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难道真要我求你去我家(Hjarnan/Wadid)

各种禁

反正没人看


以前的故事:

以拥抱开始(Hjarnan/Wadid)

以连胜结尾(Hjarnan/Wadid)

我不是你的答案(Hjarnan/Wadid)


我疯了半夜拼命把这个东西搞了出来。

因为我怕小组赛开始了G2开始输我就不会写了。

后半段很仓促,非常仓促,已经是不管什么质量,只求赶工写完了,也幸好写完了。

都是流水账,G2这一年的流水账。

如果小组赛不太惨,或者世界赛结束了,也许我会有心情再改。


清水,甚至友情向。但我觉得是CP向。


补一下,关于cock那个笑话



就是把coke发成了cock,后来Hjarnan在一个采访里承认了这是他骗Wadid发的。


然后Kobbe那个采访是真实存在的,几年前Hjarnan那个采访也是真实存在的。

Wadid抱kaSing也是真实存在的。懒得贴图了。


转会期不拆也是真实存在的。

Wadid做过一个采访,标题是:

Wadid: "I didn't care what team I'd join, as long as I'd get to play with Hjärnan"(Wadid:“只要我和Hjarnan在一起,我才不在乎我究竟加入了哪支队伍。”)

与此对应的,Hjarnan有一个采访,标题是:

G2 Hjärnan: "I only wanted to join a team with Wadid, or stay in ROCCAT with him."(G2 Hjärnan:“我只想和Wadid一起加入某个队伍,或者和他一起留在ROC。”)

这两个采访都是查得到的,真实存在的,不是我编的,懒得贴图了。


Hjarnan和kaSing都选了火男也是真的。


-----------------------------------------------


“我觉得好像,我所有的好运气都是从遇见你开始的。”


------------------------------------------------

 

 “关于转会期,我可能需要你的建议。”

 

Hjarnan等这条消息等了有好几天。他不确定Wadid会在转会期给他发消息来寻求建议。如果这条消息不出现,意味着他的辅助不需要他,也意味着他的构想全盘落空。但幸好,现在这条来自他辅助的消息就躺在他的手机屏幕上。下方对话框里的光标闪烁着,等着他键入回复。

 

“ROC有联系你吗?”Hjarnan问。

 

“有。”

 

“所以你看,你至少有一条退路,那就是不转会,继续留在ROC。还有其他队伍联系你吗?”

 

“有。”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分析?那我的第一个建议是,我们最好一起行动。”Hjarnan回复。他试图让这句话看起来是个对他们都好的建议,而不是一种自私的占有。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看到Wadid没有反对,Hjarnan才放下心来。之后辅助的消息又接二连三地飞进来:

“但我在EU还是个小人物”

“不可能和队伍去谈想要哪个AD”

“联系我的队伍基本上都有自己的AD”

“但我不确定能和他们搭得好。”

 

Hjarnan当然懂他的言下之意,就是在试探自己能不能想出办法。毕竟对比在EU LCS的资历,自己可是比这个韩国人要老得多。

 

“我可以和跟我联络的队伍谈谈辅助的事。别担心。如果有消息我会告诉你。”Hjarnan回复过去,然后收到了一个笑脸和一个爱心。

 

Hjarnan给每个联络他的队伍回了邮件,然后喝着可乐开始打游戏,等着来自俱乐部的回信。排队间隙G2的中单给他发了消息:“嗨,转会期过得如何?”

 

“不坏,怎么?”

 

“我有点事想跟你聊聊。可能得Skype里说。”

 

看到这条消息Hjarnan的心里开始有所期待。G2下路出走北美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可靠流言了,G2现在也必然忙着重新组队。虽然组队到了最后都是由俱乐部出现磋商,但是前期选手之间的试探互动十分常见,Perkz这种时候来找他,给足了他幻想的空间。虽然ROC没有进季后赛,但是他对自己和Wadid的发挥有信心,再结合EU其他的队伍——FNC、MSF、SPY这些队伍都不太可能放走下路,那么G2的选择余地实在不大,所以自己的机会应该不小。

 

登上了Skype就看到Perkz发来的语音邀请,接通之后Hjarnan开玩笑问:“有什么事不能游戏里聊,非要开语音?”

