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公主和骑士(Raro)

各种禁

童话风,所以写得特别幼稚。


--------------------------------------------------------


Haro公主是王后的最后一个孩子,也是唯一一个女儿。Haro公主出生不久,王后就去世了,国王很悲痛,于是很宠爱这个最小的孩子。Haro公主一直被养在皇宫里,有无数仆人照顾,还有骑士保护她的安全。

 

国王从来不准Haro公主离开皇宫去外面玩,Haro公主一直觉得很无聊。

 

“如果爱上皇宫外面的人,就会因为被拒绝而心碎死掉。”一位年长而忠心的女仆告诫Haro。她的几位哥哥都因为外出打猎游玩,爱上了美丽的姑娘,却又最终无法和爱人在一起而抑郁而终。

 

Haro公主没有办法,只能一直在图书馆里看书学习,几乎看完了图书馆里所有的书,包括那些很旧很古老的,谁也不知道是神话还是历史的残本。有时候实在无聊,她会故意甩开仆人和骑士,然后躲在角落里看他们焦急地寻找自己,这是她唯一的乐趣。为了尽量不被找到,她就要找好藏身的位置,所以她熟悉皇宫的每一个地方。

 

十五岁的时候,为了甩开仆人,Haro公主偷偷爬上了钟楼,然后从钟楼的窗户跳到了城墙上,她脱掉鞋子提起裙子沿着城墙一路狂奔,然后在转角打开一扇地上的暗门钻了下去。

 

像往常一样轻轻巧巧跳到地上之后,Haro公主突然轻轻惊呼了一声,然后立刻捂住嘴,因为她看到这个房间里有另一个人。Haro公主认出了这是她的骑士Ray,于是冷静下来:“你怎么在这里?”她以为Ray也是来找她的。

 

“我……现在不是我值班的时间。”Ray有些紧张地回答。

 

于是Haro公主知道Ray也是躲在这里休息,还不清楚她又偷偷躲起来捉弄大家。Haro公主放松下来,走到窗边往下看。Ray好奇地跟着往下看,看到了慌乱的人群,明白公主又躲起来不想被人找到。

 

“作为骑士,你发誓对我忠诚的,所以不要告诉大家我躲在这里哦。”Haro公主对Ray笑了一下。

 

Ray脸红了,立刻保证作为骑士他一定会信守承诺的。

 

“你也经常躲在这里吗?”Haro公主又问。

 

Ray点了点头。这里是一个废弃的储藏室,里面放了很多兵器,现在没有战争了,大家都忘了这里。但是Ray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而且立刻喜欢上了这里,空闲的时候他就会来这里练习各种武器的使用。Haro一问他为什么来这里,他就如实说了。

 

“我也想练习使用这些武器。”Haro说,“为什么公主不能像王子一样出去打仗呢。”

 

你的哥哥们也没有出去打仗啊,Ray在心里说,但是他不敢反驳公主,只能说:“如果你想练的话,我可以教你的。”

 

于是之后每过几天,两个人就偷偷躲在这里玩。Haro公主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学完武器之后,Haro又要Ray教他不用武器的格斗技巧。结果两个人练习的时候,Ray发现了Haro公主的一个秘密。

 

“原来你不是一位公主……你是……”Ray脸红了,不敢往下说。

 

“作为骑士,你发誓对我忠诚的。”Haro直视着Ray的眼睛说,“所以,不要把我的秘密说出去。”

 

Ray立刻保证作为骑士他一定会信守承诺的。

 

两个人还是像之前一样,经常偷偷一起玩,Haro见秘密没有传播出去,知道Ray信守了承诺,于是很感激他,就偷偷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Ray。

 

原来Haro的父王当年背叛了一个女巫,为了报复这个国王,女巫诅咒他的每一个儿子都活不过20岁,而且她要亲手拿走这些皇子的灵魂。

 

所以Haro公主的每一个哥哥都会爱上莫名其妙的女人抑郁而终,其实就是女巫捣的鬼。Haro是皇后的最后一个孩子,国王没有办法,对外宣称Haro是个公主,希望可以躲过女巫的报复。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办法杀掉这个女巫的。我会把剑插进她的心脏里。”Haro偷偷告诉Ray。Ray也就明白了Haro为什么总是和他练习格斗和剑技。

 

Ray提醒Haro说:“但是,你一定要当心啊。女巫会魅惑王子,让他们都爱上她,爱上她的人不仅下不了手杀她,还会因为思念她心碎而死。” 

 

“会有办法的。”Haro说,“书上写,只要在被女巫魅惑之前真心爱上别人,就不会被迷惑,还能看出谁是试图迷惑自己的女巫。等我找到了我真心喜欢的人,我就可以去挑战那个女巫了。”

