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钟楼顶上的秘密(另一个结尾)

各种禁

就是一个修改版的钟楼上的秘密(也许更接近于这篇东西本来应该有的样子,主要改了结尾,可以当同一篇文双结尾这样看吧。)


原本的版本在这里:钟楼顶上的秘密(Raro)


--------------------------------------------


如果不是校园卡上清清楚楚写着“韩国班全志愿”这几个字,陈文林几乎要以为“韩国班男生”只是他们学校的都市传说而已。

 

陈文林一直都知道他们学校有韩国班,却从来没有在校园里见过几个韩国人,如果一定要说有,也是远远地看着韩国班的女生抱着书结伴路过。他能分辨出这几个女生是韩国人,完全是因为她们脸上白得过分的妆容——学校里几乎没有中国女生化妆,但是韩国女生任何时候都把脸刷得跟墙一样白,这是辨别她们的方法。

 

陈文林从来没有见过韩国班的男生,但他知道韩国班不只有女生。因为韩国班的男生一直以校园传说的形式存在于这个教学楼——虽然绝大部分人都没见过他们,却都听过他们的故事,知道他们的存在。这群韩国男生是以符号化的集体形象出现在故事里的——全志愿除外。

 

全志愿有自己的故事,大概是校园传说里比较独特的一个,传说中他是一个辜负很多女孩子芳心的渣男,证据就是告白墙上反复出现的他的名字。

 

学校钟楼最顶层的墙壁就是传说中的告白墙,这个无人问津之处成了埋藏秘密的最佳地点,每个到这里来的人都默契地偷偷前来,写一行字,再偷偷离开。有攀比心的人还非要把自己心上人的名字写到最高的位置上去。学校每年把墙壁粉刷一次,覆盖掉一年的思念,但是新一年青春期的萌动依然会在这里破土开花。从没有人被现场抓获,但是告白墙上的名字每天都在增加,仿佛是路过的幽灵飘然而至,留下自己的相思,又不着痕迹地飘飞而去。而全志愿的名字在这面墙上出现的频率高得惊人,有中文的版本也有韩文的版本,或者中韩混杂的版本,后面跟着诸如“我爱你”、“我想你”、“你为什么不理我”等青春期的哀愁,也是中韩英三语混杂。

 

陈文林不认识韩语,靠其他朋友带着他参观这一名胜时给他介绍,才算见过了“전지원”、“오빠”、“사랑해”等几个词——见过也不认识,最后他判断出校园卡属于谁的时候,靠的是上面的中文部分。

 

这个都市传说的校园卡就躺在他手里,让他觉得很奇妙,仿佛把手伸进了一个从未进入过的维度。校园卡上的全志愿看起来和传说非常不符。陈文林觉得要成为一个渣男首先得成为校草,但是校园卡上的全志愿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看,有点胖,有点肿,双眼无神,不太精神。虽然证件照很容易出事故,但是这和普通人听过校园传说后的想象还是有太大的差别。

 

陈文林把这张卡交给了门卫,那里也负责失物招领。之后几天他都在想全志愿是不是找回了这张卡。后来放学的时候他快速地瞥了一眼门卫窗口上陈列的东西,没看到那张校园卡,于是猜测大概已经物归原主。

 

上午第二节课和第三节课之间,有一个比较长的休息时间,这个时候,食堂也会开放,供应一些点心,让饿了的学生补充一下能量。

 

陈文林焦急地排着队,上一节的数学课拖堂了,他来到食堂的时候已经晚了,队伍长得令人绝望,但他没吃早饭,正饿的半死。硬着头皮排上队,看着时间分分秒秒过去,眼看上课时间就要到了,队列却还没有轮到陈文林。

 

“我要两个春卷。”排在陈文林前面的大高个说。他的口音非常奇怪,陈文林意识到自己大概撞见了一个都市传说。

 

