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暴饮暴食(卡锅)

各种禁

被官方搞得神志不清于是开始写沙雕文

有君明暗示(很微量,那不重要)


---------------------------------------------------


洪浩轩绝对忘不了第一次和刘世宇一起吃饭结果第二天在卫生间里度过了充实的一日。这是洪浩轩第一次认识到世界的复杂,怎么会有人为了打击竞争上岗的对手就能够这么心狠手辣?

 

后来洪浩轩暗中观察了刘世宇很久,发现刘世宇自己吃饭的时候也吃这么辣。终于确认了一件事:刘世宇对他狠,对自己更狠。

 

难怪这样的人会成功。洪浩轩一边暗中观察一边在心里感慨,对刘世宇多了一点佩服。

 

又过了一段时间洪浩轩才发现,当年刘世宇真的不是蓄意谋害,而是作为队长用了自认为最热情的方式欢迎了新的队友,唯一的疏忽是和RNG这群钢铁肠胃的家伙在一起混久了之后,忽略了新队友的口味和肠胃而已。

 

确实是够热情的,洪浩轩每每想到加入RNG第二天就持续发烫的某身体部位,就会因为感受到刘世宇的热情而红了脸。

 

无他,辣的。

 

顺理成章的,刘世宇在洪浩轩的脑子里就直接和“辣”字挂上了钩。以至于老队友Maple问他新队伍的感受和位置竞争者的状况时,洪浩轩回了一句:他真的是太辣了!

 

Maple:??????????

 

Karsa:没错,他真的是太辣了!He’sooooooooooooooo hot.

 

后来闪电狼其他人问Maple是否了解Karsa近况的时候,Maple都直接翻出微博上对RNG的一些评语,然后捂着脸放给队友看。

 

啊果然Karsa是个干大事的人呢!对自己这么狠难怪会成功——闪电狼的选手们达成了共识。对神秘的LPL赛区和牺牲自己义无反顾加入其中的老队友又多了几分敬意。

 

 

洪浩轩确实暗中观察了刘世宇很久,所以对刘世宇的习惯了如指掌:暴躁型打野,输出靠吼,肢体语言丰富,赢了比赛喜欢砸场馆,但是作为队长其实很细心温柔在照顾队友——偶尔疏忽一次也只造成了洪浩轩拉了一天肚子而已,嗜辣,胃口也不小,但总是不长肉。

 

怎么不长肉呢?洪浩轩看着RNG的某上单像吹了气似的一天比一天更圆润,再看看体型始终如一的刘世宇,觉得非常困惑,并且羡慕。有这样保持身材的能力真的太好了。

 

但是,会不会太瘦了一点啊?这样的体型,真的撑得起那颗见了谁都一顿乱打的躁动的心吗?洪浩轩不禁开始为刘世宇担忧起来,也会开始蓄意给刘世宇投喂一些奶茶什么的,试图把刘世宇养到体型与性格相匹配。一个干架打野就应该有一个干架体型,这是洪浩轩坚持的。

 

然而这些努力全都打了水漂,无论洪浩轩投喂多少,刘世宇都不见长肉,仿佛他的胃是个无底黑洞。但是洪浩轩并没有放弃,或者说,投喂刘世宇逐渐变成一种习惯之后,洪浩轩就有了一种养宠物的满足感,也因此并不想停下来。

 

只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谁的宠物是麻辣小龙虾,而且洪浩轩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想把虾养肥之后十三香的。

 

后来洪浩轩在发现自己有发福趋势的时候,曾经小心翼翼地请教过刘世宇保持体形的秘籍:“锅老师,你怎么总是吃不胖呢?”

 

“因为我是绝食打野。”刘世宇推了推眼镜肯定地说。

 

 

其实洪浩轩最开始的打法也是激进一派的,当年和Maple两个人大杀四方也是威风凛凛。但是RNG已经有一个战斗型打野了,如果洪浩轩不做出改变,就会造成风格重复,这也是一种资源浪费——要两个风格类似的打野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教练找洪浩轩语重心长地谈过一次话,决定了洪浩轩之后的打野风格。

 

洪浩轩至今还记得教练认命他为控图报点打野时的那番言论:“Karsa啊,我们经过观察,发现你适合做一个控图打野。

 

“主要负责跟踪、尾行敌人,报出他们的方位,而不被他们发现。

 

“我们之所以觉得你适合做这个,是因为根据我们的暗中观察,你已经暗中观察香锅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被他发现,我们都觉得你很有潜力做这个。”

 

洪浩轩:“你们暗中观察我我也没有发现啊!

“能被你们发现的暗中观察还叫暗中观察吗?

“我真的有这么明显?

“等等我破绽这么大你们为什么还要叫我做一个尾行打野?
“而且你这么会暗中观察我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做一个控图打野呢?”

 

孙大永:“泄露战队机密,罚你一个月工资。”

 

洪浩轩:?????????

