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抢龙这件事(康兮)

三禁

很短的一段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输掉之后写文。


-------------------------------------------


主场第二场也落败之后,复盘和总结的会议开到了深夜。会议结束之后,走出会议室的选手个个面有菜色。倒不是他们不耐烦,实在是首先输了比赛谁心情都不会好,之后又回基地紧急会议一开几个小时的轮番轰炸,道理都明白,但是出去情绪上的影响,光说精力都有些跟不上,所以一切结束的时候自然谁都没有好脸色。

 

彼此之间没有说太多的话,此刻绝大部分人想的都是先抢占浴室洗澡睡觉。和那种中午起床排位到半夜在睡觉的日子不一样,比赛日他们的体能很容易就消耗到极限值。

 

苏汉伟看着队友们各自回房间,方向一拐去了训练室。

 

排位排队的时间不太短,他一边等着队列一边想着教练刚才的分析。还有他们这几天为了比赛做的准备。

 

新版本上线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是措手不及的,有一种过去的所有努力都被推翻,必须要重新摸索的感觉。排位也好海外赛区也好,各种奇怪的套路乱飞。对此WE不是没有做过准备。

 

比赛之前苏汉伟和向人杰是针对这个问题讨论过的:“教练说让我们自己决定是中单保打野还是打野保中单,所以是你保我还是我保你啊?”

 

“不都差不多吗?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啊。怎么,是不相信我能保你,还是不相信我的carry能力?”向人杰反问的时候对着苏汉伟抬下巴,一脸挑衅的意思。

 

怎么会不信任呢?他信任向人杰的能力,就像向人杰信任他。那种信任是敢于把后背完全交给对方,小到外卖凑起送费,大到做出职业生涯的关键决定,他们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对方。在这个版本也是一样,如果向人杰愿意用输出型打野,那么他也愿意放下刺客或者输出中单,为他举起盾,也毫不怀疑如果他想拿出发育型英雄,向人杰会愿意选一个辅助守护在他身边。

 

野作辅助保中单也好,中作辅助保打野也好,两种套路他们都有练过,效果也不算太差。

 

只是苏汉伟没有想到过,可能“应该”不被信任的人不是向人杰,而是他自己。

 

第一局比赛他们决定中单保打野,效果倒是还不错。第二局的时候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试试看打野保着中单,却没有想到噩梦就是这个时候开始的。

 

第二条龙被抢的时候苏汉伟觉得身边的向人杰有一瞬间的沉默,苏汉伟也跟着沉默了几秒钟。虽然之后很快就继续接上了必要的队内沟通,那沉默的几秒就消失在后续源源不断的言语洪流中,仿佛入水的石子,微小的波澜很快被更大的浪带走,不为人所注意。

 

但苏汉伟却被那几秒钟的沉默压抑到窒息。那种感觉总是硌着他,让他觉得疼。如果那个时候惩戒是在向人杰手里就好了,龙就不会被抢走了。都是因为要保他向人杰才放弃了带惩戒,结果却是一场翻盘。

 

苏汉伟控制不住地区揣测,向人杰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呢?向来以抢龙著称的人,眼睁睁看着对面从自己队伍手里抢走了两条龙,却因为没有惩戒而无能为力,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无能为力是最让人绝望的感觉,而那种感觉是自己带给向人杰的,苏汉伟不确定向人杰会怎么想他。

 

第三局的时候向人杰终拿了卡蜜尔,单兵能力很强的英雄,并且自己带上了惩戒。苏汉伟很难不觉得那是因为刚才自己丢龙带来的影响。这就有一点像是回到了过去的版本,中单和打野自己打自己的,只在合适的时候来抓。和之前完完全全的照顾是不一样的。

 

苏汉伟第一次有了“不被信任”的感觉。但是龙没拿下来确实和自己有关,就算因此不被信任他也没法辩白。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开了游戏之后犹豫了一会选了打野位。因为除非他能给向人杰证明,证明把惩戒交给自己是可以放心的,不然他又拿什么去要求信任。

 

匹配到游戏的声音终止了苏汉伟的思考,选努努配合中路死歌,正好是他们第二局的搭配。队友倒是比较乐意,也没有和他讨论召唤师技能的问题。毕竟路人局,打野还是带着惩戒更为保险。

 

扫荡野区,在合适的时候去线上。苏汉伟回忆着这几天和向人杰练习的时候学到的经验,兢兢业业打着野。然而对面双排的中野组合也是类似的套路,挂名的打野并不带惩戒,选了个辅助死保中单,让苏汉伟这种半吊子打野一点办法都没有,中路很快陷入劣势。

 

对方又一次将苏汉伟的中单击杀之后,选择仗着人数优势开大龙。

 

龙区没有视野,苏汉伟在龙区背后徘徊者,还得警惕是不是会有人突然冲上来揍他。他手里有一根真眼,他在心里默算龙血量掉下去的速度。

 

“插眼啊。”向人杰的声音突然在苏汉伟耳边响起,苏汉伟吓得手一抖,想都没想一根眼就下去了。

 

“下去,惩戒。”向人杰下了第二个命令。

 

苏汉伟对于这种闪现抢龙的操作并不熟悉,有那么一点点迟疑,但是努努还是顺顺利利闪现进了龙坑,Q技能再加上惩戒,瞬间打出的伤害让大龙消失在地图上。

 

苏汉伟看着屏幕上跳出的提示画面和对话框里队友的喝彩,这才觉得心跳逐渐平稳。

 

向人杰放开苏汉伟的手,有些得意地说:“看,抢到了。”

 

果然还是要向人杰来操作才抢得到啊。苏汉伟有些丧气,一边等着复活一边问:“你怎么过来了。”

 

“来找你啊。”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神机妙算啊。”向人杰的语气不正经,抱着手臂看苏汉伟打游戏倒是一本正经,还不时指指点点,告诉他应该怎么去做一个打野。

 

苏汉伟觉得有些泄气,想想刚才那个抢龙其实还是向人杰的操作,便觉得惩戒果然是要握在真龙天子手里好一点,于是和他商量起比赛的战术:“以后我们都中单保打野好了。而且我们第一局不是赢了吗?”

 

向人杰听到这句话,想都没想就是反驳:“多准备一点套路总是好的,不就是龙吗?我教你就是了。”

 

这是来训练室之前向人杰就准备好要说的。在会议室里向人杰就觉得苏汉伟的表情不对,再稍微留神就能发现他偷偷跑进了训练室。苏汉伟的想法就跟他在中路的动向一样好猜,当然是针对向人杰而言。

 

向人杰当然也知道心结就在那两条龙上,或许还和自己有关,毕竟之前抢龙的名头可能会带来一些压力。如果真是这样,他更得负责拯救苏汉伟的心态:“这局结束我们单独solo,就拼抢龙。多练练你就熟练了。”

 

“好。”

 

见苏汉伟答应下来,向人杰立刻补了一句:“不在我手里抢到龙今天就不要睡了哦。” 

 

“??过分!”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