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成人日(昭野)

各种禁

胡显昭生日的生日贺文(说真的,有这么贺的吗?)。但是我的生贺果然又是延迟的。

用了我之前田野生日贺文的私设,就是有一个什么见鬼的承诺。田野生贺在:火锅之后的生日甜点(昭野)


是个车。开生日车的好像很多,令我怀疑我这篇存在的意义。

而且是个很不伦不类的车。

不伦不类具体表现为:其实没有什么描写,难以称为车;但是屁话一堆;而且前后文情绪不统一,看着精分,甚至有点搞笑——所以很不伦不类。


然后是整篇文章没有什么逻辑。


预警是这些。


------------------------------------------


胡显昭生日这天,EDG是有庆祝活动的。不是说粉丝见面会那个,而是说他们自己内部有一个不这么商业,不这么运营的小型庆祝会,就卡在0点的时候。

 

不这么运营的意思是规模也不怎么大,很简单的吃饭切蛋糕而已,反正本来就是个内部庆祝,胜在温馨。

 

当然,这个庆祝会是禁酒的。刚刚从洲际赛回来,虽然洲际赛最终是赛区夺冠,但是EDG自己的教练团实在是不敢松懈,加上下面要打的对手正是RNG,在这种时候没人会允许这帮小孩放肆,ADC的18岁成人日也没用。

 

庆祝会基本上被当成普通夜宵,胡显昭甚至觉得还不如没有,礼物没有蛋糕没吃几口骚话倒是收了一堆,作为寿星他被调侃到想把队友当成香蕉都挂起来。这种时候他不禁佩服田野当年的英明神武,生日的时候直接跑出去火锅店里一躲,就不用受这些罪了不是?

 

吃饱喝足的队友们纷纷作鸟兽散,胡显昭作为寿星,或者说被调侃对象,倒是尽职尽责留到了挺晚,直到田野拉着他说:“走啦。”,然后撇下还没有吃够的几个馋鬼回了房间。

 

胡显昭有期待,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还记得前不久田野生日上的某个承诺。

 

关了房间门的田野一回头看见有点愣神的胡显昭,虽然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慢半拍的动作显然不似平常,出卖了他的思绪。田野心里暗笑这个小孩子还是有心事,脸上却没有露出一点半点,装着没事的样子催胡显昭去洗漱。

 

胡显昭心里失落,表情不变,按着辅助的指挥该干嘛干嘛,内心把不当人的田野骂了一百遍,最后走进房间的时候却还是表情管理满分的那一张脸。

 

直到他看见田野在他床上放着的东西

 

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我已经吃过蛋糕了,为什么你给我准备的还是蛋糕啊。”虽然并不是真的对田野有所不满,但是刚被蛋糕腻到的胡显昭还是忍不住吐槽。

 

“我怎么知道基地里会准备?”准备了东西还被人挑三拣四,田野显然是不悦的。

 

“肯定会准备蛋糕啊。”胡显昭毫不留情地反驳了一句,又指着易拉罐饮料说,“这又是什么?”

 

“酒。”田野的声音也不是那么理直气壮,补了一句,“都说18岁生日要喝酒。”

 

“你什么脑残电视小说看多了吧?”胡显昭颇有点仗着自己生日不当人起来。再者说谁成年之前没有偷喝过酒?用这种度数个位数的易拉罐装的饮料酒来走形式真的好吗?明明现在全家也有卖正经点的酒,虽然价不廉物不美,但是也比这玩意看着靠谱。他胡显昭是这么好打发的吗?

 

“你要就要不要拉倒。”田野有些恼羞成怒,“我带进来已经冒风险了,被班主任看到怎么办?”

 

胡显昭颇为不情不愿地拉开了拉环喝了一口。对这些酒是不买账的,但是他买田野的帐。田野说是个仪式就是吧。

 

虽然被AD顶撞了几句,然而看着胡显昭最终还是接受了自己的说法,田野也就换上了好辅助好前辈的柔和表情,笑着陪胡显昭一起喝。不得不说,躲避班主任的管束一起做点小小的出格的事,确实会在回忆里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记。哪怕最后忘记了具体的细节,共同守护秘密的默契感觉依然会作为一个烙印留下来。

 

胡显昭对于田野之前的某个承诺念念不忘,喝了两口还是没忍住放下易拉罐认真发问:“之前你说我成年的时候会送我什么的,你不会想赖账吧?”

