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毒(G2相关小故事)

各种禁,虽然没什么好禁的。一个存档。

(后面还有一个去年S赛的时候写的小故事存档。《渎神者》,当年调侃iBoy出装的。)


------------------------------


G2休息室,教练Grabzz坐在桌边,面对展开的笔记本电脑,其他选手坐在他身后。


“Hello,能听到我说话吗?”老板ocelote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来,他的形象出现在屏幕上的视频窗口中。


“我收到了你的邮件,Grabbz。”ocelote说,“如果事实如此的话,那么非常糟糕。”


“确实如此,”Grabbz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情况紧急。”


“所以我们可能没法赢SUP?是这样的吗?我们面对SUP的胜率?”


“20%。”Grabzz回答。


“如果我们成为小组第二,打谁会赢?”


“……”会议室陷入可怕沉默。


“那我一个一个来问,对C9的胜率是?”


“0。”


“EDG?”


“0。”


“那GRX呢?”


“也是0。我很抱歉。”


“换言之,我们这次出不了线了?”


“恕我直言,恐怕是的。”Grabbz说。


“操他妈的。”ocelote扯下围巾,狠狠扔在桌面上,他站了起来,有些暴躁地在办公室来回踱步,随着他的走动,扬声器里传出的声音忽轻忽重,“三年了,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参加世界赛了,结果成绩没有一点进步,还要退步,连16强都保不住,要止步24强,这让我们如何继续营销我们的品牌?真他妈的靠乐观梗吗?”


没有人敢接盛怒之下的老板的话。


“有没有一种方法能够把视线移开?”ocelote问。


“FNC的分组情况其实不一定能保证出线,如果100爆发的话……”


“别他妈的再提FNC了!他们参加了五次全球总决赛,S1冠军,S5四强,去年小组出线了,他们就算今年死在小组赛,也还是EU冠军。何况你不能指望那个崔丝塔娜回旋炮帮我们做掉FNC。”


“VIT进入死亡之组他们肯定出不了线。”


“VIT是首次参赛,每支新队伍都有豁免权。能不能想想别的,从我们自身想想,有什么借口可以让我们免责?”


“我们的队伍今年刚刚重组,人员变动了80%……”


“初次参赛的借口我们在2016年已经用过了。”


“我们入围赛也进入了死亡之组,只要让别人相信SUP是最强外卡……”


“死亡之组的借口我们2017年也用过了!而且要怎么让人相信有土耳其队伍的分组是他娘的死亡之组?我们就算是G2-8那年也是双杀了SUP的!”


Grabbz说不出话了。


ocelote揉着自己因为熬夜而酸胀的眼睛,他的语调和他的眼睛一样酸涩:“我们需要一点不同的,不同的理由,让大家相信出不了线不是我们的错。不是因为我们菜,而且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一个之前没用过的借口,我们无法控制的外力……”


“其实,我知道一种方法。”一直沉默着的Perkz突然开口。


ocelote看着这个跟着自己长大的孩子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心里涌起一点悲凉:“代价是?”


“代价是,我们会背负一个新的梗。”Perkz说了他的计划,最后他说,“是的,没法完全解决,但这是我们可以尝试的,最后一个办法了。”


“够了。我们的身上乐观的梗已经够多了,不在乎再多这一个,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如此。就这样去办吧。我累了。”ocelote说完坐回了椅子上,“我会给你买游艇的。”


视频中断了。


“行了,那就去做吧。”Grabbz铁青着脸说。


Wadid小心翼翼地拉了拉Jankos的袖子,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20分钟后,街对面的中餐馆里,一个韩国人带着一个波兰人站在收银台前:“两碗牛肉面。”


-完-


------------------------------------


我只是突然想到,如果G2真的知道牛肉面梗的话,会因为什么原因去吃。后来觉得可能是自我妨碍。


--------------------------------------


去年写的《渎神者》


参考文献:评论大爆炸2017全球总决赛小组赛D1: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


“你怎敢质疑真正的时间领主?”


蓝色方—— EDG ,红色方——AHQ ,召唤师峡谷里蔓延开的,不只是铁器的腥味与和火药的烟气,还有苦的眼泪和咸的鲜血。


刘书玮站在胡显昭面前,俯视着单跪地的年轻人,声音冰冷且高高在上:“你怎敢质疑真正的时间领主。”


 一时间召唤师峡谷风云色变,尘沙飞扬,大片大片的乌云遮天蔽日,也遮蔽住了EDG眼前最后一缕光明。


难道,神终究是要抛弃蓝色方,剥夺曾赐予的荣光了吗?


