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床,而不伴(JDG下路+上中)

三禁

七煌视频里牙膏绿毛选床伴的梗……吧……

没什么CP感╮(╯_╰)╭


给自己定题的深夜60分,从写到发布都没有花60分钟。但是相应的,就短。


--------------------------------------------


“哎,他们是不是也睡了?”

 

“好像还没有。”

 

没开灯的走廊上,两个一看就有几百斤的影子叠在一起,窃窃私语。

 

“要不就他们了。”

 

“那你敲门。”

 

“凭什么是我敲?你敲呀。”

 

“靠,凭什么是我?”

 

在别人房门口鬼鬼祟祟的黑白包子兄弟推推搡搡,也没确定谁去敲门,曾奇却在推搡中一头撞到了门上,发出一声闷响。

 

得了,这回也不用谁用手敲了,房里人自然知道了外面有客。只是若让他们知道这一出用头敲门,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谁啊?来了?”房间主人的声音传了出来,门应声而开。用头撞门的曾奇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摔了进去。吓得来开门的左名豪伸手去接,却又被他的体重震得后退一步,方才把人扶稳了。

 

曾奇背后,张星冉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嘲笑着中单的窘迫。唯一可取的是担心惊吓基地里其他已经睡了的人,笑得尚不算大声,但曾奇依然觉得脸面丢尽,至少得有五分钟不想搭理他。

 

“干什么?”已经准备上床睡觉的李东昱坐在床沿,听着门口的动静好奇发问。

 

“就是呀,干什么?半夜三更来敲别人门干什么?”左名豪接过李东昱的话头连环发问。

 

曾奇还沉浸在撞门和摔倒的羞耻中,一时不想说话,张星冉便开口解释:“那个……我们房间空调坏了。”

 

时值盛夏,夏季赛还没有开始,但是训练已经展开的如火如荼,包子兄弟双排嗨了,是最后离开训练室的人。但是回到房间傻了眼,空调莫名失灵,无论如何修不好。半夜三更,两兄弟本不想麻烦别人,原说随便凑活一晚,白天再找人来修,无奈天实在太热,饶是他们把电扇开到最大又大开门窗通风,却只徒增蚊子和噪音,依然热得不能入睡。基地附近又没有什么酒店宾馆可供暂住,无奈之下,两个人只能商量着去队友那里借宿。

 

半夜三更基地大部分人都睡了,故而两位兄弟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在队友卧室门口挨个偷听里面的动静,好不容易听到左名豪和李东昱的房间里尚有动静,且门缝里还有微光,猜他们没睡,便决定敲门。

 

亏得中上二人组来得及时,四个人尚能不太尴尬地坐着阐述前因后果。其实左名豪他们差不多准备睡了,熄灯前正好听到了这一声撞门。要是他们再迟来一些,那尴尬之余只怕是要拼着吵醒队友也得把门拍开。

 

队友有难,没有赶人的道理,剩下的问题便是床铺怎么分。他们卧室不够大,不算太一尘不染,床褥也有限,打地铺最先被否了。那么四个人必须分出个二加二来。

 

左名豪敏锐地捕捉到上中两位选手眼中对AD的觊觎——毕竟他们四个人里体积最小的就是李东昱了,谁和李东昱睡都意味着能分到更多一点的床。让俩包子留宿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发现他们准备抢自己的AD——又名睡眠面积,左名豪可忍不了。作为房间主人,这点便宜还是该自己占吧。于是在其他人开口之前,左名豪手一伸拦在李东昱面前,斩钉截铁地说:“Loken跟我睡。”嘴上语气是利落,心里却有点心虚地去看AD,生怕他有不同意见拆自己台。幸而李东昱并没有异议,虽然也没见他赞同。

 

这样就够了,不反对就行。左名豪想着,母鸡护食般回瞪着两位外来者。明显诡计被破坏的曾奇不肯示弱,摇摇头表示不屑:“别搞得谁要抢你AD似的,我本来就说要跟Zoom一起睡,像他这种抱着睡才比较舒服。”

 

“呕,太恶心了,谁要被你抱着啊?”张星冉显然没有领悟曾奇对左名豪的回击,自顾自地吐槽拆台,一波配合失误让曾奇在内心怒骂猪队友。

 

谈妥床铺瓜分后,寝室长左名豪负责熄灯。等他关了灯走到床边,李东昱已经在靠墙位置躺平了。

 

单人床给两个人睡实在太小,但是李东昱躺得特别乖巧又不占地方,左名豪看着留给他的非常充裕的面积,一边心里暗暗赞许自己刚才机智又坚决,一边大大咧咧地躺了下去。

 

左名豪平时睡相不好,躺不到几分钟,便要翻个身,没想到床太窄,这一翻身胳膊直接蹭到了李东昱。

 

李东昱皮肤冰冰凉凉,触感实在舒服,夏天可真想抱着睡啊,跟个冰袋似的,一定特别舒服。但是这种念头只能想想而已,左名豪敏锐地感觉到在他碰到李东昱时,李东昱往更靠近墙壁的方向缩了缩。这倒让左名豪醒了几分,偷偷去看李东昱。李东昱显然是没睡着,只是拼命要让自己睡,因此格外用力地闭着眼睛,也因为格外用力,很长的睫毛覆盖下来,不自觉地翕动着,扇着一小片阴影,像羽毛那样又轻又柔软。左名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跟着李东昱扇睫毛的节奏被带走了。

 

不能让AD发现自己在看他,左名豪只看了一眼之后就假装自然翻身,换成了面对床外檐,背对李东昱的姿势。

 

侧卧的姿势并不舒适,堪称左名豪最讨厌的姿势,却实打实地最节省面积。两个人中间立刻泾渭分明地空出一大块空隙来。


左名豪对于刚才冰凉爽滑的皮肤触感再也触不到心有戚戚,却被李东昱的闪躲闹得他想了起来,他们AD睡眠最是不好,一点点动静都能让他惊醒,哪怕翻身都是打扰,何况触碰。所以左名豪不声不响地换成了最省地方的睡姿。只是他知道自己睡相向来不算好,一边闭眼睡觉一边心里默默祈祷且告诫自己睡熟了也别乱动,真要乱动就往地上滚,可别去打扰睡在自己背后的人,也不知睡着的人是不是还能记着睡前的告诫,总是就这么告诫着,左名豪也就稀里糊涂睡过去了。

 

左名豪这一觉睡得不算踏实。平时睡觉放纵惯了的人突然拘束起来,睡眠质量自然大受影响。但第二天左名豪醒过来的时候都想给自己喝彩了。奇迹般的,平生第一次,左名豪做到了怎么躺下睡的又怎么爬起来,姿势一点没改,纹丝不动,标标准准。

 

也是平生第一次,左名豪体验了一整条手臂被压麻加落枕的痛苦。

 

被全队围观的左名豪看着人群里笑得尤其开心的李东昱,沉着脸暗想史上怎么有如此以德报怨之人,想着想着,却不自觉跟着他们笑了起来。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