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哔了狗女仆培训基地一期毕业生(昭野)

三禁

其实是个车

一个胡显昭去BLG学做女仆的故事和后期成果展示(x)

没错,标题上名字的顺序是有意义的,是表示攻受的。

我醒了才意识到今天是Meiko的生日?我在Meiko生日写了一篇什么东西哦?


---------------------------------------------

 

没人会否认,2018年6月5日19点,所有LOL职业选手们都守在屏幕前翘首以盼,就等着那个名为AmazingJ的男人打开直播。

 

EDG的众人也是如此。

 

“怎么还没来?这总不能鸽了吧?”田野在指责别人不守时的时候倒是义正辞严,完全没有顾忌自己是出了名的鸽王这件事。

 

“怕是妆没画好。”李汭璨回答完自己咯咯笑了起来。

 

话刚说完主播就上线了,全套行头从假发到妆容都一丝不苟,这不是一次随意的女装,透过屏幕都能看得出BLG为了这次直播下了大工夫。

 

“哇,辣眼睛。”陈文林只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去做捂脸状。边上的全志愿瞥了一眼,倒没有陈文林这么大反应,但也不再看下去,转而去关心陈文林的眼睛是不是真的瞎了。

 

明凯看了有那么一分钟,最后皱着眉说:“什么啊。”说完也就意兴阑珊回自己座位打排位去了。

 

剩下的几个人倒是对着直播看得起劲。

 

穿着女装的石伟豪选手完全知道自己的职责,反正游戏不是关键,这句话真是一语中的。之后的时间里石伟豪为大家表演了戳脸卖萌,黑丝展示——虽然拍腿那一声太清脆,仿佛菜场里猪肉摊的老板在拍自己卖的蹄髈,以及尽职尽责叫主人等女仆装直播应该尽到的义务,完全没有偷懒或者不情愿。

 

“谢谢各位主人们送的礼物。”“主人,人家想要小电视嘛。”过于夸张的卖萌让在EDG看直播的三个人笑成一团,在石伟豪对着镜头一口一个主人的时候,田野还不忘乘机教训他的AD:“看看人家。”

 

“这有什么好看的?”胡显昭很不屑。

 

“看看人家多听话多可爱,好好看好好学。”田野一边说还一边在胡显昭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莫名其妙受到训诫的胡显昭很是委屈,石伟豪为了直播效果做出的事,怎么到了田野嘴里就成了他该学习的呢?尤其是,听话也就勉强算了吧,可爱是个什么玩意,屏幕里这个恶意卖萌的黑丝AJ虽然节目效果满分,但是跟“可爱” 两个字差得也太远了吧?

 

还没有我可爱。胡显昭在内心吐槽了一句。

 

虽然并不认可田野说的话,但是莫名其妙就被辅助挑剔的胡显昭还是很不爽,一转身赌气出了训练室——然后才发现沉迷AJ直播的田野并没有追出来哄他。这就尴尬了不是?总不见得再没志气地走回去。胡显昭干脆往外走,准备出去解决一下晚饭。但这个时候胡显昭也并不饿,最后只能信步走进隔壁邻居BLG的基地——反正田野让他好好看好好学,他就现场来看看学学石伟豪到底有什么值得效仿的。

 

BLG的各位也是老熟人了,看到胡显昭进来完全不见外,听说胡显昭是专程过来看AJ的也并不觉得不妥。毕竟在网上等着看女装直播的人就有这么多,附近邻居想来现场看个新鲜也是合情合理。

 

另一边田野在看了好一会直播之后终于饿了,准备点外卖的时候才发现胡显昭不见了。问了一圈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了。最后只有李汭璨不确定地说大概是出去了:“可能是去隔壁‘学技术’了。”李汭璨一边说一边憋着笑,田野翻了个白眼没理他,也就不追究这件事了。

 

不被追究的胡显昭在BLG基地里并没有感受到田野放了他一马的宽宏大量,而是疯狂吐槽来自辅助的压迫,好好地看个AJ直播都能被训实在是锅从天上来。胡显昭说得声泪俱下简直闻着伤心。胡显昭如此在意田野说得每一个细节,甚至付诸实践,却还是被田野训,然后依然矢志不渝地贯彻落实田野的每一句话,尤其是找AJ学技术这种细节,更是让见者落泪。

 

最后石伟豪终于结束了直播,BLG的众人立马将胡显昭推到石伟豪面前,介绍他拜师学艺。

 

“这个嘛……”听完胡显昭的来意之后石伟豪一时语塞,简直快把自己噎死了,最后说,“你让我先换个衣服。”

 

换完衣服卸完妆的石伟豪从盥洗室走出来,把刚换下的女仆装递给胡显昭:“你不是要学技术吗?先换上。”显然他在刚刚换衣服的短短时间里已经为胡显昭想好了一套教程。

 