 

“当然是关于转会期啦。”Perkz的声音通过网络传来,有点不真实,“不开玩笑,你考虑来G2吗?”他没绕弯子,开门见山。

 

“哇哦,有些突然……”Hjarnan停了有几秒,让大脑消化这个消息。虽然最初他就有这个设想,但是真的被问起的时候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Perkz没有催促,等着他的回答。

 

“你认真的,老兄?”Hjarnan又确认了一边。

 

“当然。”Perkz给了肯定的答复。

 

“虽然这么说有些冒昧,但如果可能的话我想知道G2明年可能会有的阵容。当然如果实在不能说就算了。”Hjarnan没有立刻表示自己的意向,他需要了解更多队伍信息。

 

耳机里传出了Perkz的轻笑,他坦然地说:“阵容的话,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们会找每个位置上EU最顶尖的选手。具体的人当然不太好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上单我倾向是Wunder,然后也差不多谈妥了。你觉得他这么样?”

 

“你们搞定了Wunder?”Hjarnan由衷地赞叹,“简直找不到比他更好的选择了。”

 

“嗯……差不多了……别说出去。打野我真不能说,这个还没确定,但是我希望的人选,你可以猜猜看,这个不难想。当然我也不会告诉你猜对或者猜错。”

 

“我不喜欢打哑谜。但是跟你关系好又优秀的EU打野我觉得或许是Jankos,谁知道呢。H2K可不一定愿意放人。不管是不是吧。祝你们好运。辅助呢?”

 

“这个嘛……”Perkz顿了顿,“还没有确定,我们有几个候选名额,但我决定先联络你。如果你决定加入,也许我们共同讨论辅助选谁。毕竟辅助和AD走一路,你们的搭配更重要,让我来决定,未必是个好选择。”

 

谢天谢地,Hjarnan在心里想,这给了他很多讨价还价的余地。“你们觉得Wadid怎么样?就是和我一起在ROC的辅助。”

 

Perkz又笑了:“他是我们候选名单中的一个。我们也觉得你们搭档得不错,而且听说你们关系很好。但我并不确定,所以没敢贸然开口。如果你也这么认为,那么我们会慎重纳入考虑——前提是你确定入伙。”

 

“这个,也许我和Wadid一起来跟你们谈比较好。但是说真的,加入G2真的是太酷了。”

 

“可以,那么是你去跟他说,还是我去通知他?我觉得你比较合适?”

 

“当然,没问题。”Hjarnan答应下来。

 

之后他把消息传给了Wadid,年轻的韩国人一开始还不相信,觉得这是个玩笑。在确定是真的之后很是激动了一阵子。关于待遇的讨论比较顺利,敲定之后他们要做的就是等下个赛季开始了。

 

见面之后首先聊的当然是新赛季的对手,也就是其他战队的换人状况。

 

“听说Kasing回来了。”Wadid不怀好意地说出了这个关键点,显然是想就此做文章。

 

“回来?回哪里?H2K吗?”Hjarnan故意装傻。

 

“我说他回LCS了。”Wadid拍了Hjarnan一下,“你肯定知道的,他去SPY了。”

 

“是啊,那又如何?” Hjarnan反问。

 

“你以前的辅助回来了,你没有一点想表达的吗?”Wadid不依不饶。

 

“他找到了自己的AD,Kobbe认识他比我认识他更早。”Hjarnan的语气很无所谓。

 

“你很期待和他们的比赛吧?”

 

“对啊,有一点。”Hjarnan并没有否认,“谁都不想输。”

 

“好极了,我会帮你赢过他的。”

 

“我该说谢谢吗?”Hjarnan挑了挑眉揶揄地说。

 

“如果你不想说也可以。”Wadid回敬道。

 

G2和SPY的比赛在第三周,他们赢得比较顺利。赛后Wadid一边和Hjarnan击掌一边调侃:“很期待握手吧,过会你打算给他一个非常久别重逢的拥抱?”