 

被胡显昭这么直白发问的田野也收敛了笑意,表情有些严肃,甚至有些皱眉。胡显昭抿了抿嘴唇,刚才的好心情一点一点开始消散,却在这个时候,看见田野挪到了靠他更近的地方,伸手拥抱了他,然后蜻蜓点水地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又挪回了原处,面不改色地说:“不就是把我自己送给你吗?给了啊。”

 

胡显昭:“就没了?”

 

田野:“你还不满意?你还要什么?” 

 

胡显昭直愣愣地看着田野:“牛逼。”

 

一般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但田野不知怎么灵机一动,或者被什么该死的低级冷笑话之神附体了,随口回了一句: “大半夜的我上哪儿给你找去?”

 

“噗。”胡显昭没忍住,一口酒喷了出来。

 

田野听到声音的时候就觉得不对,但是距离太近来不及躲开,硬是被胡显昭喷了一脸。满脸饮料的田野连骂人都来不及,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跳起来就往浴室冲。

 

洗完脸冲完眼镜,田野才从浴室出来,脸上还挂着没擦干的水,眼镜也没来得及戴回去。回到房间的田野有点嗔怒。胡显昭并非不会察言观色,但他自己也颇委屈,何况他身上还有AD的通病,就是资源吃了再多依然觉得不够,能追杀敌方收下人头就绝对要往前交闪,不会后退。

 

所以对于辅助并不肯养AD这件事相当不满的胡显昭对着田野穷追猛打:“就刚刚那样?没了?这就叫把自己送给我?”

 

田野不耐烦了:“没有牛逼。你还要怎么样?”

 

明明看到田野略有怒气就开始心虚,但是仗着自己生日胡显昭觉得还是要浪一把:“我以为可以有更多。”拥抱和亲吻之外的更多是指什么,在胡显昭成年这一天,显得不言而喻。

 

“你别得寸进尺。”田野脱口而出,然后看着胡显昭一点一点变得失落的表情,耐心地给大家找了一个台阶下,“而且没有准备,我总不能大半夜跑出去买工具吧。”

 

话一出口田野就在心里暗叫不好,因为他分明看到刚刚成人的AD眼睛亮了起来,眼神里写满了狡狯,随后只花五秒钟就从不知道哪里翻出了令田野无比头疼的东西,还递到田野面前。

 

田野哪里敢接?瞪了这些东西良久终于憋出一句:“你想了很久吗?”

 

胡显昭快乐得像个风男,毫不避讳地点头。完全不管田野正在他头上疯狂Ping问号

 

被算计了。田野有一瞬间的恼怒,却没有真的动气,甚至觉得胡显昭挖空心思给他下套这件事还挺有意思的。

 

胡显昭这个人,又骚又直,太过直来直去的坏处是很多时候别人根本分不清他是故意怄人还是单纯傻的,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算讨好,所以特别容易得罪人。田野最开始也经常被他气得不行,但相处久了终究是在外人面前护着自己的小崽子——虽然胡显昭没比田野小太多,但毕竟是个弟弟,而且是他AD,辅助护AD也是天经地义了,所以护着护着就真的护到了心里去,护成了自己人,胡显昭再怎么挑衅田野,田野最多也就是看起来生气,并不真的在意。比如这一次,最后田野头疼的也就是自己话已出口覆水难收,倒没有被胡显昭惹毛。

 

胡显昭并非不会察言观色,刚刚田野有所不满的时候他都敢逆风输出,现在田野只剩下一点无奈,并没有生他气,作为AD理当趁胜追击。作为一个刚刚成了年的成年人,胡显昭少年老成地说:“你放心,交给我。”毕竟保护辅助,也是每个AD的责任。


下面的点这里

评论(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