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7(Q7)

三禁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6(Q7)


------------------------------------------


开学之前最后一次和徐铭枢约会的时候,柯昌宇依旧用同学聚会做借口。

 

“怎么这个寒假出去这么频繁?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他的父亲打趣着自己的儿子。

 

柯昌宇却惊讶于自己竟然已经引起了父亲的关注,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讷讷地低了头。

 

“要对人家姑娘负责啊。”父亲又笑着补了一句。

 

柯昌宇有些心虚,不知道该不该应。

 

“什么恋爱不恋爱的,”母亲看出儿子的羞涩,打圆场说,“儿子都被你说得不好意思了。大学生了是会和朋友一起玩多一点。其他小孩子都出去玩,就我们还像高中生一样被管头管脚怎么行?别理你爸爸,跟同学就玩的开心。”

 

见父母只是开玩笑,并没有真的对他的“恋爱”追根究底,柯昌宇这才放了心,几乎像是逃跑似得出了门。

 

“怎么了?今天你心不在焉的。”见了徐铭枢的时候,柯昌宇不由自主地又回想起父母说的话,有些走神。徐铭枢这种小人精学习不行,察言观色倒是在行,立刻发现了不对。

 

“没什么。”柯昌宇打起精神敷衍了一句,想着这事不能说给徐铭枢,至少现在不行。在大学里因为没公布徐铭枢是他的男朋友,就被闹了他好几回。这种大事要是让徐铭枢记在心里,以后不知道怎么闹,还是自己一个人从长计议为好。

 

徐铭枢倒也没有继续追究柯昌宇的心事,反正他很确信柯昌宇并不会对他耍什么花招,既然柯昌宇不肯说,那必然是他帮不上的事,就也不问,岔开了话题。

 

柯昌宇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徐铭枢对他的依赖是清楚直白地写在床笫之事中的。这天夜里徐铭枢把他折腾到了很晚,甚至有些鲁莽和过火,又在结束之后仿佛受了委屈似的撒娇地往人怀里钻。

 

柯昌宇又困又累到意识模糊,却还能够下意识地搂着徐铭枢拍着哄着。第二天一早,柯昌宇在全身酸痛中醒过来,发现徐铭枢缠在自己身上缠得死紧,根本弄不下来。柯昌宇忍不住笑着去摸徐铭枢的头发,他都觉得自己对这个小男朋友是不是太过于“慈祥”了。

 

柯昌宇回学校的时候是跟徐铭枢说了不送的,但是在和父母道别的时候却看见徐铭枢装作路人的样子路过,把柯昌宇看得心里一跳。父母还在叮嘱一些细枝末节的琐事,柯昌宇却心不在焉地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只是机械地应着,一如既往地维持乖孩子的表象——反正他本就得心应手,而眼睛却控制不住去看站在一边的徐铭枢。

 

徐铭枢装一如既往耍帅装潇洒地对柯昌宇挥挥手。柯昌宇想笑,但是不敢笑,想回应,却也不敢动,心里的温柔仿佛是装满了杯子的温热糖水,微微一荡都要溢出无数湿润甜腻来。

 

应付完了父母的叮嘱,柯昌宇便检票进站了,却又在过了闸机后没忍住往徐铭枢的方向悄悄回头。果然看见徐铭枢还站在原地,笑得嘴七歪八扭地,对他抬下巴。

 

真好看啊。这是柯昌宇脑子里剩下的全部的念头,这个小男孩子,无论平时多混,床上多么无理取闹,在收敛了那些乖僻的性子之后,剩下的总还是好看和温柔。毕竟那还只是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孩子,柯昌宇想着,自己的男朋友是这样又乖又好看,真的是很幸运。

 

大一下学期,柯昌宇早已习惯了大学生活,而徐铭枢也习惯了柯昌宇的生活。异地的两个人没有再像大一上那样发生更多摩擦。如果有空闲,柯昌宇会经常和徐铭枢一起开黑聊天。毕竟男孩子心大,游戏打多了也就不纠结你是不是爱我或者我有多重要的问题了,相处变得平静而理性。

 

“老夫老妻。”徐铭枢为他们的交往模式下了一个定论,又补充说,“其实也挺好的。”

 

没有那么好,柯昌宇知道。也许对他自己来说,是挺好的,他天生是爱静的性子,确实喜欢这种简单的交流方式。但是柯昌宇知道,对于徐铭枢这种爱闹,爱粘人,需要人陪的性子来说,他们当下的关系是没有那么好的。徐铭枢为他做了多少牺牲和迁就,柯昌宇不是不知道。“很快就暑假了,到时候回来就又能见了。”柯昌宇安慰徐铭枢说,“到时候我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陪你。”

 

徐铭枢有些得意地哼了一声:“算你有良心。”语气里的愉悦一听便知,柯昌宇也被他逗得忍不住弯起嘴角。

 

两个人聊这话的时候确实已经接近暑假了。六月的天气不算最热,却也算是跨进了夏天,大晴日骄阳似火,算是考试的好日子。只要是个学生,都要在这一个月里接受重重试卷的轰炸。然而也正是这个时候,距离放假只有一步之遥,之后是漫长的休息、升年级或者换学校,和随之而来的新生活,所以总让人生出许多幻想。

 

这些幻想就体现在学生们考试前后叽叽喳喳的聊天里,考试之后扎堆幻想着之后几个月,乃至一年,乃至几年人生的学生,真的像是树梢上的鸟一样,带着无穷的活力和青春,也散播者自己有无穷活力和青春的消息。他们的未来如何此刻他们并不知道,他们说的一切大约也是说过就忘,但是他们有些喧嚣的声音,便就是六月的夏天。

 

柯昌宇压着六月的末尾回了家,然后在空调房里过了两天,跨入了七月。大概对于学生来说,6月30日和7月1日是有着极大不同的,仿佛一天时间就换了季节,12点一过,进了七月,就是正正式式进了夏天。夏天的街上比春天更具有生命力,便是放假的学生们带来的。

 

街上突然多出的学生让整个夏天都热闹了起来。柯昌宇和徐铭枢作为最最普通的学生,是不会被夏天拒之门外的。七月头的开黑一如既往,固定的网吧固定的人——只缺一个中单。向人杰来的时候怪柯昌宇不早约,所以苏汉伟出门旅游去了,七月下旬的车队才能拉他上车。

 

“那无双呢?无双不是考好了吗?怎么还不来?”金灏想起了他们老车队的另外一个人,虽然王海郦如果出现就意味着没有像样的中单,但是熟人五黑讲究的从来就不是赢,当然希望人能够凑得齐。

 

“他……”向人杰的语气有些犹豫,“好像没考好。”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8(Q7)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