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江心月(光荡)

禁一切

CP你们没有看错。这是个危险物品,不看就叉掉。我不接受被骂。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摸一个危险物品出来。


光的单边视角,大量心理活动,黏糊恶心,OOC。几乎类似第一人称自述。我也很困惑我为什么不干脆写一个第一人称算了。但是总之,是个单边视角类第一人称的第三人称的东西。和第一人称真没差……

总之就是摸出了这么个东西。就刷过去无视吧。


----------------------------------------


陈宇浩不知道是在EDG的战队主题日里赢过他们比较尴尬,还是输给他们比较尴尬。应该还是后者吧,毕竟不管哪个日子,输了总是尴尬的,哪怕有来自全志愿的玩笑也不能化解一场落败带来的失意。

 

陈宇浩和全志愿认识得很早,当年他们都在EDG做替补上单的时候,就因为同病相怜而诞生了友情。这个“同病”主要是因为首发无望,彼时坐在EDG首发上单位置上的人,是他们要仰视,要模仿,要试图追上的人。

 

然而世界冠军上单,是那么容易挑战的么?全志愿选择离开赛区,但陈宇浩留了下来。彼时倒没有想很多,只因为自己并不是韩国人,没有去欧美赛区的资本,或者没志气地说,在一个顶尖俱乐部做一个普通选人,可能也好过面对一些未知的风险。

 

他不知道他的队友是怎么了,但总之,突然有一天,教练通知他去首发。

 

陈宇浩知道自己的和应该首发的那个人差得还很远,赛后采访中队友也几乎明示了陈宇浩只是“暂时救场”,“随时有可能被换下”。

 

陈宇浩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想要一步登天,但是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在往上走一点的机会——为了自己的职业也好,为了更接近那个目标也好。所以刚获得首发机会的时候,陈宇浩练习到了几乎疯魔的程度。不是为了赢过谁,就是为了能够有更多一点的机会,哪怕只有一点也好,哪怕多首发一场也好。那样即使以后要离队,也会有更多一点的底气。

 

陈宇浩不是不知道网上对他的质疑,但是首发的机会比屏幕里的语言重要多了。何况和他轮替的人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那个人一向安静,而且平静。有时候他们会交流一些打法,都客气而友善,却也不多不少,就点到即止地停在队友情谊这点上。那个人没有对他表示出介意,于是陈宇浩也就不用去介意什么。

 

没想到这首发位置一坐,就直接坐到了全球总决赛。

 

全球总决赛上,陈宇浩遇见了可能是最残忍的变故,心乱如麻,也无暇他顾。待到几个月之后冷静下来,才有时间去看那时的复盘。

 

那时那人,在大赛上的发挥确实比自己更沉稳。若说有什么感觉,便是“辜负”两字,辜负家人,辜负战队,也辜负那个人——他让出了位置,而自己做得不好;自己做得不好,却又是他来收场。

 

然后所有人装作没事一样度过了春季赛,季后赛的时候上单位置上还进行了轮换。看起来好像那个人依然有机会回到首发一样。

 

夏季赛的时候陈宇浩就听说了他转会的消息。

 

压力突然降低的同时还有一点怅然,也像是一块黑巧克力化在舌尖,没有多少甜,回味也是酸的。

 

洲际赛,陈宇浩终于也体会了一把帮新人善后的感觉;再后来,陈宇浩也选择离开EDG的时候,恍惚觉得自己还是当年那个替补,总是跟着首发的节奏在走,却又慢人家一点。

 

他的全球总决赛,陈宇浩的洲际赛;他的夏季赛,陈宇浩的春季赛。

 

到了新的队伍之后,仿佛挣脱了某种桎梏——从只会坦克变成了可攻可守,从被指责变成了被赞扬。如果要说有什么遗憾的,大概就是好不容易不再以某个人替补的身份而存在,也不再依附于某个俱乐部,能够以一个独立的选手的身份存在于LPL的时候,当年最尊敬的队友,最想正面交锋的对手,却已经从LPL消失了。

 

都说RW是复仇者,其实陈宇浩和EDG没什么仇,和全志愿更是没仇,毕竟那是自己成长的地方,那些人都是自己老队友,给了自己的都是帮助。全志愿又回了EDG这件事陈宇浩觉得还挺神奇,怎么自己老东家上路用来用去都是这些人,当年那一批竟然用到了现在。

 

全志愿也不是一个坦克,就如现在的陈宇浩,就如当年他们共同的目标。说到EDG的进攻型上单,其实绝大部分人最先想起的还是那个人。

 

努力从谷底爬上来,却拉不回渐行渐远的人。走到可以和当年的队友平视的位置,对方却不给机会。甚至把自己变成和那个人类似的样子,相熟的人身上也都有那个人的影子。却还是找不回那个连名字都没有被特别提起的人。

 

不能说是因为,心中人,江心月。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