电影,随便干点什么嘛。”

 

“行啊,随便你。反正先吃饭?”

 

见柯昌宇应允了,徐铭枢便掏出手机查询附近适合吃饭的地方,然后凑到柯昌宇身边让他一起看,问他的决定。柯昌宇觉得徐铭枢多动症的样子比手机上的饭店好看多了,一直盯着身边人的侧脸看,徐铭枢问他什么都答不出个所以,最后得不到回应的徐铭枢有些不满意了:“腿哥你在看什么?”

 

“看你。”柯昌宇坦坦然然地回答。

 

一句话让徐铭枢没了脾气,毫无底气地随便咕哝了一句什么,又低头回去看手机。

 

像是一只耍脾气的小动物,柯昌宇想着,于是顺手摸了摸徐铭枢的脑袋。

 

退了房之后柯昌宇笃定地跟着徐铭枢,由徐铭枢把他带去选好的地方吃饭。

 

环境比较安静的日料店,没有几个客人,徐铭枢和柯昌宇坐在角落的位置,店里的气氛让他们也不得不压低了声音说话。

 

“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啊?”

 

“过几天就走了。”柯昌宇回答,然后像知道徐铭枢在想什么,补了一句,“只能约最后一次了哦。”

 

“好嘛。”徐铭枢的声音里有些不悦,“为什么就警告我这个,我又不是色魔。”

 

“这是警告吗?”柯昌宇捏了捏徐铭枢因为不太高兴而有些不自觉鼓起的嘴,“你不是色魔吗?”

 

“不是呀。”徐铭枢抗议着。

 

“那不约了哦。”这样逗徐铭枢屡试不爽。

 

“什么嘛腿哥,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坏了?”徐铭枢果然皱起眉。

 

“看你可爱才想逗你,我哪一次真的不依你了?”

 

就像柯昌宇面对撒娇的徐铭枢总是毫无办法一样,其实面对日益变坏,不再依他顺他,而是动不动就要逗他的柯昌宇,徐铭枢也是没有丁点办法了,什么样的抗议都显得毫无用处,只能低头吃饭。

 

吃晚饭之后两个人在电影、唱歌和开黑之间还是选择了开黑。刚刚做过一场的他们都并不太想独处,那太容易撩出火了,万一又撩出来对他们都不算是好事。

 

开黑是有稳定车队的,而无论来的是苏汉伟还是王海郦,金灏都要哀嚎自己是唯一单身狗,无论向人杰怎么撇清怎么解释自己和两位学弟都清清白白也没用。这天来的是苏汉伟,毕竟王海郦还在为他的中考挣扎。

 

相比起王海郦,苏汉伟的话更加少一点,金灏的玩笑也就更加肆无忌惮。

 

但是苏汉伟并不愿意被开这种玩笑,所以眼睛里的不满任谁都看得出。不过无论是柯昌宇还是徐铭枢都没有阻止金灏的意思,于是这件事还是得向人杰亲自来。

 

但是向人杰越否认,就越显得回护苏汉伟,于是金灏的玩笑又有了新的证据。很快三个人就开始鸡飞狗跳地相互嘴炮起来,连一直不开口的苏汉伟都被激得不得不开口反驳。

 

徐铭枢就站在金灏边上笑着煽风点火,被向人杰笑基佬看人都是基佬,徐铭枢和柯昌宇也都不生气,一句基佬看基佬就是特别准,就算他的学弟清白他本人也肯定不清白把向人杰怼得无言以对,连说没见过这么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二的。徐铭枢倒是坦然:“我们本来就是基佬啊,承认一下事实不算自损吧?”如此一来向人杰在嘴炮大战中彻底败北。

 

柯昌宇就站在一边看几个年龄比他笑的男孩子相互嘴炮,抱着胳膊安安静静地笑,感觉自己真有种老父亲看儿子的感觉。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7(Q7)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