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4(Q7)

各种禁

前文: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3(Q7)


-----------------------------------------------


这个问题徐铭枢当然是拒绝回答的,一如既往地带着些不耐烦的语气说这是明年才需要考虑的事情。徐铭枢的成绩和性格金灏和向人杰都知道,于是这个话题就此不了了之。

 

向人杰和苏汉伟在一起之后,和徐铭枢金灏混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许多。虽然五黑的车队还是照旧,却是碎成块的,中野是一块,上单AD和辅助又分成了三块,徐铭枢明明和柯昌宇在谈恋爱,却是遥远的异地,自然比不上向人杰和苏汉伟行动都在一起。至于下路,徐铭枢和金灏是好哥们,作为下路搭档默契也是有,却又只有兄弟情谊。因此该有默契的二人组只是兄弟,挂着情侣名头的两个人又分隔两地,三个人各自是一块,更让中野两个人在车队里显得格格不入。

 

五黑车碎到这种地步,到了接近考试的时候更是根本开不起来。向人杰和苏汉伟行动同步,要么二黑要么一起学习。柯昌宇也进入了期末状态。金灏和徐铭枢有时候会双排,但是徐铭枢显然时间更多一点,所以他自己玩的时间也就更多一点。

 

幸好考试月也只有短短一个月而已,在徐铭枢独自一人打了一个月游戏之后,柯昌宇终于又回来了。

 

这一个寒假不如上一个寒假那样疯狂,挤着时间都要在一起,柯昌宇明显感觉得到徐铭枢的成熟,连定约会时间都懂得了收敛。不过柯昌宇怀疑这是因为他一回来第一次约会,就问了徐铭枢高考的事,惹得徐铭枢不开心了,才会故意冷淡他。

 

柯昌宇当然不是有心要激怒徐铭枢,甚至不是想管着他,他只是想问问徐铭枢之后的打算——估算一下他们的异地恋还要谈多久而已。然而徐铭枢异常抗拒这个话题,几乎是当场就甩了脸色转身就走。柯昌宇追上去拉着他的手臂哄了半天才把约会继续下去,“不谈高考”更是直接成了红色警戒线,被徐铭枢三令五申不准再提

 

柯昌宇早认命了自己在学习上管不住徐铭枢这回事,所以心里虽然是苦笑,嘴上却答应了下来,而且真的也就不再提起了——反正大不了就是多两年异地,到时候自己去徐铭枢的城市找份工作找他不就好了么?柯昌宇考虑了最坏的结果,觉得也不过如此,并非不能接受,也就真的不去管这些了。

 

然而即使如此,徐铭枢之后约柯昌宇的积极性也不如上个寒假那么高。用徐铭枢的话说,上个寒假他还太“年轻”,受不了异地,受不了思念的煎熬,所以柯昌宇一出现在他面前,就是忍不住的干柴烈火。

 

这个寒假么,那就是:“老夫老妻都习惯了好么?习惯了自然就没有那么疯了啊。我又没有冷淡你,还是你真的这么饥渴?”

 

柯昌宇在那方面的需求不算强,当然没有这么饥渴;他一向也不是粘人的性格,平时也从来不需要徐铭枢无时无刻地陪着。只是徐铭枢在上一个寒假的冲动着实吓到了柯昌宇,在这个寒假平静下来之后,反而让柯昌宇感觉有些不适应。

 

之后一如既往是拜年,柯昌宇在亲戚家的时候,就看着徐铭枢的游戏记录蹭蹭地刷新,知道徐铭枢又不用拜年,在自己家里打游戏。于是有心逗他:“我看你没有我过得也挺好啊?自己打游戏爽吗?”

 

徐铭枢才不会上这么低级的当,根本不回答柯昌宇的问题,只说:“什么时候你有空我们排。”

 

柯昌宇直到年初七才有空,徐铭枢如去年一样,柯昌宇一从拜年困境中解脱出来就把他约了出去。直到搂着徐铭枢逐渐熟睡的时候,柯昌宇才在半睡半醒间感觉到久违的失而复得的安全感和满足感。

 

第二天一早,以往总是缠着柯昌宇不想起身的徐铭枢体验到了难得的被柯昌宇抱着不让走的体验。

 

“你干什么啊?放我去上厕所啦。”徐铭枢抱怨着,与其说是生气不是如说是开玩笑地嗔怪。

 

“就想多抱你一会。”柯昌宇懒懒地说着,却真的依言放了手。

 

“幼稚。”徐铭枢说着在柯昌宇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跳下了床。

 

柯昌宇则是在徐铭枢说到“幼稚”两个字的时候便笑出了声。轮到徐铭枢说这两个字,总是显得奇怪。

 

这之后徐铭枢又恢复了过去被柯昌宇称为“饥渴”的约会频率,一直到寒假结束。

 

寒假最后一次约会,两个人牵着手逛街的时候,柯昌宇叮嘱徐铭枢道:“这次真的别来车站送了。上次我都担心我爸妈发现。”

 

“他们才不会发现呢。”徐铭枢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

 

柯昌宇无可奈何地笑:“那也别送啦,你来送图什么呢?我又不能跟你说话。”

 

“就图看看你。”徐铭枢回答地理直气壮。

 

柯昌宇知道自己没法说服徐铭枢,只能最后点题:“总之就是别送了。”

 

徐铭枢却根本不回答,既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看徐铭枢的态度柯昌宇就知道自己的劝说又失败了。

 

果然回学校那天在火车站,柯昌宇还是看到了徐铭枢装作路人的样子出现在候车大厅。虽然对于这个顽劣又固执的恋人感到无奈,但是更多的还是感动和柔软——然而这些他都不能说,不能表达。他的父母还在说着去读书的注意事项,虽然是老生常谈,柯昌宇也许努力应对。

 

直到进了闸机他才得以低头看手机,一点开屏幕便是徐铭枢发来的消息:“我来送你不图什么,就图看看你,多看你一眼也是好的。就算不能说话,多在你身边一秒也是好的,至少这一秒我不用去思念。”

 

“那么,现在你已经在想我了?”柯昌宇回问。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想,而且还要这么想一个学期。好难受。”徐铭枢的答案完全没有意外。

 

“不会太难受的,我在火车上都能跟你聊天。然后我到学校我们就能开黑。”

 

“到时候连麦你唱歌给我听?”徐铭枢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得寸进尺的地方。

 

柯昌宇又能怎么办呢,还是只能带着笑回复一个“好”字,而且只恨这一个字不能把自己脸上不自觉的笑和心里溢出的柔软甜蜜一起发送出去。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