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我头像这支队伍去MSI了

本来没想哔哔一嘴的,但是今天比赛看完我他妈爆哭。


去年九月的时候,我写了这么一段玩意:我头像这支队伍去S7了


我第一次在LOFTER发文章是15年6月,也就是两年前。

我的LOFTER头像从最开始注册到现在没改过。

大概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头像是什么吧?是一支很古早队伍当年的队标。


当时是这么开头的。我的头像至今也没有换过。(快三年了。)


S7之前我去看了LCL的总决赛,心里一阵气苦,就知道这队伍完蛋了。GMB在入围赛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最后呆萌无奈对观众席一挥手,转身下台。当时我就特别崩溃,然后在微博上发牢骚:


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悲观点说,S7还没开打,我就想好用这句话来形容GMB,最适合不过。
从S2到如今,何止百战,却从迫使拳头追在屁股后面砍英雄的魔法师和规则的书写者,变成S7第一支确定淘汰的队伍,被LPL的某些粉丝开一些低俗的玩笑,身名俱裂;从EU到NA到CIS,然后来中国参赛,回头万里;我刚刚提到的ID退役的退役,替补的替补,或者不知道在干啥,反正不会再回来了,故人长绝。
故人西辞黄鹤楼。上海今天电闪雷鸣,把雨留给我,希望你们眼前总是晴朗。


有人回复我说会好起来的,我特别绝望地回复:


不会了啊,就是因为知道没有以后了才特别绝望。对我来说,绝望感更甚今夏Uzi又收获一个亚军。因为我知道Uzi还有机会,他还能打,我还能等。但是Diamondprox和EDward我很难想象他们还有明年。明知不可能再有以后才会特别特别难过。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觉得不会好了。独联体赛区的特质,从S2开始至今的老将,年龄什么都摆在台面上,多么令人绝望。


今天MSI开打之前我还说,我真的是看死独联体。


却万万没有想到,当年小组赛垫底的队伍,在今年MSI小组赛第一天,以三战全胜的结果结束第一轮对抗。

我真的是看死独联体,我不认为GMB最终能够打通入围赛。但是相比去年世界赛被按在地上摩擦,他们进步了何止一点点。


当年面对Lyon两战不胜,今日面对同样的阵容,在自己也只换了AD的情况下,复仇成功。——半年的进步何其惊人。


所以绝望的人,无力的人,对未来望而却步的人,从来都只是我而已。放弃的人只是我——从来都不是他们。

那些在赛场上努力的人,即使有那么多客观条件摆在他们面前,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停下努力,从来不怀疑自己,从来不因为这些外在条件而感到绝望。


那么我当年的绝望是多么可笑。我替他们绝望是多么渺小卑微。


我喜欢的人总有这种不服输的特质,而且总是哪里跌了哪里站起来,自己弄丢的自己拿回来。

16年G2在MSI弄丢了EU赛区的一号种子名额,17年MSI他们自己拿回来了,完成了救赎。

RNG在EDG手里输过总决赛,今年他们在EDG手里拿到冠军。

GMB被Lyon虐过,今天他们面对同阵容的R7赢了回来。

就是因为如此坚韧,生命力如此顽强,才值得我喜欢。

我喜欢的人就是那么强。所以看到他们以自己的努力去完成复仇的时候,看到当年对观众挥手绝望离开的队伍3-0开局的时候,这种惊喜是无法言喻的。


何况这支队伍的血脉里,总是当年那支凭空创建版本的魔法师一般的M5。也总是那支辉煌统治过欧洲的GMB。

——魔法师的血统总能带来奇迹,我喜欢这种延续。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