但是他在意的不是这个。探出身体看了看橱窗里,穿着白色工作服的阿姨从盘子里拿出了最后两个春卷装进塑料袋里递了出来——这意味着春卷买完了,陈文林吃不到食堂唯一好吃的点心了。

 

陈文林在心里咒骂着买完最后两个春卷的人,并在他背后对他实行眼刀攻击。韩国人毫无知觉地摸出校园卡放在读卡器上。

 

这张校园卡一登场,陈文林的全部目光就被吸引过去了,这张卡,以及卡上丑陋的照片他都非常熟悉。这就是他捡到的那张校园卡。换言之,他不仅撞见了校园传说,撞见的还是S级的,传说中的,全志愿本人。

 

在全志愿准备走的时候,陈文林拦住他说:“你这张卡是我捡到的哦。”既然这么巧被我遇见,至少也该道个谢吧,陈文林心想。

 

全志愿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卡,又看了看陈文林,愣了一下之后直直把卡递了过来。

 

靠!陈文林在心里骂,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是不是把我当借钱的了。

 

陈文林摆摆手不肯收,但是上课时间越来越近,食堂阿姨和后面排队的人都最讨厌遇上耽误时间的人,陈文林只能不理全志愿,低着头报出了要吃什么,然后摸自己的校园卡准备刷。

 

在他低头找卡的时候,耳边传来“滴”的打卡声,陈文林抬头,看见全志愿一脸茫然地拿着校园卡,还没来得及从刷卡机上撤下来。

 

简直太丢人。陈文林迅速接过了自己的点心走到一边,低着头对全志愿说:“谢谢。”

 

全志愿似乎很高兴的样子,脸上绽开一个笑容说:“不客气。”

 

直到这个时候陈文林才有机会正面观察一下全志愿。全志愿长得很高,而且比照片上瘦。这是陈文林之前没有想到的,或者说,虽然听说过全志愿又高又帅这件事,但是他看过全志愿校园卡上的丑照之后,就觉得这个长得有点幼稚的人不该有这么高。

 

他的长相也和陈文林在校园卡上看见的不同,但也没有狂霸酷拽邪魅狂狷帅成一棵校草,只是很普通的好看而已,非要说优点应该是干净,外加一点幼稚,大概比较容易讨女生的好。校园卡上的全志愿不戴眼镜,而陈文林遇见的是戴眼镜版本的全志愿,对比的话他觉得眼前这个戴了眼镜的人看起来更加斯文一点,大概有点“衣冠禽兽,斯文败类”的雏形——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完全出卖了他,清清楚楚地告诉所有人他不是,他没有。

 

陈文林觉得奇怪,这个会毫无原因就凭空傻乐的韩国人看起来实在太呆了,完全不像是传说中少女芳心掠夺者的样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文林尝试解释自己不是借钱的。但是解释了几句之后发现全志愿的中文似乎非常不好。

 

上课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陈文林也来不及再说什么,拿着“乞讨”来的点心转身一路狂奔,甚至连还钱和怎么换钱都没讨论。虽然不是有意的,但是确实莫名其妙占了韩国生一个小便宜,陈文林为这事别扭了一整天。虽然这事天知地知他知全志愿知,全志愿也未必会多想什么,但是陈文林自己总觉得对不起自己本应有的形象,所以非常介意。

 

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找校园里神出鬼没的韩国生。更何况这群韩国人的中文都差得够可以,如果不是找到全志愿本人,根本没法向其他人打听他。

 

周五的作业多得一如既往,数学老师还多布置了整整一册新的习题册,虽然不是两天要写完,但是听着就很令人绝望。而且这意味着他们还得跑书店去买。

 

全志愿的身高实在太显眼,以至于陈文林一进书店就看见了他。这个韩国人站在漫画的书架前,正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嗨,我是来还你钱的。”陈文林开门见山。

 

这么短一句话全志愿也理解了半天,理解完之后连说:“不用不用,没关系。”

 