 

“看情况吧,但差不多是这样。”

 

“那我要比你先抱他。”说完他仗着座位更靠近对手,快走了两步。Kasing看过不少ROC的比赛,也了解到了这对下路共同的转会,对于Wadid,虽然并不熟悉,但是也不陌生,于是欣然接受了这个拥抱。而之后,Hjarnan作为他的老搭档,抱得非常用力,也抱了足够证明他们过往的情谊那么久,最后Kasing对他说:“恭喜。”他相信Hjarnan听得懂,这不仅仅是恭喜他获得游戏上的胜利。

 

“感谢。”Hjarnan以此为告别语。

 

“哇你们刚抱了好久。”一走进休息室,Hjarnan就接收到了来自辅助的吐槽。

 

“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更久的拥抱。”Hjarnan说完开玩笑似地张开手。

 

Wadid觉得这个玩笑太容易被其他看戏的队友嘲讽,克制住了自己对于拥抱的一贯热情,不轻不重地打在Hjarnan的手臂上:“谁需要找个?”

 

“不需要这个,那你需要什么?”Hjarnan继续开着玩笑。

 

“我觉得他需要cock……我是说,coke。”Wunder插嘴说了个低级恶俗的笑话,但这不怪他,笑话脱胎于Wadid自己在微博上发的玩笑,而那个玩笑是Hjarnan骗他发布的,所以用来调侃他们,简直再合适不过。

 

Wadid显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抄起一个靠垫开始追打他们的上单。作为队内战斗力最强的维京人,Wunder有一颗善良的心,所以只是一味防御,并不还手。

 

直到教练开始催促他们收拾东西上车,这场闹剧才算结束。

 

第二天SPY的比赛在他们最后一局,他们在车上看完了半场,又在基地看完了剩下半场,并且一直看到SPY下路双人组接受采访。

 

Medic向AD提问:“Kobbe你能用一个词解释为什么SPY可以赢吗?”

 

Kobbe憋着笑说出了那个词:“Kasing。”

 

说完后这个一贯没有什么表情的蓝眼睛丹麦人也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Kasing更是笑到用手捂住脸。

 

“哇噢!”Wadid拖着长音感叹着,推了推坐在他边上的Hjarnan,“我怎么记得,几年前你也做过这事呢?”

 

“什么?”Hjarnan反问。

 

“用Kasing的ID作问题的回答。就这么一个词。我看过那个视频。”Wadid的语气里有一点揶揄,“你说过,Kobbe认识Kasing比你更早。看来你被人记恨了。我不相信Kobbe刚刚的回答是巧合,他就是针对你当年那个回答吧。”

 

“是吗,也许吧。”Hjarnan对此并不在意,语气也很随意,搞得Wadid都不好再调侃下去。

 

春季赛并没有太多意外,G2比较顺利就拿到了季后赛资格。排名第二的他们只需要打一轮就能拿到总决赛名额,这给了他们比较长的时间来准备。

 

离开赛场一段时间之后再重返,陌生感很容易带来压力。

 

“天呐这是我第一次打季后赛。”赛前的休息室里,Wadid激动有些坐立不安。他本来就是容易激动的性格,而这确实是他的第一次,给了他激动的理由。

 

Hjarnan不得不搂着他的肩膀让他安静下来:“别紧张,我们拿到这个轮次就说明我们有相应的实力。相信自己……至少相信我?”

 

“当然,相信你,”感受到AD手臂传来的力量,Wadid开始放松下来,甚至有心情开一个玩笑,“但我更相信Wunder、Jankos和Perkz。”

 

“你这样说我可就要伤心了。”Hjarnan配合地做出不悦的表情。

 

Wadid立刻说:“开玩笑的。我最相信的当然是你。”

 

季后赛他们首先要面对的还是SPY,和常规赛一样,总的来说他们掌握了比赛,并没有出什么意外。3-1的胜利对G2来说是惯常的节奏。

 

