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2018高考上海语文作文题】共生依存(Raro)

三禁

有点丧。伪现实,所以和现实一点关系都没有,不代表真人。

缺觉状态下写的。缺觉真可怕。


高考作文系列。今年依然是上海卷

今年的题目是:

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


人的好奇心总是惹出很多麻烦。面对一件已知没有好处的事,明明理智叫嚣着停止,好奇带来的冲动却会持续发出诱惑。这大概就是潘多拉打开盒子的原因了。陈文林也就这么不当心打开了他的潘多拉盒子。

 

输掉比赛之后看微博是没有好处的一件事。但是陈文林还是这么做了。半分钟后,陈文林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恨不得自己没有点开微博没有看到这一切流言蜚语。陈文林把手机扔到一边,面对着游戏界面发呆。理智觉得打游戏转移注意力是一件好事,但是情绪让他懒得动手排这个队,他就这么懒散地坐着,目无焦距,脑子里翻涌着的还是微博上铺天盖地的咒骂。

 

“Haro。”唤回他神志的是韩国上单的声音。

 

陈文林疑惑地转过身,看到站在他椅子边的人。

 

全志愿看了一眼陈文林的屏幕,又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Haro不开心?”

 

“没有。什么事?”陈文林当然不开心,因此更懒得开口多说一字,否决也简略干脆。

 

全志愿当然看出了他的不开心,但是也看出了他不想讨论的拒绝态度,没有再问。

 

陈文林看全志愿的神情,猜他是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却被自己不耐烦的语气吓住了,于是放缓和了语气问:“什么事?”

 

“没……”见陈文林情绪不佳,全志愿本想否认,却又发现训练室没有第三个人,除了陈文林,也没人能帮他,还是说了,“我的屏幕……”

 

陈文林被全志愿拖着带来他的电脑前,听着全志愿用不流利地中文说着遇见的麻烦,然后一点一点帮全志愿解决。

 

按下回车搞定一切的同时陈文林回头,看见全志愿的眼睛盯在他身上,眼睛里除了一贯的温柔还带着几许或者可以称为崇拜的神色,根本没有看电脑。

 

“你看一下是不是这样。好了没有?”陈文林说。

 

全志愿这才看了一眼自己的屏幕,又试着开关了几个窗口,然后道谢:“好了。没事了。谢谢Haro,你好厉害。”说完全志愿笑得眉眼弯弯,一脸温柔的样子。

 

陈文林的心突然就软了下来:“别弄到太晚。”

 

“嗯。”全志愿应声,却又开了一局游戏。

 

陈文林倒是也没心思继续打游戏,干脆回房间睡觉。半夜三点陈文林惊醒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边上的床,却见床上的被子依然是叠着的,床的主人还未归来。陈文林正犹豫要不要去找全志愿的时候,房间门开了,全志愿蹑手蹑脚走进来,小心地看向陈文林的方向。看到陈文林带点嗔怪的眼神后,全志愿心里一惊,他没想到陈文林会醒着。心虚之后是歉意,全志愿小心地说:“对不起,吵醒你了。”

 

“我不是被你吵醒的。”陈文林说,“怎么这么晚?”

 

全志愿只是摇摇头,没有回答。

 

陈文林也就不问,催促了一句快睡觉,自己翻了个身又闭上了眼睛。

 

陈文林睡不着,原因和全志愿半夜才回房间是一样的。队伍的状态不好,而他们都是众矢之的。陈文林在看了网上负面的评价之后,连打游戏的动力都没有,干脆打算睡觉放松自己,却睡不好。而全志愿则相反,他的选择更加简单直接,就这么打Rank打到了半夜,好让自己的技术能哪怕再有那么一点点的提高。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提起这个原因。陈文林记得,前任EDG上单陈宇浩说过,压力这种事,是不能对队友说的,因为如果表露出来,队友会觉得你很弱小。

 

所以陈文林不说,哪怕对全志愿也不说。全志愿更是不会开口的性格,他们就默契地避开这个问题,也不会在半夜自己睡不着的时候,问对面同样辗转反侧的人究竟是怎么了。只是装作不知晓的样子。

