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Yes Please

三禁。

很短一个段子,而且是糟糕的一篇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

这么短又能这么糟糕我也是很厉害了吧(我呸)

就是Rekkles和Deft关于yes, plz的梗。梗的介绍我放个微博链接(不是我的微博)

(其实这句话给我感觉很色情,但我不想开车。所以开隐形车……)

希望欧成的粉丝不会杀我,我先跪地求饶好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人物写成了这样总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真实的CP其实是驼妹你敢信?)


------------------------------------------------------


“Yes Please。”他轻声说,声音沙哑,如同哀求,跪在地上仿佛献祭。等着属于他的来自神的恩赐。高高在上的,怜悯的,哪怕是羞辱的,带着愤怒的,对他来说都是眷顾。

 

他得到了,如愿以偿。

 

肌肤相亲的柔软让他知道了神也有温度,有欲求。然而那是神的,不是他的。对他而言和他的神共享喜怒哀乐都是奢望。他只能恳求恩赐。

 

没有得到许可,他便跪着不起身,闭眼不睁开。直到听到房门开启又关上,知道那个人已经离开了,这才走到镜子前,看清自己一脸狼狈和卑微。

 

但是他心甘情愿。

 

2015年全球总决赛,FNC战胜EDG晋级四强,Rekkles亲手将自己奉若神明的Deft打下神坛,也愿赌服输地承受对方不甘之下的怒火。

 

但是只要他还肯对我有怒火,那便是没有抛弃我。Rekkles卑微地想。

 

扪心自问,他甚至也愿意拱手河山,但是愿意是一回事,能够是另一回事。他身上背负着的责任,使命,属于FNC的荣耀,和队友的信任,无一不阻止他这么做。正是这些将他和Deft泾渭分明地分开,他们分坐两边,他们各为其主,他们遥远得如同天蝎座和猎户座,隔着整片天空的距离。

 

看不见的界限却是真实存在的。那是Rekkles扣不开的神殿的门。

 

幸好,幸好他的神还愿意给他一点怜悯。Rekkles想。赛后Deft躲进Rekkles房间,趴在他怀里失声痛哭。Rekkles抱着他,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小心地像是搂着最易碎的瓷器,像是触碰卢浮宫里最珍贵的名画,不敢稍有用力,唯恐打碎了自己充满僭越的梦。

 

这是Deft难得对他展现的异常崩溃的一面,Rekkles知道那是因为他在其他地方——比如EDG的队友面前——不能展现的。在那里他需要保持坚强,安抚更需要安抚的人。

 

对着Rekkles他才可以肆无忌惮,其实说到底也是因为他不需要顾忌Rekkles的情绪。

 

至少,至少我是特殊的。Rekkles想,对于这种不公平,他也甘之如饴。

 

 

2015年全球总决赛给了Rekkles一个同样作为顶级AD和Deft相提并论平起平坐的机会。他站在Deft身边,相同的高度让他能够匹配得上身边的人。

 

匹配得上是一回事,匹配又是另一回事。看不见的界限却是真实存在的。Rekkles知道,他的神永远是他的神,哪怕他们在别人看来平起平坐,但是在他看来,Deft始终是被仰望的,他无法触碰。

 

2016年,FNC缺席MSI和世界赛,2017年,Rekkles终于带着FNC打进全球总决赛的时候,已经去了kt的Deft未能登上那个舞台。2018年春,FNC横扫欧洲的时候kt在季后赛中被淘汰。

 

他们遥远得如同天蝎座和猎户座,隔着整片天空的距离,此升彼落,永不相见。

 

在2017年被抑郁困扰的Rekkles最清楚失败的无力感有多伤人,他甚至不敢想Deft在经历了这些之后又该心情如何。

 

何况他终究只是一个爱哭的男孩。Rekkles回想起Deft靠在他肩上失声痛哭那天,还是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当时的心痛。

 

所以在其他欧洲选手赛季结束放松的时候,Rekkles抛下队友先一个人去了韩国,美其名曰集训。

 

他想安慰那个人,想如上次一样把他抱在怀里,让他的眼泪流在自己肩上。但是事到临头却又退缩了。如今他是EU LCS冠军,他即将参加MSI,他是“胜利者”。他不敢去见他,不敢以“胜利者”的身份去见他,唯恐自己的出现提醒对方季后赛失利的现实。

 

谨小慎微到如此,这种时候自己的成功都成了失败。

 

只有隔着网络和屏幕,他才敢说:“亲爱的,我赢的时候,你总是不赢。你赢的时候,我却输了。”

 

“我永远不能见到你。”

 

“不,世界……”Deft的回复逐字出现在屏幕上。

 

“Yes Please。”Rekkles阻断对方没说完的话。

 

没人知道他心里默念这句话的语气,宛如哀求。

 

这一次,请一定让我见到你。我只是想见到你而已,那么卑微的一个愿望。求求你,求求你,请不要说任何拒绝的话,请一定让我见到你,Yes, Please。

 

他得到了,如愿以偿。

 

 

 

2018年全球总决赛上,kt战胜了FNC,Deft亲自证明了为什么他是Rekkles仰视的那个人。

 

Rekkles则用朋友的身份送去了祝福。属于朋友之间的拥抱。带有划清界限的谨慎。奢望只属于Rekkles,界限则掌握在Deft手里。

 

手机振动。

 

Deft解锁屏幕的时候,Rekkles撇见了对话框主人的头像。

 

“抱歉,我……”Deft轻声说。

 

“Yes Please。”Rekkles说完放开手,看着本该在他怀里的人转身离去。

 

之前每一次他这么说,都是为了一己私欲,为了能够贪图这个人多一点的温存,为了能够和这个人更靠近一点,哪怕他知道,这从来不属于他,却总是抱有幻想。

 

这一次,应该让你得偿所愿。Rekkles想,Yes, please,去做你想做的,见你想见的人,如同我来见你。

 

我总会为你高兴。

 

我只能为你高兴。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