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来都来了(康兮)

三禁

儿童节贺文,但是晚了。

只是觉得这一对最近很甜,发了很多糖,而且适合儿童节。

写完才想起来他们最近在韩国集训,根本不在西安。但是写都写了。

很短,其实是个智障小段子,而且一点都不好看,因为没有逻辑,也不感人,所以非常难看,感觉写它的人是个智障。

标题也是瞎写的,因为太弱智了,所以不知道用什么标题好。

缺觉后产物,我可能是脑子坏了。

我一定是脑子坏了。

抱歉。

------------------------------------------------------

和网上那些年龄不小却还嚷嚷着自己是个宝宝,挤破了头想要过儿童节的人不同,苏汉伟真的一点都不想过儿童节——却被迫不得不过这个节日——这是半个小时之前在基地发生的事情。

 

苏汉伟从醒过来走进训练室开始,就一直在接受来自全队的儿童节祝福。

 

当陈圣俊跟他说儿童节快乐的时候,苏汉伟觉得这是他一向的恶趣味。当辅助们跟他说儿童节快乐,卖包长高的时候,他觉得这是受了陈圣俊影响。当队长柯昌宇见到他也开始说儿童节快乐多喝牛奶的时候,苏汉伟沉默了。

 

唯一没有这么开口的是向人杰,他走进训练室的第一句话是宣布既然新到一个城市,总得熟悉环境,所以他决定利用这个下午探索一下新的城市,并询问有没有人同行。

 

苏汉伟觉得向人杰还不如闭嘴。一群网瘾少年在哪儿打游戏不是打,在哪儿叫外卖不是叫,有谁会有兴趣去“探索周边环境”?果然并没有响应向人杰的提议。不得已之下向人杰开始点名:“957,你要跟我一起出去逛一下吗?”

 

“不了。”柯昌宇彬彬有礼地拒绝了这个建议。

 

“兮夜?”

 

苏汉伟没有说话,他觉得拒绝太伤人,但是确实不想出门。

 

向人杰显然看懂了队友们在想什么,有些无奈地边出门边说:“好吧,那我自己……”

 

“哟,兮夜。”起得最晚的具晟彬突然出现,“儿童节快乐!”他的手里赫然还端着一杯牛奶,作势准备递给苏汉伟。

 

 “Condi等等我!我要去超市买纸巾!”苏汉伟一边说一边追出了门。

 

这就是苏汉伟的队友,无论是沉稳的队长还是新加入的AD都不遗余力地告诉苏汉伟喝牛奶长高,把他烦的不行。只有向人杰不会这样。

 

向人杰会问他:“你之前说要去超市买什么?”

 

“买什么?”苏汉伟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刚刚是我我随便说的。我只是找个理由出来而已。他们好烦。整天就牛奶牛奶的,不知道中了什么邪。”

 

“是啊,他们懂个屁。”向人杰点头同意了苏汉伟的看法,并且补充道,“明明还需要多晒晒太阳,让阳光将胆固醇转化成维生素D才能促进钙的吸收。所以我才觉得你需要出来逛逛。”

 

苏汉伟转身就走。这就是苏汉伟的队友们,天知道他们每天闲着在想什么看什么东西。

 

“兮夜。”向人杰追了过来,拉住苏汉伟的胳膊:“我错了我错了好不好?我请你吃晚饭赔罪吧。”

 

苏汉伟甩开了向人杰的手,但是想了想回到基地就要面对一屋子沉迷于儿童节的中了邪的队友,权衡之后决定接受向人杰的道歉,只要向人杰不要继续和他们同流合污提儿童节或者长高之类的事情。

 

向人杰满口答应。

 

两个人在闲逛的时候向人杰一直在看手机,期间答应了柯昌宇提出的各色购物需求——这就是网瘾少年们,一般不出门,但只要有一个人出门,全队都把他当做购物奴隶。

 

苏汉伟和向人杰就先吃晚饭还是先购物讨论了很久。苏汉伟觉得先购物然后吃完饭然后回基地非常完美。

 