 

第二天是假期,队友决定出去吃午饭。陈文林前一天睡眠不足,坐在饭店里的时候脑子还有些发昏。队友们点菜的时候全志愿自然而然地凑到了陈文林边上,示意需要帮助。全志愿当然需要帮助,他的中文水平烂到令人发指。桌子下面,陈文林拍了拍全志愿搭在他椅子上的手,示意自己会搞定。

 

他熟知全志愿的口味,可以说是体贴入微。帮全志愿点完菜之后,等上菜的间隙,陈文林还能指着菜单上的中文给全志愿来个临时授课,虽然估计他讲的全志愿也都记不住,但是两个人避开其他人视线,说一些只有彼此听得懂的笑话,在一起窃笑,这种感觉甚至缓解了陈文林因为缺觉而收获的头痛。

 

和全志愿在一起是另一件没有好处的事,或许可以说是,打开了另一个潘多拉的盒子。但陈文林还是这么做了。

 

他和全志愿最初的亲近来自于他们共享了同一间卧室。之后则因为他们都是新人——倒并非队伍里其他人排斥他们,但是人总会与和自己有共同点的人走得更近,新人兼室友的关系胜过其他人也是自然而然的。全志愿中文不好,生活上又困难,陈文林就帮他代劳一些事情,算是来自室友的照顾。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友谊仅此而已。

 

直到有一天全志愿突然对他表白了。全志愿为什么会喜欢上陈文林,只要脑子正常的人都能分析出个一二三。陈文林确实很照顾这个队友,这大概是全志愿沦陷的主要原因。全志愿对陈文林是依赖的,这不仅仅发乎感情,而且也是基于现实,最初的友情,加上相比别人更亲密的关系,在加上生活上的依赖,这些糅合在一起,便催促着全志愿要将这个人留在身边,据为己有,如此才能够有安全感。

 

但依赖陈文林的只是全志愿,陈文林当时对全志愿没有太多别的想法,所以也没有答应,却也不敢撕破脸地拒绝,只是比较尴尬得回避了。他想全志愿能看懂。全志愿确实看懂了,从那之后,全志愿不到万不得已就不向陈文林求助什么,宁愿去和李汭璨沟通,引得李汭璨几次用疑惑的目光审视陈文林。

 

陈文林没有管那些,他心里有更大的目标,哪里管的上儿女情长。

 

然而他更大的目标没有实现,EDG的几次失利彻底打醒了他。要实现他所想的,前路还很长,而且很难。这种困难他已经在微博评论的狂风骤雨里体验过了。

 

第一次在微博下看到那么多针对他的指责,陈文林的心态几乎崩溃——废物,没用,快点抬厂长,上千上万的人在EDG官方微博下叫嚣呐喊,群情激奋。陈文林有苦难言,何况他本就难辞其咎——中单李汭璨的实力,下路胡显昭的潜力,还有田野的万能,无不将他的不成熟对比得更加醒目。相比之下,自己确实是队伍的短板,至少是短板之一。也许如微博上说的,他是废物,是没用,是没有价值,是应该被换掉的。他是可有可无的,甚至是个负资产。

 

他既不能和他们比,也不能和他们说。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弱小,他不想让队友觉得他弱小——也许队友已经觉得了,所以他才更加不能加剧他们这样的想法。

 

所以只能做个鸵鸟,装作没看到。最后陈文林手机一扔,闭目养神。没闭多久突然听到全志愿让他帮忙点个晚饭,陈文林正疑惑全志愿怎么又找上他,睁开眼才发现训练室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他们,只能耐着性子去帮全志愿的忙。

 

刚点好外卖的全志愿也不敢开游戏,深怕外卖来了自己在游戏中——他可不好意思再麻烦陈文林帮他跑腿。陈文林则是没心情打。于是两个人就面面相觑地坐在训练室里等外卖。陈文林能明显感觉到全志愿的尴尬。这是显而易见的,表白被婉拒之后,偏偏又轮到和表白对象孤男寡男共处一室,任谁都会不自在。

 

陈文林看着局促不安的全志愿,突然有点心软。脑子里闪过从前的一幕幕,都是他们当年的亲密,两个人夜聊时吐露的秘密,全志愿一脸茫然地向他寻求帮助,自己耐心地帮全志愿解决每一个问题,以及全志愿看向他的,日益崇拜和依赖的眼神,到那天的表白,和自己尴尬的回避。

 

如果自己和全志愿在一起了,又会怎么样呢?