但是总决赛他们却没有这样的好运——和实力。输掉总决赛之后Wadid有些茫然,他并没有很失落——对于一个刚刚在EU LCS打了一年半的人而言,一个亚军是不错的收获。但没有人会在失败之后依然兴高采烈的。

 

在他发呆的时候,一条有力的手臂搂在他肩上,Hjarnan凑过来在他耳边说:“高兴点,我们已经做得不错了。”

 

“是吗?”Wadid有些不确定地问。

 

“当然。自信点。一起拍个照安慰一下粉丝们?”Hjarnan说着掏出了手机。

 

从总决赛的举办地丹麦回到德国柏林之后,他们的假期正式开始。几乎是抵达柏林第二天,基地里就没有选手这种生物了。

 

这段时间里,Perkz决定去韩国集训。在他问队伍里其他人意见的时候,所有人都拒绝了他。最后不得已,他和MSF的人达成共识,搭上了他们的车。

 

拳头的总部和北美的场馆在洛杉矶,但英雄联盟集训的中心在首尔;每年都会有大批的队伍和个人来此集训,甚至促进了一条产业链的发展。

 

但那是首尔,不是釜山,Wadid无奈地想着。釜山和首尔相距几百公里,坐飞机要一个小时,高速铁路将近三个小时,而坐大巴的话则超过四个小时。

 

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没有一个去首尔的理由。

 

Perkz来到首尔集训,自有Trick接待。而他们的ADC Hjarnan并没有同行,他远在瑞典,直播排位,所以Wadid没有找到一个必须去首尔的理由。

 

除非……

 

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跳动

 

“来韩国吧。”一行字出现在Hjarnan直播间的聊天室。两局游戏中间的排队时间,Hjarnan正在和观众聊天,而Wadid的ID总是特别显眼。

 

“不不不。”宅男Hjarnan一点都不犹豫地拒绝了。

 

Wadid有些失落,他太想带Hjarnan回到自己的国家和家乡看一眼,跟他分享自己成长起来的点点滴滴。但是Hjarnan似乎没有这个想法——没有去他成长起来的地方看一眼的想法。这让他觉得挫败,但是这没法强求。

 

但是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去韩国的。Wadid下了决定。而且他有很明确的实现这一决定的途径——那就是全球总决赛。2018年的世界赛在韩国举行。只要G2获得参赛资格,那么Hjarnan不来也得来。

 

Wadid是带着这样的想法返回柏林的。夏季赛,已经习惯了G2的Wadid打得如鱼得水,而版本的改动让Hjarnan能发挥他奇怪的英雄池,这让他们战无不胜——这对Wadid来说已经不算新鲜的了。最新的挑战是,他们得代表EU LCS飞去洛杉矶参加洲际赛。

 

这一届洲际赛相比过去增加了2v2项目,目的是为了决出西方最佳下路——鉴于Zven和mithy甚至都没有资格参加洲际赛,这个头衔有必要易主了。

 

“我们至少要赢过SPY吧。”比赛开始前的准备时间,Wadid一边伸懒腰一边问他的AD。

 

“当然,我们不仅要赢SPY,还要赢下总冠军。”Hjarnan的野心很大。

 

“但是总之我想先赢SPY。帮你赢过Kasing。你一定很在意这个吧?”

 

“我吗?我的目标是冠军。”Hjarnan看起来并不在乎,更突显出只有Wadid对此耿耿于怀。

 

“我也是,但是我很在意Kasing。我想证明你现在的搭档,不输给他现在的搭档。”Wadid并不否认,甚至是非常较真。

 

Hjarnan被逗笑了:“你这什么逻辑?你是辅助,Kobbe是AD。” 

 

“总之我希望赢的是我们。”Wadid又强调了一次。

 

“当然,谁能拒绝一场美妙的胜利呢。”

 

交谈间他们完成了选人。跳到读取界面的时候,他们才得以知道对方选择了什么。

 

“哇,你们都选了火男,可真是心有灵犀。”Wadid的惊叹让Hjarnan觉得不太舒服。

 

他争辩道:“明明是因为火男OP。”

 

但他也知道说这些都没用,只有胜利最具有说服力。所以在游戏里,他并没有手下留情,拿下了一场胜利。

 