胡显昭一阵无语,理智上觉得这群人是在耍他,但是又实在经不住一群人在他身边起哄,更有人妖言惑众说他肯穿田野一定很喜欢,最后胡显昭不知自己怎么就被蛊惑了,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女仆装,唯一庆幸的是石伟豪没有逼迫他穿自己的原味丝袜——甚至没有要求他穿丝袜。

 

“哇,iBoy穿这个好可爱啊!比AJ可爱多了!”胡显昭一从盥洗室走出来就受到一片赞扬。

 

其实按照石伟豪尺码买的衣服穿在胡显昭身上并不合适,空落落得简直要掉下去。但是架不住胡显昭长相就是比石伟豪要干净可爱。所以BLG的各位夸起他来也是发自真心。

 

看到自己的“学生”如此听话,石伟豪也很满意,于是开始了他的授课:“就首先呢,穿着女仆装,就要表现得温柔听话。既然自己是女仆了,那自然其他人都是主人咯?”

 

胡显昭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有些羞怯地叫了一声:“主人。”

 

“很好,这个害羞的表情就很灵性。然后就主人这样挑起你下巴的时候……你不要这样死鱼眼……跟明凯学的啊?!”石伟豪放下了勾胡显昭下巴的手。皱了皱眉,“要表现得害羞一点嘛,重新来。”

 

“主人。”胡显昭一边被石伟豪挑起脸一边羞怯地说。

 

“眨一下眼睛啦,死鱼眼,跟你说了不要跟明凯学。”石伟豪对这个效果显然不满意。

 

“我怎么觉得这个桥段这么熟悉?”在一边观摩了半天的谢金山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喜剧之王啦。”石伟豪无奈地说,“不然我用什么教他?我自己又不会。”

 

胡显昭显然没有在意BLG选手的交流和笑场,还在自己消化复习刚学到的新知识点,并且不耻下问:“万一田野不打算勾我脸怎么办?”

 

“那你不会自己抬头啊?”石伟豪真心觉得朽木不可雕也,懒得继续这种无聊游戏,“反正总之你记住啦,穿着女仆装就是要温柔,听话。不仅要听话,而且要一直叫主人,非常,谦卑的那种感觉,要对方允许才能行动,这样对方才会满意啊,有那种……征服感……”

 

就在石伟豪长篇大论一些完全跑偏的话题的时候,胡显昭的手机开始响个不停。胡显昭摸出手机一看,屏幕上都是田野气急败坏的微信消息:“你到哪里去了?”

“怎么还不回来?”

“他们都去睡了。”

“你再不回来过了门禁就进不来了还要被罚。”

 

胡显昭再一看时间看,不知不觉已经深夜了,再过五分钟就到门禁时间了,心里暗叫好险。也来不及和BLG的各位再客套或者解释什么,胡显昭提起裙子就跑。幸好两个基地几乎是连在一起,从BLG基地跑到EDG基地根本用不了两分钟,胡显昭有惊无险地在门禁之前溜了回去。

 

进了基地胡显昭才发现问题严重了,自己就这么穿着女仆装蹿回来,这根本不是他的本意。他本意只是出去走走而已,怎么就被哄骗穿上了女仆装,灌输了一脑子奇怪的东西,还就这幅样子回了基地呢。万一在基地里碰到别人他脸还往哪儿放啊?

 

幸好田野之前微信说大家都睡了,胡显昭小心翼翼地不弄出声音,做贼一样溜回自己房间,倒也没有撞见人。

 

溜进房间一关上房门,还没来得及喘气就听到田野数落的声音:“你还知道回来……”

 

然后双方一抬头对视,田野张着嘴瞪圆了眼睛,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胡显昭紧张地盯着田野,深怕田野半夜尖叫。幸好这种事都没有发生,毕竟是刚刚看完AJ直播的人,田野也算见过了大世面,很快就收起了震惊的表情,皱着眉说:“你怎么这幅样子?”

 

“你不喜欢吗?”胡显昭有些委屈,明明BLG的人骗他说田野肯定会喜欢他才穿的。想到了这里他又想到在BLG学到的课程,不情不愿地在最后又加了两个字,“主人?”

 

田野从来也就没有喜欢或者不喜欢,不过反正是绝对不会讨厌的,不然他之前也不会津津有味地看石伟豪直播。但自己AD突然穿成这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震惊和疑惑肯定是最直观的感受。

 

直到胡显昭一句委屈巴巴的主人问出口,田野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没有啊。”这才发现自己其实有些心动。这种委屈巴巴的小孩子,穿着女仆装,慢慢抬起头看着自己,任谁都无法拒绝好吧——如果他眼睛不要眨得那么厉害的话就更好了。

 

“你眼睛进灰了吗?眨这么厉害?”田野还是对队友的健康表示了关心。

 

“没有啊。”胡显昭停止了眨眼,在心里骂石伟豪骗子教学,顿了顿想起来自己应该要说的两个字,“主人。”


下面就请:点这里

评论(17)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