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8(Q7)

诈尸

三禁

前文: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7(Q7)


----------------------------------------


这一整个夏天柯昌宇都没有见到王海郦,所有和王海郦有关的消息都是听向人杰说的。王海郦的中考算是考砸了,他的父母打算让他复读重考,所以整个暑假禁了他的足,不让他出门,更不会让他玩游戏,把他锁在家里让他学习,还报了无数补习班等着他。

 

父母也控制着王海郦手机的使用,而王海郦考砸了之后,自己心里也有结,和同班的同学都不再联系了,但这种事又不能都憋在心里一个人扛着,不过十几岁的孩子当然需要倾诉和发泄的地方,所以他什么话都说给了向人杰,想让向人杰帮他分析分析,拿拿主意。

 

显然大家都看得出,这种被管头管脚的时候王海郦还想着联络向人杰,大大小小的事都对向人杰无所保留的说出来,这种依赖和信任已经远超普通朋友和开黑的车友了。为此,金灏他们三个不止一次揶揄过向人杰,让他对王海郦好好负责。

 

向人杰却总是窘迫地否认:“你们乱说什么,他就是把我当大哥当学长而已,我们连玩英雄联盟都是打野,他都跟着我练套路,所以才会有什么都来问我,好像我能解答我能帮得上忙似的。”

 

“他到底问你什么,要你拿什么主意?他自己是什么打算?”现存的车队中年龄最小的徐铭枢也是最好奇的一个人。

 

“他就是不想读了啊,但这个是我能帮他拿主意的吗?我能说支持他吗?”向人杰满是无奈地摇头。

 

“不想读?”柯昌宇有些意外,徐铭枢这样的人还老老实实上个高中,王海郦这又是什么打算,“不想读然后呢?他以后怎么打算?”

 

对于柯昌宇的问题,向人杰沉默不语,徐铭枢有些不耐烦,“能说就说,不能说就说不能说,我还能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说不成?”

 

向人杰思索了一会,终于还是开口:“告诉你们也没所谓,他想打游戏,打职业,或者做主播,他说有直播平台找他,开价也不算低,反正他觉得自己读书也读不好,又喜欢打游戏,所以想干脆不读了就打游戏。但是他爸妈怎么会答应嘛,然后他就来问我,我又怎么可能支持他嘛。”

 

“有什么不能的?”徐铭枢脱口而出,瞥见柯昌宇看向他惊诧的眼神和不自觉皱起的眉,有那么一瞬的心虚,却坚持说,“反正也不想读书,这也是个办法。如果硬要读,成绩没有,时间也浪费了,不如做喜欢的事情赚钱。”

 

“但是,打职业能不能打出成绩也不好说,直播也是,怎么确定一定有人看呢?如果打职业最后没有成绩,直播也没人看,那到时候怎么办呢?”柯昌宇是显然不认可如此鲁莽地放弃学业的,“而且我也不是说一定不行,只是他现在刚高中……”

 

“哎呀人家的事。我不和你讨论这个好吧,又不是我。”徐铭枢也有些不悦,却不想争论。听徐铭枢如此说,柯昌宇也沉默了。

 

向人杰见柯昌宇和徐铭枢的意见都合不上,顺势说:“所以咯,这种事我又不能反驳,又不能同意。我说不行他也不开心,我说行万一以后出什么事我负不起这个责。”

 

金灏点头表示赞同:“是啊,这个不是外人能决定的,还是看他自己。”

 

之后他们也还是没见到王海郦,依旧只是陆续从向人杰这里听到的他的消息,柯昌宇只知道,直到他回了学校,王海郦和他的父母还是没有谈好,双方僵持不下。但是向人杰又说,似乎王海郦的父母松口了,愿意让他试一试。

 

听向人杰这么说的时候,柯昌宇大二的第一学期已经过去快一周了。周六的时候,从图书馆自习结束,坐在小饭馆里吃晚饭刷微博的柯昌宇,突然看到屏幕顶端跳出的微信消息,不经常找他私聊的向人杰发了他一句:“腿哥,无双过段时间来上海,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下他。”

 

向人杰的语气太慎重太客气,不是平时聊天的语气,柯昌宇觉得有些别扭,却能看得出他的认真。这种朋友到同城来,他作为年纪比较大又早来上海一年的人,也算半个东道主,自然是要尽地主之谊的,于是柯昌宇回了一个没问题的表情,然后好奇问了一句:“怎么是你来跟我说?”

 

很快两条消息跳了出来:“他不好意思来找你,让我先跟你打个招呼。”“我说大家都是熟人,他自己来找你就好,他非要我先传个话。”

 

柯昌宇有些好笑,回了一个了解的符号,继续问:“怎么突然来上海,是确定了什么吗?”

 

“战队。”向人杰的回复速度依然快,随后长篇大论地解释起来:“有战队让他去试训,其实包吃包住包接机,也不会很麻烦你,但是毕竟他小,独自一个人去外地,我和他自己都担心会不习惯,正好你也在上海,有一个熟人照应总要好一点,不至于万一有事情都找不到人,所以先跟你说一声,就是以后有什么事情照应一下的意思,也可以约着一起出去玩,他一个人去上海万一无聊了,不至于约一个一起吃饭的人都约不到吧。”

 

“好,我知道了。他大概什么时候来?”

 

“下个月。不用你接他,到时候他到了会再联系你。”

 

“好。”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9(Q7)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