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9(Q7)

诈尸

三禁

对了,我以前说过这篇里面有副CP,本来是康双,后来打算改康兮,最近这几章就会交代一下他们三个人的事。

不过我文章里的副CP从来没有人权,大概几章交代完就未必有以后,所以我也不打TAG,就随缘看吧。反正也没谁追这篇,我就随便交代一下,不想看这对的之后跳几章就好了,马上会回归主CP的。

(我终于看到了徐铭枢高中毕业的曙光了。)

(但是高中毕业之后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柯昌宇还有大学要读,以后也许还会有工作的部分。想想就绝望。)

(标题真的不幸言中,又无聊,又冗长。)

(都是虚构,即使看起来和现实世界有重合也是虚构,我说王海郦的部分。)


前文: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8(Q7)


-------------------------------------------------------


王海郦刚来上海时,只是给柯昌宇发了个消息报了平安,说是有俱乐部的人来接,一切都好,让他不用担心。

 

之后柯昌宇也记得经常发消息问问他近况。王海郦刚要在俱乐部安顿下来,诸事都有点忙乱,所以只和柯昌宇在聊天工具里交流。

 

大概过了一个月,王海郦才第一次说自己有空,约柯昌宇出去吃饭。说也巧,王海郦新基地也在大学城里,两个人离得一直都不远,故而晚饭也就约在大学生常去的小饭馆里。

 

开头总还是要客套一下,互相问问近况,两个人都不是聒噪的人,但是王海郦更愿意说,毕竟他是新来一个地方,又是换了一种生活——和做学生不一样了,有新鲜劲需要分享。至于柯昌宇,即使是大学,也不过是继续做学生,尤其是柯昌宇把大学过成了高四高五,除了学习就是宅着打游戏,生活和从前并没有变多少,王海郦一听大学生涯也并不丰富多彩,便没有兴趣继续打听下去。而柯昌宇却对王海郦的现状很感兴趣,王海郦也愿意说,一边吃饭一边给柯昌宇介绍俱乐部的情况——如何试训,如何训练,生活规律如何。

 

王海郦说队友都很好,就是一群网瘾少年几乎也是生活白痴,而且个个爱熬夜,还经常一起相互影响,今天熬夜到三点,明天到四点,后天便是天亮才睡。半夜不睡觉又饿,便总是要点夜宵外卖,生活习惯是很不规律的,却新鲜自由。

 

柯昌宇觉得这并不是恰当的生活方式,稍微规劝了王海郦几句生活节奏还是不要太乱。但是王海郦刚刚开始这种生活,显然正在兴头上,答应得也颇为敷衍,而且完全不自控地瞥了嘴,把表情都写在脸上却不自知。

 

柯昌宇看着王海郦出于礼貌只能答应不能发作的样子,想到了被他催着写作业的徐铭枢,也是这样的神情,便觉得这种年龄这种性格这种有自己想法的弟弟们多少都有点可爱。这么想着,也就没有忍住笑意。

 

饭快吃完的时候,王海郦差不多也把自己的战队和来上海后的生活无巨细地介绍了一遍。

 

“很开心嘛?”在王海郦第一千零九十八次感慨自己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了正确选择的时候,柯昌宇附和着说了一句,然后试图把话题从他的队友们身上引开,“你爸妈听说之后怎么讲?当时听说你爸妈一直不让你来,后来你怎么说服他们的?”

 

“什么说服?”王海郦突然表情就垮了下来,连往嘴里送菜的手都慢了下来,“他们还是不同意我来,那几天家里天天吵,吵得不可开交,鸡犬不宁。我妈就成天哭,我给他解释都没用,根本不听我说的,不讲道理。我爸更不讲道理,就打我,我一说我不想继续上学就打我。”

 

柯昌宇没想到自己问到了不该问的,只能闭嘴吃饭等这个话题过去。

 

但是生气的事必然是越说越气,王海郦开口时明显不想说,但一开始说便有要一说到底的趋势:“但是我真的不想继续读书了。我能怎么办?我只能跟他说不然你就打死我吧,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

 

——和徐铭枢一样的倔,一样对自己的未来有不容质疑的打算。柯昌宇在心里评价。但是你父亲怎么可能当做没有你这个儿子呢?这句劝的却不敢说出口。

 

“最后大家都不肯让步,俱乐部电话打到家里来,经理和我爸说的。然后才勉强同意了。但是其实他一点都不支持,只不过他不支持我也不肯继续读书,他也没办法。我就跟他说,你强迫我去学校,我也学不进去的,不如让我现在开始工作,还赚点钱。他也没办法。”

 

说到这里王海郦一手托着腮,皱着眉不继续了。

 

“那……”柯昌宇小心翼翼地开口,“你爸妈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吗?”

 

“还不知道,来了上海之后,我还没跟他们联络。”王海郦放下托腮的手,低着头弄着自己碗里的饭菜,“我爸断定我在上海坚持不了一个月,所以我一生气就都没联系他们。”

 

柯昌宇叹了口气:“还是联系一下他们吧,现在你也快到一个月了,而且过得不错,让他们知道一下,也放心你。”

 

“他们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们都不想认我这个儿子了。”

 

“傻呀,他们怎么可能真的不担心你?”

 

“哎呀,你怎么跟我妈一样?烦死了。”王海郦放下手中的餐具,皱着眉瞪视着柯昌宇。

 

经常被徐铭枢这样对待的柯昌宇倒也没有觉得王海郦的态度多么失礼,反而因为这个原因,觉得这个小弟弟果然还是太小,不够成熟,也应该被让着的,于是迁就地说:“好了好了,那不说这个了。”

 

王海郦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但是看得出已经没什么兴致再大谈特谈,加上他们确实也快吃饱了,于是两个人又随意聊了些别的——都不如最开始的聊天热烈,却也不算太冷——便付了钱各自走了。

 

按柯昌宇的性格,本应该把王海郦送到基地再回去,但是王海郦坚决不肯。柯昌宇清楚王海郦目前急需证明的是自己的成熟,所以拒绝被当做小孩子照顾。加上大学城的治安确实没有问题,柯昌宇也就没有坚持。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0(Q7)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