“之后是FNC。不过是Bwipo而不是Rekkles。嘿,这不是EU下路。”Wadid喋喋不休地评论着,“版本搞乱了一切,这是上单辅助组合,我们得证明什么叫EU下路。”

 

“我也这么想。”Hjarnan回答。

 

又一场胜利之后,他们终于要面对来自北美的对手,春季赛的冠军TL的下路组合——Doublelift和Olleh。

 

“是时候为EU而战了。”Wadid的语气明显亢奋了起来。他越兴奋的时候越喜欢在游戏里说话,Hjarnan相较而言会说得稍微少一些。

 

“我们必须赢下来。”补兵到40个的时候,Wadid突然开口。

 

“当然。”正在专心补刀分心消耗的Hjarnan不知道Wadid这个时候为什么要说这些。这是专心投入游戏的时候。

 

“其实我和Olleh赌了一顿炸鸡。韩式炸鸡。”Wadid说,“会在世界赛期间兑现。”

 

这话虽然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但是他说得太突兀,Hjarnan 还是有点惊讶:“哦?”

 

“对,他说他的AD比我的强,我当然不服气啦,然后我们就赌上了。”Wadid的语气里有些得意。

 

“那当然。”Hjarnan大言不惭地回答。

 

他们确实成功了,得意带着象征冠军的腰带接受采访、在台上装酷、对NA说垃圾话。不仅如此,EU还拿到了洲际赛冠军。

 

“感觉有点不真实。”捧杯仪式之后回到休息室的路上,Wadid揉着自己的脸说,“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Hjarnan回答,“这是我们应得的。”

 

“我的第一个冠军,虽然只是洲际赛冠军。”Wadid突然抬头看着Hjarnan,很认真地说,“你知道吗,我觉得好像,我所有的好运气都是从遇见你开始的。遇见你之前,我连次级联赛都没得打,遇见你之后,我不仅在EU打顶级联赛,而且进入了G2,打过了季后赛,拿过亚军,有资格代表赛区来打洲际赛,还拿到了冠军。这一切我过去都只敢幻想而已,但如今却真真实实地发生了,而这一切都是从遇见你开始的。”

 

他停顿了一会,然后认真地,一字一顿地说:“我觉得,遇见你就是我最大的幸运。你就是我的幸运之神。”

 

“不仅仅是你说的那些。”Hjarnan笑了起来,拍拍Wadid的肩,“我们以后还有很多很多比赛要一起去打,夏季赛,季后赛,还有全球总决赛……”

 

“我觉得我很幸运,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会一直幸运下去。”Wadid说。

 

这个愿望在夏季赛季后赛的时候受到了一些挫折。他们只打了一顿轮就被揍回了家,连带的,他们也失去了通过积分保送世界赛的机会,甚至在自己赛中都不能当守门员。

 

之前预计会比较顺利的世界赛之旅,一下就变得漫长而崎岖了起来——更重要的是,输了第一轮季后赛之后,谁都没有把握赢下资格赛中的强敌。

 

全队都陷入了疯狂的训练,而Wadid对自己尤为苛刻,通常都是最晚一个离开训练时的人。这只是正常的努力而已,不正常的是Hjarnan有天大清早在训练室看到Wadid趴在桌子上睡觉——显然这是整夜在训练室没回房间,排位到睡了过去。

 

Hjarnan觉得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自己的心情简直可以用气急败坏来形容。推醒了趴在桌子上的辅助,Hjarnan用并不客气的语气“审问”他:“你怎么在这里过夜?”