陈文林坚持还了三块两毛钱,之后去找他的练习册,全志愿跟了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陈文林。”他回答之后,见全志愿一脸茫然,只能拿出手机打给他看。

 

“陈文林,陈文林。”全志愿念了两遍,然后说,“你好,我叫全志愿。”

 

这个莫名正式的自我介绍和相互认识让陈文林觉得很违和,幸好全志愿还没有呆到要和他握手。

 

“Jiwonna!”一个脸涂得刷墙一样白的韩国女生隔着大老远开始挥手。

 

“再见,陈文林。”全志愿一字一顿说得很认真,仿佛在上中文口语课。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细思恐极的细节?当你不曾见过或者没有注意某事物的时候,它不会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但是一旦开始注意,它就会用各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篮球场上的全志愿就是个很好的案例。

 

“陈文林。”几乎是一看到他,穿着背心和篮球短裤的全志愿就开始用奇怪的口音喊他的名字,大老远地对他挥手。

 

陈文林觉得很尴尬,在同学揶揄的眼神中挥手应了声——他发誓他之前真的没注意过原来他们和韩国班的体育课是同一节。天地良心以前他们都各玩各的,也没人来给他引荐一下啊。

 

于是在这个契机之下两个班级完成了一次联谊,具体是指,他们打了一次篮球。韩国班的女生在边上看着,用韩语为同胞加油,笑看陈文林的班级被疯狂碾压。陈文林被打的很惨,最后撑着膝盖站在边上喘气的时候,内心把天然长得高的人咒骂了一百遍。

 

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瓶水,抬头看见手的主人正在冲着他傻乐,正是那个S级校园传说全志愿。

 

托陈文林的福,现在陈文林全班都认识全志愿是个谁了,所有人一致觉得大失所望,比传说差的远了,陈文林倒有点觉得替全志愿抱屈,凭什么他没有长成别人想象中的样子就要“令人失望”啊?

 

体育课之后他们一起去了小卖部,出来的时候各自舔着一根冰淇淋——全志愿付的钱,拦都拦不住。

 

但是这种偶遇还没完,不仅仅是体育课篮球场,后来他们在学校里莫名其妙见过很多次,食堂、图书馆、走廊、热水间、操场、小卖部,等等等等的地方,全志愿像是存在于校园每个角落,时刻都会跳出来吓陈文林一跳。

 

但要说最恐怖的一次,大概是晚自修结束之后轮到陈文林打扫卫生那天,陈文林的动作不快,等他收工整个教学楼都已经没人了,而他们教室里亮着的就是全楼最后一盏灯。

 

关了灯之后整栋楼陷入一片漆黑,虽然陈文林还没有幼稚到怕黑,但也觉得在这样的地方走动让人非常不适,因此加快脚步准备回宿舍。

 

下到二楼的时候走廊里突然响起了另一阵脚步声,然后非常别扭的口音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传来:“陈文林。”

 

陈文林被吓得险些摔断腿。最后没有断的主要原因是全志愿及时跑过来抱住了扭到脚差点倒地的陈文林。

 

陈文林脚痛得差点流眼泪,扶着全志愿跳了几下之后才觉得扭到的地方好些了,一瘸一拐开始往宿舍楼挪。尖锐的疼痛过去后他才想起刚刚和全志愿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因为扭伤而忽略的电光石火间的事在脑海中一点点重新浮现,逐渐清晰,陈文林脸有点发烫,只觉得谢天谢地这里够黑,没人看得清他的表情。

 

全志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跟在陈文林边上,对他说自己做卫生留到这么晚。陈文林在心里吐槽说你的教学楼根本不是这栋,你还敢更刻意一点吗?但是他没说出来,一脸没好气地自顾自挪动着。全志愿还在继续喋喋不休,给他抱怨学校里的蚊子是多么厉害。陈文林被他烦得不行,冒出一句:“有蚊子你不会喷花露水吗?”