“我今日,必胜。”刘书玮语气平淡,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把握。


明凯突然懂了。懂了胡显昭这几天的恍惚,懂了他那没人听得懂的自言自语,也懂了队友询问时他的遮遮掩掩。


当胡显昭几个月前开始走神,然后出奇怪出装的时候,明凯就提醒过他,年轻人最忌急功近利,输可以,但不要误入歧途。后来胡显昭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明凯也就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胡显昭突然出了兰顿之兆。


恍若夜空中亮过的闪电,虽只短短一瞬,却足够照亮被忽视的真相。“版本”、“出装”、“时间”、“维度”……一个一个破碎的词在明凯的记忆中划过,却最终凝聚成了那个人的形象。


多兰转春哥,北极控线王—— Genja 。


他曾经见过那个人,他曾被那个人击败,也曾亲手将他打落神坛,没有谁比他更懂那个人的可怕,那可怕不是在召唤师峡谷,不是不可战胜的无敌,而是——


“我得到了神的庇护,领略了那已经失落的智慧,尊崇那位退隐的智者——Genja。”刘书玮的话打断了明凯的思绪,但这话却是对胡显昭说的,“看你出装也非寻常,但如果你真的尝试过去触摸那禁忌的智慧,就该知道,大嘴,就不应该出兰顿。该出的,是三相。“说到最后几个字,他的声音里几乎裹挟着刀剑的金属之音,掷地有声,摇魂动魄。


“不可能。”胡显昭猛地抬头,声音嘶哑,却依然倔强地反驳,“你去看看现在的版本,还有哪个大嘴是出三相的? " “


“呵,你还拘泥于版本吗?”刘书玮冷笑,”你到现在还在质疑神的智慧吗? Genja 之所以能不朽,就是因为他的出装,早已不受版本的限制。 Genja的力量,就在于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所以,他才是神,是时间的主人,是不朽者。”


“而你,”刘书玮的语气转为怜悯,“未遵循他写下的圣经,背弃了神的荣光,也终将被放逐。你亵渎了神灵,卑微的读神者。卑微如你,怎敢质疑真正的时间领主,怎敢反抗真正的力量?”


“为什么,为什么大嘴不能出兰顿,为什么大嘴要出三相。见鬼吧你。”随着最后一个破碎的音节,胡显昭奋力站起,鬼索的狂暴之刃上燃起烈烈火焰,向刘书玮攻去。


他倒下了,但是 AHQ 倒下的人更多。“你看,你并不是不可战胜的,神并不是不可战胜的。”胡显昭喘着气说,带着一点得意。


反打,大龙,破中,攻守之势互易。 EDG卷土重来,眼看胜券在握。


“自大蒙蔽了你的眼睛。刘书玮擦去嘴角的血迹,“神的智慧怎是凡人可以挑战?”


牵扯,逼退,追击,猎杀。转瞬间, EDG 此前聚集的优势如同镜花水月,消失不见。


“护甲,给飞机,大嘴,出三相。这是写在教义中的。” AHQ 推进EDG 基地,刘书玮不紧不慢地说,“神的眼光穿越了时间,也穿越了空间。维度的奥秘,岂是你凡人所能轻易揣测的?”


他的身后,似乎站着一个更巨大的影子,有吞噬每一寸光芒的力量,和直接撼动灵魂的恐怖。


“当你受困于四维空间,玩英雄联盟的时候,Genja 的眼光早已跳出了空间,开始玩 72 维水下日本象棋了。当你尝试逆版本出装,给大嘴装上兰顿的时候, Genja 已经开始玩 195 维星际西洋双陆棋了,当我们聊天的时候, Genja 已经突破了 400 维星体 Kwazy cupcakes ,而当你们双塔倒下的时候, Genja 的手则触摸到了 1907 费内巴切电子竞技俱乐部。” 


随着刘书玮的声音,EDG 基地双塔轰然倒塌。


“那为什么,费内巴切还是输了?”胡显昭不甘地问。


“那是因为,神玩腻了。”刘书玮的的身影与那个影子渐渐重合,终于变得高大到无以复加,不可逼视。


“你尝试接受和复制神的智慧,却对此所知甚少,又自作聪明地挑衅了神的安排,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你越过了 Genja 教诲的边界,此举亵渎神灵.安息吧,在意大利辣香肠和俄罗斯伏特加里。”刘书玮的声音逐渐平息,与他的声音一起消失的,还有EDG 的基地水晶。


他们一直守护的东西,终于,在这一刻,破裂了。


一直噙在眼中的泪水,也在这一瞬间滚落下来。


“我该怎么办?”胡显昭喃喃自语,“我不服,难道只因我试图打破条规,挑战教条,我就该输吗?如果是神,为什么却连这一点宽容也无?”


在胡显昭心里没有光线的最黑暗之处,突然,蓝色基地水晶碎片洒出细微的光。然后碎落一地的碎片逐一腾空而起,汇聚成完整的晶体,最终落回基座中,散发出莹莹的光芒。


“不,神是宽容的,”胡显昭听到一个苍老而温和的声音对他说,“而他们才是迷途的羔羊。费内巴切输,也不是因为神玩腻了,而是因为 RNG 的瑞兹,出了中娅沙漏。”


那个声音很慢,连时间都跟着慢了下来——事实上,时间不是变慢了,而是被拉长了。就像量子力学中,能量并不是连续,而是一份一份释放的,你可以选择吸收一份能量,或者不吸收。


中娅沙漏也是如此,你可以凝固一份时间,或者不凝固.但你每多凝固一份时间,属于你的时间,也就被拉长了。


只要你有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就能打出更多的伤害,就能逆转局势。随着这样的解释,银钩铁画凤翥龙翔的一行字浮现在胡显昭的脑海里。


——神谕


那熠熠生辉的十四个字,诉尽了时空的奥秘。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懂得这行字的人,他,难道不也是真正时间的领主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