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错过流年(昼颜番外)

各种禁

很短。

昼颜(Raro)的番外

昼颜这篇里,我在屁话部分说过,有一对并不难猜的隐藏过世CP。

这个隐藏CP是厂萝,这篇就是交代一下这个事。因为昼颜里有厂哈,所以这篇也避免不了有很多厂哈。(最后还有多萝提及你敢信?但是昼颜里本身就有5%的多萝含量啊【允悲.jpg】)

所以我不知道怎么打tag就没打CP tag了。心累。


如果有BGM的话,应该是《大雨将至》

标题就是从“也不怨你我错过的流年”里面来的嘛。

有过谁也一样没有结果。

多年以后每段故事从来结尾都相似,得失离散总会又周而复始。


因为真的就只是交代一下。所以是个非常无聊的平铺直叙。

厂长视角,写了很多内心活动,我又觉得自己写得太黏糊糊和OOC了。所以非常的不好看。我只是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


明凯最开始见到陈文林的时候,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不是说陈文林像特定的某一个人,而是陈文林这样的人并不少见。

 

来EDG的新人里,崇拜明凯的不少,更有几个根本就是冲着明凯才来的。陈文林是其中之一,不是第一个,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像他这样的小孩子,明凯见得不少。

 

教练组给了陈文林不少上场的机会。明凯没有反对。他没资格也没道理反对——当然他也根本没想过反对。

 

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陈文林打得还不错。他打得好的时候喜欢有意无意在明凯面前旁敲侧击,像是摇尾巴的Nice想要一句夸奖。

 

明凯从来没吝啬过这些对后辈的鼓励。后来明凯觉得大概是自己把陈文林惯得太过头了,以至于陈文林敢在复盘会议之后突然拉着他表白——但是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为时已晚。

 

陈文林表白的时候说的无非是很崇拜前辈也很想变成前辈这样的人。说完就用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盯着明凯等他回答。

 

被表白的时候明凯是慌乱的。作为一位经验丰富的老选手,EDG的招牌,他早就习惯了接受来自后辈的仰慕,也很少遇见让他不知所措的事情。这震动不是因为表白本身——事实上这样的人明凯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才是明凯真正紧张的原因。因为他想到的是一双黯淡下去的眼睛。

 

面对眼前这样一双类似的眼睛,明凯实在没法说拒绝的话,在陈文林装出的无所谓神情崩塌之前,明凯飞快地同意了,及时挽救了陈文林眼睛里摇摇欲坠的光彩。

 

答应了陈文林的表白并没有对明凯的生活有具体的影响,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该怎么训练怎么训练。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明凯自己都知道自己会有意无意地给陈文林很多压力。

 

挑剔陈文林的操作,挑剔陈文林的打法,挑剔陈文林的发挥,与此同时又尽力在给他创造上场的机会,他用一种几近严苛地方式要求着陈文林,又强迫他去打足够多的比赛。

 

陈文林的压力是显然的,他第一次发情期紊乱的时候姬星找明凯谈过,让他不要给陈文林这么大压力。

 

姬星说:“明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那样被证明不行,所以我现在得改。”明凯的回答斩钉截铁。

 

他也曾经有过不给后辈压力,该上场时当仁不让的时候。后来他的放纵被误认为漠视,而不上场的人也一直找不到赛场手感。最后的最后不得不离开舞台。这成了他们之间最大的遗憾。

 

他怕的,是继续之前那样的做法,陈文林最后也会走向类似的方向,所以才会格外不近人情地对待自己的恋人和继任者。

 

因为当年太放纵而没有给与的指导,执着于队伍成绩而没有给出的上场机会,还有对表白的回应。那些年欠下的,他想还。

 

明凯还记得突然收到赵志铭表白那天,他是真的被吓到了,语无伦次地试图和他讨论一下这种感情的本质:“你不是喜欢我,你只是……你只是误以为你喜欢我。其实你对我可能是另一种感觉,比如……”

 

“不是的,”但是赵志铭打断了他的话,”其实拒绝也没关系的。我还是喜欢你,会一直喜欢到不喜欢为止。”明凯记得赵志铭那样说,带着明显故作轻松的语气。

 

后来他们一直没再提过这件事,直到他帮赵志铭把箱子拎出基地大门,他们也只说了再见,最后对他拎箱子做出感谢的还是李汭燦。

 

陈文林表白的时候像极了当年的赵志铭,一样喜欢对着明凯邀功,让他夸自己,一样仗着自己年龄小一意孤行,故作潇洒,也一样带着小心翼翼地捧着期待,等着明凯的答案。

 

如同被赵志铭表白一样,明凯慌了。只是赵志铭的表白是明凯从没预见过的,而面对陈文林,他慌的是同样的事情会不会发生第二次。也因为如此,他在陈文林放手之前先抓住了他的手,觉得自己可以至少挽救一次坠落的心跳。

 

为了不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明凯把之前没给赵志铭的全都给了陈文林。他说不好自己到底是多喜欢陈文林,他只是实在不想再让喜欢他的后辈经历一次失望。他觉得自己应该负起责任,是对陈文林的责任,也是欠赵志铭的责任。

 

明凯还记得后来在赵志铭身上闻到属于李汭燦的气息时,赵志铭搂着李汭燦对他宣布:“我和李汭燦在一起了。”随意地就像是朋友之间的一次恋情公开,他们确实一直都是朋友,也只是朋友,他们从来没在一起过,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赵志铭喜欢他,但是唯一一次表白明凯是拒绝了。

 

明凯恭喜了这个小畜生,觉得其实那样挺好的,至少证明赵志铭最后放下了。

 

放不下的只有他自己而已,他还是觉得自己是欠着赵志铭的。直到赵志铭有了李汭燦,明凯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直耿耿于怀。

 

后来陈文林跟他说分手的时候也是一样的神情,大概比赵志铭少了点轻松,但是多了一点决绝,但是很像。明凯没有说什么,就这么放了手——一如他当年祝福赵志铭那样。

 

他只是有些恍惚,他明明努力了,却还是只收获了一个相同的结局。


评论(11)

热度(37)

  1. 双生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转载了此文字
    oh my god看到最后一句话我哭出了声,“他只是有点恍惚,他明明努力了,但还是收获了同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