 

“那是什么?”全志愿一脸困惑。

 

陈文林翻了个白眼一瘸一拐往小卖部走,全志愿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他们在小卖部关门之前买到了花露水。

 

全志愿显然没用过这个,拿在手里非常不知所措。陈文林从他手里拿回花露水,摇了摇之后像喷杀虫剂似地对着全志愿一阵乱喷,全志愿吓了一跳,闭起眼睛五官都皱到了一起,直到发现自己并没有被当蚊子杀灭,才放心地重新真开眼睛,把手臂抬起来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用这个,然后蚊子不会咬你。”陈文林说完把花露水塞进全志愿手里。

 

第二天午休,陈文林正在发呆的时候,全志愿跑进他们教室:“陈文林,我来还钱。”

 

说完把一张有点皱的五块钱放在陈文林的桌子上,又飞快地跑了出去,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给。

 

班里的女生们对陈文林多看了两眼,但是他莫名其妙认识全志愿早就不是秘密,韩国人来还个钱似乎也不是大不了的事。

 

陈文林有些无奈地拿过钱准备收起来,才发现这张钱的下面还压着一张小纸条。展开能看到九位数的一串数字。

 

点击加为好友的时候陈文林觉得有点别扭,跟着心跳都有些不稳。按他们目前的交情,交换联系方式本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全志愿只要问,他就会爽快地回答;但是全志愿却偏偏选了最奇怪的方式,用传小纸条把这弄得像什么不正常的私相授受,搞得陈文林浑身不舒服。

 

韩国人通过好友申请很快,但加上了好友之后两个人都不知道第一句说什么。尴尬的沉默里陈文林去看了全志愿上传的图片,发现清一色全是国服段位截图,这才终于找到了开始聊天的话题:“兄弟,你也玩LOL啊?”

 

全志愿的中文不好,但是LOL还是看得懂的,而且对这个游戏的一切都有特别的敏感,一来二去两个人就约了召唤师峡谷的双排上分之旅,也交换了自己的游戏ID,陈文林觉得比大名好念多了,对他们两个人都是。

 

刚开始的第一局并不顺利,陈文林gank上路失误,对面一打二杀了全志愿拿了一血,虽然陈文林苟活下来,但是上路明显已经不能打了。不多久之后全志愿被对线单杀,再之后下路被抓全志愿也没有交传送,这个时候中单忍不住了,开始喷上路单机游戏。

 

全志愿的中文不怎么样,陈文林并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得懂骂人的话,反正全志愿什么都没说,依然在上路安安静静苟着混发育,这又给了中单更多素材,骂得也更文采斐然了。

 

全志愿似乎是看不懂,但陈文林却忍不了,开始和中单对喷起来。上下两路都默不作声,只管打自己的。陈文林和中单你来我往几十个汇合之后,游戏里突然传出了double kill的提示音,陈文林一瞥右下角,发现全志愿不声不响在上路一打二拿了一个双杀。

 

这下连下路的队友都看不过去了,插口他们的骂战:“吵什么?上单都混起来了。好好打就赢了。”

 

中路终于安静了下来,陈文林也就熄了火。稳住又打了二十多分钟,这一局游戏竟然真的翻了过来。

 

游戏结束之后陈文林的QQ聊天界面亮了:“谢谢。”

 

“谢谢你。”陈文林飞快地回复,“你carry。你厉害。”

 

扬眉吐气的翻盘局之后又是一波连胜,陈文林心里一高兴就随意答应了全志愿一起吃饭的邀约。答应之后才觉得好像不对。作为一个一心打游戏的死宅,陈文林其实非常懒得出门,但是既然答应了,那就不得不去。

 

随便套上一件卫衣之后出了门,走到约定的地方就看到全志愿整整齐齐起穿着衬衫低头玩着手机等他。在心里感叹一句韩国人果然生活精致之后,陈文林上前打了招呼。

 

晚饭的氛围非常诡异,陈文林卫衣大裤衩搭配拖鞋,看起来就是老式小区里下楼随便吃点东西果腹的宅男,而全志愿则穿得干干净净,衬衫都打理的一点不皱,大概能直接去吃高档西餐。而他们坐着的地方是介于高级西餐店和家常菜小馆之间的必胜客,这让两个人的打扮看起来都特别异常,坐在一起更加奇怪。

 

两个人先是相互吹了一下刚才游戏里的发挥,然后开始聊学校的趣闻八卦。陈文林告诉全志愿他在中国学生这里其实是个传说级别的人物,全志愿笑着不信:“啊?什么啊?为什么啊?”