 

 

但是无论如何,洪浩轩接受了这样的安排,并且开始和队伍里的另一个打野,他所敬佩的前辈,麻辣香锅,一起开始了针对性的互补训练。平时一起讨论战术,交流心得,吃吃饭——后来刘世宇终于记得迁就洪浩轩的饮食习惯,而洪浩轩则发现,和RNG这群嗜辣如命的人混在一起久了,自己的口味也开始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再又一次于吃饭时讨论到身材和绝食问题的时候,洪浩轩不由地好奇常年绝食会不会对心理造成不好的影响。

 

这个时候刘世宇已经很信任这个会背自己的小弟了,也就叹了一口气坦然相告:“这个当然是会的。说完全不在意肯定是假的。哇,谁不想做一个吃资源的Carry啊,但是没办法啊,总要有人做出牺牲的嘛。就像你一直在保护别人,难道不希望有被保护的一天?”

 

不,我愿意一直保护别人,如果一定要说一直保护别人会不会有什么遗憾或者逆反的话,是我最想保护的人却保护不到。

 

洪浩轩小心翼翼对刘世宇吐露实情的时候,刘世宇惊讶地捂住了嘴巴:“你还是忘不了闪电狼的中单Maple?!我要告诉教练你通敌!”

 

 

洪浩轩必然不能让刘世宇去教练组乱说。为了贿赂刘世宇,主动提出了一个新的计划:绝食打野喂养计划。

 

计划的具体操作是两个人用小号一起双排,偷偷摸摸练习时下最新潮的野合,不,是野核战术。由非常能打架的锅老师作为主要carry,而习惯保护队友的洪浩轩则继续做他的小弟,不,是辅助,并负责对其进行喂养,把队伍的资源和经济和一切都喂进锅老师那张怎么都填不满的嘴里,让他体验一把当大哥的快乐。

 

从绝食打野突变成队伍里最吃经济的大carry,他们把这个计划叫做:暴饮暴食计划。

 

在他们又一次拿着小号遨游白金钻石局的时候,好奇的李元浩凑到刘世宇的屏幕前看了看,目光落在400多补刀上,立刻明白了赛场上绝食的打野正在排位中寻找平衡,呵呵一笑问:“你的队友怎么会容忍你?资源都给你吃了你却死成狗,你的队友还没有挂机吗?”

 

刘世宇不屑地笑了笑:“有人养我好吗?有人心甘情愿养我。我在双排,看到我辅助了没有?尽职尽责。自己人,为什么要挂机?”

 

“你骗路人的吧?我只听说过养狗战术,野核战术,但是哪个傻逼会养你这种绝食上头自爆打野啊?不怕你一飞四把吃进去的资源全都送掉吗?”李元浩对此嗤之以鼻。

 

傻逼洪浩轩手一都,抢了刘世宇一个兵。

 

在麻辣香锅的怒吼中,全基地都知道了洪浩轩就是那个傻逼。

 

 

李官炯教练最近心急如焚,好不容易RNG输给FW之后,才开了一次会,就又拿下洲际赛冠军。留给RNG开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是这群小兔崽子却硬是不给一点机会。这让他觉得相当难办。

 

作为队伍的队长,刘世宇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也愿意为了帮教练分担压力。看着愁眉不展的哈特,他决定主动献身:“那个,其实我找到了一种方法,绝对能让你开会。”

 

孙大永一巴掌拍在刘世宇屁股上:“你是傻了吗?开会只是一个梗,我们要开会什么时候不能开!你听好了,打完EDG之后全体开会,无论输赢。”

 

刘世宇灰溜溜地离开了教练办公室。

 

 

孙大永的习惯不太好,洲际赛夺冠之后成天摸这个队员屁股摸那个队员屁股。除了李元浩这种天生热爱摸与被摸的人,其他人即使已经习惯了RNG的氛围,依然有点招架不住教练的热情。

 

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琪琪已经被单独送走了,等到成年了才能回RNG接受成年人的训练。

 

所以他也并不知道贼贼态因为被孙大永摸屁股过度所以没法坐着打完三局比赛这件事。

 

最终哈特教练还是不得不启用刘世宇说的那个一定能开会战术。

 

洪浩轩嘿嘿笑着,在峡谷里跟在刘世宇的屁股后面到处乱跑,心满意足。有什么好的资源都巴不得喂到刘世宇嘴巴里:“锅老师,要不要红?”

 

“现在不要,你快给我回线上。”

 

“好的好的,这就来。”洪浩轩说着离开了正在挑逗的红buff,听话地往线上走去。

 

作为夹在两位打野中间英雄正在下路的李元浩突然觉得非常不适:“小明……”

 

才刚开头两个字,李元浩就发现自家上单的手开始一直抖,理智地闭了嘴。

 

赢下比赛之后孙大永立刻拉着大家开了个会,问了双打野上场的感受。洪浩轩羞涩地低下头:“虽然上次狗妃应聘虽然失败了,但是给我的下一次应聘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所以野核战术能不能成功,和双中两个人的默契程度有很大的关系。”刘世宇补充。

 

“野合的意思是两个打野合作吗?”被临时叫回来开会的琪琪表示需要补习语文课。

 

“是合体!”哈特给他标注了知识点。

 

于是琪琪又被送走了。

 


评论(15)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