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我养你(Lvmao/Loken)

三禁

梗是

更多涉及到的部分可以在 @奶人一块加攻五毛 这里找到

深夜产物,不知道为什么前后画风不对。

越写越烂我要变成废人了。真是抱歉。

-------------------------------------------------

一、

 

“你又睡不着吗?”

 

“你又不睡觉监视我?”

 

这样的对话已经持续了近两周。从左名豪偶然发现轮换并不能让李东昱“好好休息”,反而加剧了他的失眠之后,他就开始有意识地晚睡,然后听李东昱那里的动静,来确保他的AD兼室友有在官方“假期”中好好睡觉恢复状态。

 

焦虑是非常容易引起失眠的,对于李东昱这种本就睡眠不好的人来说更是如此。队伍输比赛加自己不上场的双重压力让李东昱的睡眠跌入新的低谷。而且不仅仅是双重压力这么简单,最让他喘不过气的是那种无力感,看着队伍输掉却因为不能上场而无能为力;躺在黑暗里想睡觉却无能为力;看着队友为他着急却因为睡不着而无能为力——这种一切努力都没有用的无力感最令人绝望,因为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努力,如何摆脱困局,似乎一切挣扎都是无用的,这才令人绝望。

 

“可是,我睡不着。”李东昱的声音在黑暗里听起来怯生生的,搅得左名豪五脏六腑都疼。

 

接下去的对话老生常谈,左名豪真的不知道除了重复别担心,总会好的这种陈词滥调之外,还有什么话好说。但这种话恰恰也是最没用的话。

 

左名豪其实从不担心李东昱能不能上场的问题,因为他从不怀疑他搭档的实力,他觉得有实力作保,李东昱重新上场只是时间问题——和李东昱的身体问题。但李东昱自己却不自信,总担心就此没有机会再打下去。

 

左名豪虽然觉得李东昱这样完全是担心太过,却并非不懂这种感觉了,就像李东昱向来信任他,他却不信任自己一样,他也有过这种不自信的时刻,所以也深知其他人的安慰作用多么有限。无论自己怎么用头保证李东昱的实力没问题,上场只是时间问题,李东昱自己却总是不能相信。只要他一天不上场,这一颗心就又要悬一天。

 

李东昱的心悬一天,左名豪就要陪他悬一天。一想到这种压力都要由这个小孩一力承担,自己无论怎么做都分担不了半分,左名豪心疼之余总觉得自己简直没用。

 

 “万一我真的从此上不了了怎么办?”李东昱的声音沉闷,显然是把头埋在枕头里发出的。

 

“我养你啊。”左名豪困得不行,声音都含糊不清了,回答却不假思索。回答完之后的左名豪几乎是立刻睡死过去,根本不知道哄了半天室友,最后反而是自己把对方彻底弄得脸红失眠了。

 

二、

 

李东昱觉得自己和左名豪挺没有默契的。两个人打韩服的时间基本上没怎么重合过。休赛期左名豪本就不怎么上韩服,偶然登录却跟李东昱完美错开,导致他们根本没时间双排。

 

总不见得得由自己发消息约时间吧?这也太刻意了。李东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可不想这么郑重其事吓到自己的辅助。双排其实并不重要,还是随缘就好。

 

虽然劝自己的时候说着随缘,但是在看到左名豪上线之后,李东昱的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开了对话框打了招呼。几分钟之后,双排的小车开了起来。

 

但是他们运气实在不好,第一局游戏进去没有几分钟,对方打野就频繁光顾下路,并且终于在第三次伙同中单一起打出了四包二,将他们双双击杀在塔下。

 

如此一来下路彻底爆炸,连对线都困难。

 

左名豪简直想得出李东昱抓狂的表情,就在这时,他听到李东昱气闷地问:“现在怎么打?”