 

陈文林绘声绘色地给他解释了告白墙的故事。全志愿笑得头能埋进披萨里,捂着脸问:“Haro看过告白墙?”

 

“看过啊。”陈文林说,“上面好多你的名字,中文的韩语的都有,我同学还指给我看过。”

 

“Haro看过告白墙之后怎么想我?”

 

“花花公子嘛。Play boy。”陈文林脱口而出,这确实是他第一次看告白墙的感觉。但是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全志愿的脸色几乎是瞬间沉了下来,让陈文林极度心虚和愧疚。“对不起对不起。”他立刻识趣地道歉,“我乱说的。”

 

“那,Haro觉得我是怎么样?”

 

“很好啊,人又帅,性格又好,脾气也好,游戏也厉害。难怪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但你不是play boy,我知道。”陈文林绞尽脑汁排列着想得到的各种赞美,以弥补自己刚才的过失。

 

听完这些全志愿也只是礼貌地笑了笑,看起来并没有多欣喜。

 

“Jiwonna。”陈文林学着他听到的其他人对全志愿的称呼喊了声,看见全志愿的表情有所松懈,立刻趁胜追击,“刚刚对不起。”他说话的时候头低到不能再低。但是他说完全志愿并没有给出回应。陈文林紧张起来,简直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种时候继续低着头也不是,抬头更是有些不敢,不知所措了一会,打算偷偷看一眼全志愿再做打算,却在这个时候感觉一只手放在了自己脑袋上。

 

全志愿揉了揉陈文林的头发说:“没关系。”

 

陈文林如释重负地抬起头,见全志愿依然在认真看着他,笑出了两个酒窝:“Jiwonna,我可以这么叫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许愿似地双手放在胸前,“以后一起双排上分吧。”

 

“好。”全志愿答应得干脆。

 

但他们的上分之旅并没有持续太久。到了春末,毕业考试的压力逐渐临近,他们都不得不专心准备,连一起上的体育课都开始逐渐被数学课占用,两个人能在学校里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连彼此的QQ聊天都是隔上好久才回复一两句。


他们都很习惯这种聊天方式,陈文林每次想到什么都噼里啪啦发给全志愿,然后等着他慢半拍的回答,内心却是笃定的,因为全志愿虽然回得慢,但陈文林确定自己一定不是在自言自语。

 

二模报分数那天田野凑过来看陈文林成绩,看完之后恭维他:“你这次也考得太好了吧,难怪连韩国班的送别party都没去。”

 

“啊?”陈文林的疑问几近于惨叫了。

 

田野被他的神色吓到了:“那天我没见到你。我以为全志愿肯定告诉你了,但你复习就没去。你不知道?”

 

“他们毕业了?”陈文林反问,这一问彻底出卖了他对这件事从头到尾不知情。

 

“嗯,都离校了。”田野回答时看他的神色有点怜悯,他以为按陈文林和全志愿的关系怎么都不会完全不知情,但是看情况却是如此。

 

田野在韩国班有熟人,经常混他们的活动,所以这方面消息算灵通。听完他的答案,陈文林没再说话,田野也不敢多嘴,默默回自己座位去了。

 

陈文林这才想起来拿出自己手机看一眼,QQ聊天记录停留在自己最后发过去的一堆消息上。二模之前几天给他发的消息,全志愿都没有回。陈文林以为全志愿只是在忙别的事,无非回复慢一点,而自己没日没夜地复习,也没注意到学校里少了一小群本来就低调的外国学生,更没想到全志愿会连说都不跟自己说一声,就这么离校了。

 

陈文林第一反应是发QQ消息去质问,发出去才收到提示需要加好友。陈文林不死心加上之后,对面扔过来第一句话:“你好,请问你是?”