 

“什么?”Wadid揉了揉眼睛,让自己清醒过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训练室里。

 

“你怎么在这里过夜?”Hjarnan又问了一遍。

 

“昨天一不小心睡着了。”Wadid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描淡写。

 

“你昨天排位到几点?”Hjarnan难得皱起了眉。

 

“没有很晚……”在这样的压力下,Wadid连声音都变轻了。

 

“一定是很晚很累才会在训练室睡着的吧?你得想清楚,用睡眠换取排位并不是合算的事,赛场上的状态同样重要,而这些都建立在健康的基础上。”Hjarnan的语气不如往常总是不紧不慢,他说得有些严厉,Wadid只有听着点头的份。

 

“现在,去房间里睡一觉,训练赛了再起来。上午我会帮你向教练请假。”Hjarnan几乎是在下命令了。

 

“我睡过了……”Wadid还试图做最后的反抗。

 

“去睡觉。”Hjarnan的语气不容置疑,“否则就让教练来决定,我打赌他也会让你去睡觉,甚至可能还会为此取消掉训练赛什么的。”

 

Wadid知道他说的很可能是对的,不敢争辩,只能照办。

 

之后他的作息被迫变得正常起来。因为在他又一次熬夜打排位时,Hjarnan半夜突袭了训练室,把他抓了回去。

 

“就知道你没睡。我说的话你有听进去吗?如果有必要,我每天晚上都会出来巡逻。”Hjarnan再把他“押送”回去的时候说,“别再搞得我需要每天确认你睡着了才能去睡,给我省点事,听见没有?”

 

“是的,先生。”Wadid有些不甘心地回答,故意用了并不正经的词汇。

 

“我们能去世界赛的。”Hjarnan的语气缓和下来,“首先你得健康,然后我保证,只要我们尽力,一定可以做到。”

 

“但愿如此。”

 

仿佛宿命一般,入围赛他们第一轮要打的,又是SPY。这一次没有春季赛那么顺利,SPY先拿到了赛点。

 

G2的休息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气压,这件事是明明白白摆在他们面前的——他们可能去不了世界赛了。只要一局,最后一步,SPY赢下他们,他们就彻底淘汰出去。对于已经拿到赛点的队伍而言,他们士气正旺,再下一城显然更加容易。对于劣势方来说,虽然抵死反抗会有效果,但总是令人怀疑。

 

而这种时候,新人是最容易被情绪影响的,不巧的是,Hjarnan知道自己队伍里就有这么一个——虽然加入LCS一年多了,但这是Wadid第一次遇见这种状态——距离梦想坠落粉碎只差一步的状态。第三局之后他就一直坐在休息室的角落里,仿佛把自己关在了另一个世界,拒绝和任何人的接触。

 

Hjarnan知道这样不行,他必须强行打破这种封锁,把他的辅助救出来。

 

无视了Wadid拒绝一切接触的眼神,Hjarnan仗着自己和他的熟悉程度,不容分说地坐到他身边,Wadid虽然表情并不自然,但是依然没有抗拒。见没有其他队友注意,他凑到Wadid耳边低声说:“你说过,我是你的幸运之神。那你能不能相信我?我们会去韩国的。去你的家乡。”

 

家乡——这个词像是某个开关,给Wadid几近绝望的内心注入了一点坚持下去的动力。他对他的AD点了点头。

 

“给我拿黑默丁格。”选人的时候,Hjarnan对教练说。

 

“你确定?”Grabbz反问。

 

“这种时候只能这么来。”Hjarnan很肯定。

 

他们能考虑的时间只有几十秒,这几十秒里他们考虑了多种结果。普通的AD显然不是好选择,刚刚的比赛结果已经证明了;大头是Hjarnan的拿手绝活,这个时候值得一试——至于之后会不会被Ban,或者对S04的比赛怎么办,已经不是他们此刻能想的了,SPY手握赛点,他们背水一战,这已经到了有什么牌都得打出来的时候。

 

于是他们锁下了黑默丁格,而且拿到了一场胜利。

 

这场比赛之后他们彼此没有开太多玩笑,也没有心情庆祝,因为他们知道,最难的还在后面。

 

或许运气真的眷顾了他们,第五局,SPY依然决定不Ban黑默丁格。于是宛如上一盘的复制,G2在SPY率先拿到赛点的情况下连扳两局,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我说了,你得信我。”赛后拥抱的时候,Hjarnan很用力地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平复了自己的呼吸说,“我也不希望我妈白跑一趟,她可是买了资格赛最后一局的票呢。”

 