 

理智觉得这大概不是一件好事,但是这个时候感性占了上风,他不知为何自己就那么心软——何况,在一起了也不会是什么坏事。

 

于是在全志愿低头玩手机的时候,陈文林走到他身后俯身从背后搂着他,低头头嘴唇蹭过全志愿的耳垂。

 

全志愿紧张地浑身一抖,困惑的语调也带上了一点颤音:“Haro?”

 

“我答应你。”陈文林答得坚定。

 

“什么?”全志愿显然还没有明白。

 

陈文林也有一瞬间的后悔,但是话已出口,反悔是决不能够的。陈文林只能又重复了一遍,且更加详细地回答:“你不是说过,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吗?我答应你。”他的语气越发肯定,如此才能说服对面——或者说服自己。

 

“真的?”全志愿的声音里又藏不住的惊喜,根本无暇思考其他。

 

然后陈文林低头吻了他。太过急切的吻,全志愿大概将其理解为热切,所以在一吻结束后无可抑制地红了脸。陈文林却知道,这个吻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想和他在一起的决心,或许是为了证明给自己看,而不是给全志愿。他太想表态,是因为他的心虚。他必须给自己证明,他答应全志愿是发自真心,而不是一种冲动。

 

那就是一种冲动,陈文林事后想。

 

之后很短的时间里,他和全志愿的关系突飞猛进。全志愿又回到了事无巨细都要叫陈文林状态,而且比起以往还更有过之。陈文林的耐心向来不错,何况他们的关系——他的身份提醒着他的责任。相比起全志愿这种乖巧的人,陈文林才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然他当初也就不会把全志愿迷得团团转了。确定关系之后,陈文林不敢说自己付出了几许真心,倒也确实做得尽职尽责,各种亲密的调笑都是张口就来,该帮的忙也都温柔地帮,任谁看了都只会说他们关系亲密又默契,陈文林把这也算作他答应对方后,作为男朋友应该尽的责任。

 

陈文林觉得这样也不坏。其实答应了全志愿之后,除了挂了一个男朋友的名号,他的生活倒没有太多改变。也有背着队友的亲吻,但是不多。全志愿本就羞涩,不想被队友抓包,因此这种事也就是偶一为之,陈文林倒也不反感。至于再往后,陈文林连想都没有想,这还太早。

 

他们的队伍战绩并没有变得足够好。还是时不时地失利。陈文林也还是时不时地去微博看看评论。都是负面的评论,但他却总忍不住好奇去看。有时候陈文林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受虐狂,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自讨没趣。

 

看完微博的陈文林总是陷入一种什么事都不想做的颓废中。瘫在椅子上看屏幕,也不打游戏,就那么看着,直到全志愿来找他搭话,或者寻求另一个帮助。

 

在又一次输掉比赛打游戏到深夜的日子帮全志愿点好晚饭,两个人躲在寝室偷偷吃完之后,陈文林带着满嘴奶油味,捧起全志愿的脸就这么吻了下去。这个吻冲动而急切,就像他们确定关系的那一天。

 

“你干嘛?”挣脱开的全志愿有些羞涩地笑着。

 

陈文林倒在床上,笑得轻松:“你真好。”

 

全志愿依然有些臊,借故洗脸躲进了洗手间。他是真的需要一把冷水脸来给自己降降温,让自己清醒一下。

 

陈文林看着全志愿的背影默默想道:是啊,你真好。在所有人都觉得我没用的时候,只有你觉得我有用。只有你需要我。正如我需要你一样——正如我需要被你需要一样。多般配。


评论(6)

热度(74)

  1. 刀尖舐雪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某一天会到来的话,希望能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