 

“我养你啊。”左名豪掷地有声地说,仿佛胸肌练得很铁,与此同时一边说一边抢了李东昱的兵。

 

“nmsl!”李东昱有些尖的咆哮从耳机里传过来。

自己一时兴起教的脏话最终坑了自己,左名豪觉得挺后悔的。

但是连为数不多会的脏话也是自己教的,左名豪又觉得有些暗暗得意。

连这种事情都能得意,左名豪你是不是疯了 ?一边想着,一边又毫不留情地脏了个兵,听着AD骂脏话,左老板觉得今天也是生机勃勃的一天呢。

 

三、

 

李东昱最近在看剧。生活大爆炸这种大家都看的美剧。本来是打发时间用的,但是看着看着却勾起了李东昱的乡愁——不是针对韩国,而是针对JDG基地。

 

其实JDG基地和剧里的公寓挺像的,也是一群人住在一起,每天发生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其实基地里发生的事情比电视剧还好玩。但是没有人来拍。李东昱有些可惜地想。然后想到已经从基地离开的金太相、简浩文……又有些惆怅。

 

如果大家可以都不走就好了。李东昱简单地想。

 

但是他也知道这种事绝无可能,转会、合同、更高的工资、更好的队友配置……一个人有太多理由离开一个队伍。

 

除非自己有无敌多的钱,能挽留住每一个想挽留的人。

 

突然想如果可以把关系亲密的人都聚集到一个房子里一起住应该会很开心,但是钱由谁来赚?李东昱就这个问题陷入了沉思。

 

四、

 

李东昱把他思考的问题发到了推特上。而且还有人回复并且申请入住了。

 

左名豪是从粉丝群里知道这个消息的。

 

虽然心里虚得要死,却依然打肿脸充胖子,表示自己早已知情已经入住,根本就是其他人想要加入。

 

其实自己当然没有入住,因为李东昱根本就没有这样一套房子——除非李东昱说的是JDG基地。要是这么算的话,说自己已经入住显然也非常合理。

 

牛皮是这么吹出去的,但心里多没底只有左名豪自己知道。这时候左名豪才意识到,发现自己养了很久的AD其实根本就不属于自己,是多么令人恐惧的一件事。

 

但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默认了李东昱是属于自己的?左名豪觉得自己的想法其实没什么道理。李东昱从来就不属于他——哪怕是他的队友,他的室友,他的AD,但是却没有什么规定李东昱必然只属于他。一切都只是自己下意识的妄想而已,左名豪觉得,只有骂自己一句贪得无厌,再劝自己一句做人守本分,不该想的不要想,才是断绝这些念头最好的办法。

 

反正粉丝又不会真的问他关于李东昱房子的细节。

 

五、

 

其实JDG开给李东昱的工资不算低。所以在李东昱决定退役之后,他暗中把JDG租借来做基地的房子买了下来——做不了队伍的老板,做做队伍的房东倒也还行。

 

这个时候左名豪已经是俱乐部的经理了——从教练到领队到赛事部经理,虽然不做BP和战术指导了,但是左名豪一直没有远离赛事,只是负责了更多的工作。

 

然而工作再多也不要把更新房屋合同的事情扔过来啊!俱乐部是没有行政了吗?在左名豪听说这都要归自己负责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还沉浸在老队友兼自己养了多年的AD选手李东昱退役的悲痛之中,左名豪没有看出行政妹子通知他时候一直在努力憋着的笑。

 

直到看到过来谈合同的房屋所有人,左名豪才幡然醒悟,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很大的圈套:“你在干什么啊?!”

 

李东昱把新的钥匙放到左名豪的手心,握住他的手,笑着说:“我养你啊。”笑得眼睛都没了,露出整洁的一排牙齿,还是当年那个被抢了兵就要骂nmsl的幼稚小男孩。

 

六、

 

后来李东昱觉得应该对当年的朋友负责,于是发推特圈了Moojin和IgNar:“我房子买好啦,在北京,你们可以过来住哦。”

 

“为什么是在中国?”Moojin先回复了。

 

“我喜欢你们管那么多,要不要来嘛?但是如果Moojin来的话,需要和Clid轮替哦。IgNar来的话倒是正好有辅助位置。”李东昱得意地发出一条回答。

 

Moojin:“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

 

IgNar:“秀恩爱的都打死。”

 

Moojin:“在你说这话的时候,能把你刚刚发的马上要飞法国的推特先删掉吗?”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