“什么?你妈妈明天会来?”突然听到这个消息的Wadid无端紧张了起来。

 

“当然,我给她介绍过我的队友,尤其是你。”Hjarnan拍了拍Wadid的背。

 

资格赛最后一天,这决定了欧洲最后一张世界赛门票的归属。本就不大的场馆里坐满了人,都想来见证这一切。

 

“我再确认一下,今天下面的观众中,有你的家人?”Wadid看着数百观众,视线一一扫过他们的脸,仔细搜索着。

 

“是的,我的妈妈。”Hjarnan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那我得好好表现,不能丢脸。”

 

“别太担心,其实她看不懂游戏,只要赢了就好。”

 

“但是全球总决赛是在韩国举行的,不是吗?”Wadid正色提问。

 

“是啊,怎么了?”Hjarnan被他突然的认真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因为那是我的家乡,所以我希望是由我carry你们去。”Wadid认真而有力地说。

 

“哇!”队内爆发出一阵惊叹。

 

“很好很好,那就靠你了。”Jankos带着浓重的波兰口音调侃着。

 

“对对,都靠Wadid了,毕竟韩国人。”Wunder虽然是个好人,但是偶尔也会跟着他们起哄。

 

“别这样。”Wadid有些不好意思了。

 

“嘿,是你刚刚说要carry的。”Hjarnan在这种时候并不护着自己的辅助,反而喜欢火上浇油。

 

“希望如此,我希望如此,谢谢你们可以停下来了吗?”Wadid被队友搞得有些崩溃。

 

“当然当然,我们停一停,不要把最终carry的心态弄崩溃。那我们就赢不了了。”Perkz适时补上了最后一刀。

 

Wadid向后躺下,捂住脸。

 

“那我给你拿个洛吧。”只有教练的提议看起来合情合理,虽然Wadid很怀疑他的举行是和其他人一起开自己的玩笑,但毕竟这是个好建议。

 

“好。”他答应下来。

 

洛在第四局游戏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让这成了他们的最后一局游戏。

 

最后一波团战前,他们就确定了胜局,Jankos不紧不慢地说:“现在兴奋之情正在将我吞噬。这个击杀之后我将开始尖叫。”

 

然后他们团灭了对面,耳机里早就没有一点指挥和交流,剩下的只是五个人疯狂的混乱的尖叫声。

 

基地爆炸之后Wadid跳起来和Hjarnan拥抱。还试图喝口水的Jankos被过于亢奋的Wunder拖了过来,险些把水喷在队友脸上——幸好他忍住了,然后呛死了自己。

 

这一天的赛后采访特别长,一切结束之后他们筋疲力尽,只想快点上车回基地休息。

 

Hjarnan躲进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一上车就闭着眼睛靠着座椅打算睡一会。

 

Wadid自然地坐到了他身边。“还记得春季赛之后我邀请你来韩国,但是你拒绝了吗?”他问。

 

Hjarnan点了点头。

 

在得到回应之后,Wadid握住AD的手:“这就是我对你最诚意的邀请。去韩国吧,去我的家乡。我们一起去打世界赛。”

 

“我早说过,我们会一起去打世界赛的。我也希望自己是带着这样的目的去到你的国家。等我们去了釜山,你可给我介绍你的故乡。”Hjarnan回答。

 

“那我们要先赢下入围赛。”

 

“当然,我们会赢的。”Hjarnan肯定地说,“是你说的,我是你的幸运之神。”

 

这样的好运气在入围赛期间发挥了一些作用,他们小组第一出线,对于争夺正赛名额处于有利地位。

 

决定他们能否去釜山的比赛开始前,Wadid突然宣布:“你妈妈见证了我们拿到世界赛门票,今天,我妈妈来见证我们一起出发去釜山。” 

 

“那给了我一些压力。”Hjarnan说。

 

“但我们一定可以的,对吗?”Wadid看着Hjarnan的眼睛。

 

“那当然。”Hjarnan点头。

 

他们做到了。


-完-


后面接:一段被双方母亲祝福的关系(Hjarnan/Wadid)

时间线上略有重合。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