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0(Q7)

三禁


前文: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49(Q7)


我吃957其他新CP比较缓慢而且总写不出的原因,大概就是这种入土CP我却偏偏放不下吧。


-------------------------------------------------


那天吃过饭之后,柯昌宇和王海郦的关系便更加好了起来。毕竟原本就是开黑车队的朋友,现在距离又近,休息日一起吃吃饭什么的也是常有。

 

自从来了上海,不被学业折磨的王海郦便有了更多时间打游戏,有时候也和车队一起开黑,但是持续了还没一个月,就因为训练和作息时间的原因,与老朋友们一起开黑的时间越来越少。倒是网瘾少年天天熬夜,有时候天亮了还没睡的时候,王海郦干脆大清早觉得空气不错的时候出门散步,走过几条街去柯昌宇的大学里混早饭吃。柯昌宇这种好学生一大早是要去教室里占好位置的,8点的课他能6点就爬起来,起太早了就吃完早饭背英语,在清晨这段时间上,倒是莫名地和王海郦的作息重合了。

 

除了一起吃早饭——柯昌宇的早饭,王海郦的夜宵——之外,休息日晚上王海郦有时候也会越柯昌宇去吃夜宵,应该来说是柯昌宇的夜宵,王海郦的正经晚饭,吃完九点多甚至十点多这顿,网瘾少年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王海郦对柯昌宇有一点点依赖,很多人都看得出来。这不是毫无由来的,就算俱乐部再好,也不可能事事顺心,所以王海郦需要一个地方去倾诉他的一些苦恼,而柯昌宇显然是比任何队友都更好的选择。

 

作为之前一起开黑的伙伴,王海郦自然觉得柯昌宇比队友更亲切,毕竟队友们可不像柯昌宇,了解他之前的生活,清楚他和父母的关系,知道他最不加掩饰的脾气,毕竟是看过彼此在网吧里一秒五喷的兄弟,不用互相装模作样,所以和柯昌宇相处的时候,王海郦总是比和队友在一起更放松。

 

而且柯昌宇的年龄也比队伍里那群队友更大一些,又是大学生,双商都高,王海郦如果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无论是现实中的还是情绪里的,说给柯昌宇听的话,总能收获一些靠谱的建议。比如上次柯昌宇劝王海郦跟父母联络一次,虽然王海郦万般不愿意,最后却还是照着做了。虽然听得出父母对他的选择依然不赞同,但是彼此之前的水火不容还是要缓和了不少,也让王海郦更放下了一些心事,连带的,也对柯昌宇更多了一份信任。

 

同样是孤身漂泊在上海的人,却偏偏是老朋友且离得近,自然会相处得更好一些。

 

至于柯昌宇,在上海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老乡,还是一起开过黑喷过人的兄弟,比起同学,自然心理上会觉得和王海郦更亲近一些。何况是另一个兄弟向人杰托他好好照顾这个小弟弟,所以王海郦叫吃饭便吃饭,微信QQ发来消息便聊天,遇见王海郦有不顺心的事情就开导,基本上算是把王海郦当亲弟弟照顾着。

 

“又和无双去吃饭了?”

 

徐铭枢的QQ消息跳出来的时候,柯昌宇确实刚和王海郦吃过晚饭,正在回宿舍的路上。

 

“你吃醋啊?”柯昌宇顺手回复了他。

 

徐铭枢没有回答,大概是觉得承认的话显得自己小心眼,却又真的放不下。

 

柯昌宇等了一会没等到回复,猜到徐铭枢的别扭,觉得有点好笑,便又打字过去:“我跟他能有什么?就是普通老乡之间照顾一下啊。他在上海有没有别的老乡。而且他还小。”

 

“他有队友,干嘛非要粘着你。”

 

“也没有很频繁吧?”

 

徐铭枢又不回复了。

 

“向人杰跟我说让我多照顾他一点。而且我有你,他的话,你看向人杰那个样子,你是不放心我还是不放心谁?”

 

“没有不放心谁,就是觉得不爽。”

 

柯昌宇一时倒想不出怎么回了。哄徐铭枢说自己不和王海郦玩了吧,一来也不可能,毕竟大家都是朋友;二来也显得太莫秒奇妙了,他和王海郦何其无辜,故意绝交反而显得像是坐实了有私情。但是不哄吧,徐铭枢又不高兴,虽然徐铭枢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有什么都要爆出来闹他了,但是柯昌宇也并不因此就觉得自己可以完全不考虑徐铭枢的感受。

 

何况这还是徐铭枢第一次有了类似“吃醋”的感情,偏偏对象又是不好翻脸的朋友,这就有点让柯昌宇为难了。

 

最后的最后柯昌宇还是一狠心回了徐铭枢一条:“你真的不爽要我和他绝交也行,我就不理他了呗。”

 

徐铭枢看到这条消息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还是太大惊小怪了,回说:“别啊,我可从来没让你和他绝交。”

 

“我怕你不高兴嘛。”

 

“我随便说说的,没有真的不高兴啊。也没有到要你和别人绝交这一步嘛。”

 

“好啦,我知道了,我以后尽量少和他一起吃饭行了吧?”

 

徐铭枢看到柯昌宇这么回复,感觉说不出的别扭,说好的话,似乎自己太小气太疑神疑鬼,明明自己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说不用这样的话,显然自己也并不是那么想的,这种说好也不是说不好也不是的感觉实在是很憋屈,想了半天徐铭枢还是回了一个:“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柯昌宇解释着,他的耐心和温柔能穿透屏幕,徐铭枢甚至能想得出他的语气,“只是我男朋友不爽了,我当然要向着他。你自己别多想才是。恋爱本来就是排他性的,所以你吃醋才是应该的。”

 

徐铭枢最受不了柯昌宇突然一本正经地解释还夹杂一些他觉得陌生的名词,顿时觉得崇拜得要命,却又不想表达出自己的迷弟情绪,回的是:“???吃醋?我又给你脸了?”

 

看到这里柯昌宇也知道徐铭枢的不满是彻底平息了,笑了一声,顺着他的语气回了一句:“行吧,没有~”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1(Q7)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