向人杰有不同意见。他直接把路线定到城墙上,决定先逛一会,吃个晚饭,然后去城墙逛一会,然后买东西回基地。

 

理由是反正他们出门已经是下午,再逛一会差不多也就该吃晚饭了。在苏汉伟犹豫的时候,向人杰放了个大招:“门都出了,来都来了。”

 

来都来了这四个字一旦说出口,基本上就没什么好反驳的了,苏汉伟只能同意。

 

晚饭就在城墙南门不远处吃的,两个人一边吃一边看着天色渐晚,苏汉伟实在不知道作为要在西安生活的人做这种夜游城墙的游客行为有什么意义。

 

夜晚的古城墙上人不多,墙垛边一串串红灯笼勾勒出道路的形状,走在留有明显时间痕迹的古城墙上,好像真的走过了很多时间,走进红尘俗世,从遥远的过去一直走向没有终点的苍茫未来,让人恍惚起来。

 

两个不知道该如何欣赏景点的人就这么沉默地走着,不时和出门旅游欢声笑语的一家三口擦肩而过,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幸好大多数时候他们都走在夜色里,不用担心别人疑惑的目光。

 

“小伟,”向人杰先开了口,“之前你说让我来,我就来了。那么可不可以以后,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不要让我走?”

 

苏汉伟皱眉反问:“你在说什么啊?” 

 

“你只要说好,或者不好。”

 

“你有病吗?”

 

“好不好?”

 

“哎呀好啦,你脑子有问题吗?”

 

“好就行了。小伟,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向人杰没有给苏汉伟反应时间,很快第二个重点就扔了过来。

 

有喜欢的人了?苏汉伟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还来不及分辨自己心里并不怎么高兴的情绪到底是失落还是嫉妒还是什么,就听到向人杰说:“兮夜,看那里。”

 

向人杰果然是没有给苏汉伟一点反应的时间。顺着向人杰手指的方向,苏汉伟看到有红白色的光点仿佛萤火虫一般悬在空中缓缓飞舞,在苏汉伟觉得大事不妙之前,这些光点慢慢凝聚成一个有序的形状——在空中拼出一行字:

“苏汉伟,我喜欢你。”

 

这个时候苏汉伟终于开始觉得大事不妙了。

 

“反正你说了不会让我走,那么,为了防止你拒绝我之后我们彼此见面都尴尬,不如,你答应我?”

 

向人杰的语气挺随意,就像在问苏汉伟要不要蓝一样。让苏汉伟习惯性地就答应下来,然后才意识到这一次,自己好像把自己卖了。于是在答应下来之后有那么一段时间,苏汉伟一直盯着无人机,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我看那天入城仪式的无人机挺酷的。”向人杰说,“而且你看,这这些字还会变。”

 

随着向人杰说的,原本的那行字散成了光点,然后又慢慢重组,变成了:“兮夜,儿童节快乐。”

 

“滚!”苏汉伟用尽全身力气对着向人杰咆哮。

 

“说好了不让我走的呢?”向人杰笑得无赖。

 

“向人杰?!“

 

但是很可惜,苏汉伟跳起来试图踩向人杰脚的操作被向人杰格挡了。

 

 

从城墙上下来之后,苏汉伟还惦记着要帮队友去超市购物。

 

“没有什么东西要买,我跟柯昌宇聊天只是为了确定无人机就位啦。购物清单只是随便说说的。”向人杰表示这其实不重要。

 

恰在此时,向人杰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柯昌宇发来的微信消息赫然显示在顶端:“购物清单还是要买好才能回来哦。” 

 

恰到好处的打脸让向人杰在苏汉伟疑惑且嘲弄的目光下低声骂了一句脏话。

 

基地里,柯昌宇一脸理所当然地放下手机。在基地的人已经达成了共识:向人杰至少也得给他们当一回购物奴隶,才能抵消全队为了促成约会一起装傻用“儿童节快乐”把苏汉伟逼出门这件事。毕竟向人杰最初策划这场节日坑苏汉伟约会与表白的时候,可是差点跪下求全队帮忙的,如今只是让超市代购,已经很人道主义了。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