 

这不是全志愿,陈文林想,他没回答,删掉了那个好友,开始坐立不安地等放学。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打开好几天没开的游戏,看了一眼好友列表,果然已经找不到全志愿了,再搜索他之前的名字,也是一无所获。陈文林这才不得不相信,全志愿在完全没跟他说一声的情况下把号卖了。

 

陈文林捂着脸笑起来,开始嘲讽自己想太多,笑着笑着就开始大口深呼吸,用力把可能会流出来的眼泪憋回去。

 

陈文林的失落情绪其实也没有持续太久,或者说,他不敢持续太久。高三的每一天都不能出岔子,他没法放任自己因为一个突然消失的韩国人持续走神。很快语数英的压力就把他从对全志愿的回忆中解救出来,压力太大的时候是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的。

 

五月底的时候学校发布了拍毕业照的通知。拍毕业照那天学校放了他们一天假。先是在操场上列队拍大合影,然后是以班级为单位的合影,剩下的时间给他们自由发挥,爱找谁合影就找谁合影。

 

不知道谁提议的想去告白墙前面拍一张,立刻有人跟着起哄。告白墙算是陈文林比较厌恶的地方,一想到满墙的全志愿他就来气,更何况他和全志愿吃必胜客的时候还正好讨论过这件事,更是让他格外抗拒这个地方。

 

然而他又不能突兀地否认,最后还是跟着大部队爬上了钟楼。

 

爬上最后几格台阶,走在最前面的人突然停步,抬着头发出一声长长的惊叹:“哇——”陈文林跟着他们一起抬头,看见告白墙最靠上的地方,写着一行很大的字:Ray ♥ Haro。要把字写得这么高,需要冒险站在窗台上,而且写字的人本身还得长得够高。

 

“好羡慕这个Haro啊,有人肯爬怎么高在告白墙上写她的名字。不知道是哪个班的谁呢。”女同学们夸张的语气里满是憧憬。

 

陈文林想着全志愿拉着窗户上栏杆,侧身在墙上写字的样子,觉得眼眶有点酸。

 

“别发呆了,拍照了。”陈文林不知道是谁在对自己说话,他是被同学推着去合影的,倒数三二一也没听到,连表情都没好好做一个,最后的照片里他看起来完全游离在另一个世界。

 

后来每次陈文林看到那张告白墙前的照片,都能清楚地回忆起当时自己神游去的那段回忆:

“Haro看过告白墙?”

“看过啊。”

“Haro看过告白墙之后怎么想我?”

“花花公子嘛。”


-完-

--------------------------------------------


原本的版本在这里:钟楼顶上的秘密(Raro)


以下是我的屁话,可以不看。

抱歉之前那篇骗了大家。其实应该有人发现上一个版本的钟楼秘密,那个初三设定很奇怪吧。我写得根本不像初三。因为本来设定就是高三然后强行降了年龄的。

我想写校园故事的时候,最开始确实是想写个甜的。后来钟楼这篇写出来的时候,开始变得不怎么甜了。我觉得这样不好,然后就直接刹车改成甜文,原本设定是高三毕业各奔东西,然后上一个版本改成了初三,而且会直升同校高中部,这样似乎就可以继续谈恋爱。

但是写完我觉得很烦,因为最开始我真的不是那样想的。然后还是想试着把最开始的构想写出来。这篇其实更接近于钟楼顶上的秘密因该有的样子。说是最接近,因为故事是按照最初的构想写出来的,感觉的话还是写不出,没办法,真的太菜了。



评论(1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