 

“那,你找到真心喜欢的人了吗?”Ray有些着急地问。

 

Haro想了一会才回答:“还没有。我一直躲在皇宫里,而且别人都以为我是个公主,所以我还没有机会去见其他国家的公主呢。”

 

“可是,真心和你相爱的人一定不希望你冒险。如果他不让你挑战那个女巫,你会怎么做呢?”Ray说。

 

“这个我还没想好。但如果我不挑战那个女巫,她也不会放过我。”Haro回答。

 

“我会保护你的。”Ray认真说,“你有你的骑士。”

 

Haro十八岁那年,他是个王子而不是公主的流言开始传播。于是Haro把Ray叫到自己面前质问他:“你发誓要信守承诺的,为什么把我的秘密说出去了?”

 

Ray立刻发誓不是自己说的,但Haro用剑指着Ray的心口,问他:“知道这个秘密的除了你之外,就只有我的父王和我,难道我的父王会害我?难道是我自己要害我自己?所以不是你还能是谁?”

 

Ray没有办法辩解,但他拿不出证据,最后只能说:“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就一剑杀了我好了。我一定不会躲开的。”

 

Ray发誓的时候直视着Haro的眼睛,Haro举着剑和他对视了很久很久,然后剑尖逐渐滑向地面,最后Haro转过身说:“现在杀了你也没用了,你走吧。除非你能从极北之地找到冰魄珍珠,握着它对我发誓,不然谁都没法证明你是不是说谎了。”

 

冰魄珍珠是极北之地自然生成的宝珠,如果握着它说谎,珍珠会裂开,把说谎的人冰封起来。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Ray就出发去北边了。他走了很久很久,穿过树林,穿过大河,走到土地很硬很冷,连树都不怎么生长的地方。但是这里依然不是极北之地,他还要往北走。他又一直走,走到了河流都被冰冻起来,地面上的雪一踩下去就会超过膝盖的地方,但这里依然不是极北之地,他还要往北走。他又走了很久很久,久到自己都不知道走了都远,走到了风特别大,风里的每一片雪花都有手掌大的地方。他觉得这里就是极北之地了,但是他不知道怎么找到冰魄珍珠。

 

天黑了,Ray不知道在雪地里怎么过夜,但是他的视线穿过白色的风和手掌大的雪花,看到不远处似乎有灯光,他就向着灯光的方向走过去。他找到了一间小木屋。于是Ray敲了敲门:“有人吗?这里是一位被放逐的骑士,想要借宿一晚可以吗?”

 

门开了,Ray被允许进去歇歇脚。小木屋里相当暖和,Ray脱掉了笨重的外套,坐在火炉边活动自己被冻僵的关节。小屋的主人问他为什么来到极北之地,Ray就说了原因。小屋的主人告诉Ray,自己就是北方的守护精灵Scout,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来这里寻找冰魄珍珠的人了。

 

Scout听完他的遭遇之后说:“你的王子没有派人押送你,说明他并没有要求你必须找到珍珠然后回去,这种刑罚说是让你来找珍珠,其实就只是放逐而已,你可以不用过来也不用回去的。”

 

“但我是冤枉的,我要证明给他看。”Ray坚持说。

 

“好吧,那我给你一颗珍珠,你去对你的王子证明你没有说谎吧。”于是Scout给了Ray一颗珍珠,Ray就带着珍珠回去了。

 

Ray走了太久,等他回到都城的时候,听说了Haro王子即将结婚的消息。再见到Haro的时候,他差点没有认出来,Haro已经剪掉了长发,也不穿公主的裙服了,他用王子的标准打扮自己,在宫殿的大厅里和Ray见面。

 

Ray握着珍珠又对Haro发誓当年的流言绝对不是自己说的,珍珠没有裂开,证明Ray没有说谎。Haro于是宣布赦免了Ray。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Haro从Ray手里接过珍珠玩了一会,告诉Ray,“过几天我就要迎娶其他国家的公主了。既然这么巧你在这个时候回来,那么正好,这颗珍珠会被当做礼物,我会让工匠把它打造成最优雅最完美的戒指,然后亲自为我的公主戴上它。”

 

Ray问Haro是不是找到了真心喜欢的人,Haro低头看着珍珠说是的。Ray也看着珍珠,珍珠没有裂开,证明Haro没有说谎。

 

婚礼那天,都城里举行了盛大的庆典,全城的人都来观礼,庆祝Haro王子终于不用像他的哥哥们一样心碎而死。

 

要嫁给Haro的公主非常优雅美丽,她穿着华丽的礼服走到Haro面前。Haro单膝跪地为她带上了戒指。然后按照仪式的规定,新人手牵着手站在牧师面前。牧师问他们是不是愿意彼此相爱共度一生,他们都回答了“我愿意”。

 

然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公主手上的戒指突然裂开,四周的空气开始结冰。原本仪态优雅的公主突然惊慌失措,她挣脱了Haro的手,疯了一样指手画脚,一根魔杖飞到他手里,接着很多火焰从魔杖顶端飞出来,迎上了她周身的寒冰。但是没有用,很快火焰就被熄灭了,然后无论她再怎么念咒语,都召唤不出火焰,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要被冰起来了,于是怨恨地看向Haro,而Haro带着平静的微笑面对她。最后冷空气猛烈收缩,他们都被封进了冰块里。

 

目睹了一切的人都意识到,原来这不是公主,而是女巫伪装的。于是愤怒的人们猛烈地敲打着封住了她的冰块,冰块很脆,很快就碎成了最细小的沙子,最后化成飞灰。但是谁都不知道该怎么把封住Haro的冰化开。

 

于是Ray又走去北方,问Scout知不知道如何把冰化开。Scout摇了摇头,告诉Ray他没有办法,但是他告诉Ray,圣火山上有一个法力强大的女巫,也许有办法,他又提醒Ray说那个女巫很狡猾,和她做交易一定要小心。

 

Ray谢过了Scout,又出发去南方的圣火山。他走了很久很久,在路上受到猛兽的袭击,被荆棘划破了衣服和皮肤,但是他都没有放弃,最后他爬上了圣火山顶,找到了传说中的女巫。

 

女巫说她有办法解开冰封,但是要Ray付出他最重要的东西。Ray说:“我可以为此付出任何代价,只是我身上什么都没带,我真的什么都拿不出了。”

 

女巫说:“一条命要用一个灵魂来换。”Ray同意了。

 

于是女巫给了Ray一个火种,告诉他这个可以用来化开寒冰,最后寒冰和火种会凝成一个红色的珠子,她要Ray把那颗珠子带给她,到时候她会取走灵魂。

 

“如果我不回来了呢?”Ray问她。

 

“如果你不回来,那他就醒不过来。”女巫威胁说。

 

于是Ray带着火种回去了。他把火种放到冰上面,看着冰一点点化掉,最后化掉的水又聚集在火种周围,逐渐凝聚成一颗红色的珠子。

 

Ray带着珠子离开了皇宫,他要去圣火山把珠子给女巫,但是他想起Scout说的,那个女巫很狡猾,于是决定再去问一下Scout。

 

Scout看了看那颗珠子,对Ray说:“你被骗了。因为女巫要的是你最重要的东西,所以她要的不是你的灵魂,是Haro的灵魂,现在Haro的灵魂就在这颗珠子里,她说你把珠子给他,她会取走灵魂,说的就是取走珠子里的灵魂,所以你千万不能把珠子给她,不然Haro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Ray说:“可是她说一条生命要用一个灵魂来换。”

 

“所以Haro没有死,他只是醒不过来了。”Scout解释说,“她确实留下了Haro的生命,但是想要拿走他的灵魂。”

 

Ray庆幸自己提前问了Scout。他把珠子放回Haro身边,然后又去了圣火山,他带着最顺手最锋利的剑,想要逼迫女巫把灵魂还给Haro。但是等他到了女巫那里,才发现因为自己去找Scout耽误了时间,女巫没有得到灵魂,所以已经死了。

 

现在谁都没办法把Haro的灵魂从珠子里解救出来,于是国王在一座城堡里放满了珠宝,让Haro沉睡在这里,他宣布谁能让Haro醒过来就能得到这里的一切。

 

但是很多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人能做到。

 

沉睡中的Haro是不会变老的,但是Ray会,于是Ray就去找Scout,问有没有办法能够让他一直守护着Haro。


“我是他的骑士,应该要一直守护他的。”Ray说。


Scout说你知道吗,世界上只有一种生物,是可以长生不死永不变老的。那就是——龙。


-END-
















正文里我不知道怎么写清楚的一个未解之谜,就是最开始到底是谁把Haro的秘密说出去的。已知Ray是无辜的,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三个人,所以其实就是Haro自己说出去的。

因为他发现自己有了喜欢的人,觉得可以去挑战女巫了。公布身份就是发出挑战,而且同时,因为之前Ray问他如果喜欢的人不让他冒险怎么办,所以Haro就顺便用这个作为借口把Ray给支走了。

然后Scout说了,这只是流放而已,Ray不用去北方的。

结果Haro也没想到Ray这么一根筋,真的去了一趟北方还回来了。如果Ray没有回去的话,他应该会试着用冷兵器刺杀吧,他说是总有一天会把剑插进她的心脏里。

评论(35)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