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2(Q7)

前文: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1(Q7)


高三放学比高二要晚一些,向人杰又故意磨蹭了一会,他走出教室的时候,整栋教学楼都已经安静了下来,留在教室里的个位数的学生基本都埋头写作业。

 

向人杰悠闲地往下走了一层,安静地走过没有人的走廊,在高二六班的窗口停了下来,看了会完全没有感觉到他到来的苏汉伟,轻轻敲了敲窗玻璃。

 

苏汉伟这才从作业中抬起头,飞快地收拾完书包,跟着向人杰往食堂走。

 

他们到食堂的时候,打饭的大部队刚刚散开,成功错峰的两个人没有排队便买到了晚饭。面对面坐着吃饭的时候,向人杰问:“你刚刚做什么那么专心?有没有遇见很难的要我教?”

 

“没有很难。”苏汉伟回答。

 

“有不懂的来问我,我教教你还是足够的。”

 

苏汉伟点头,然后两个人聊了些别的,包括不限于学校的八卦,游戏上的心得分享和最近看的动漫。

 

吃完饭的两个人各自回了宿舍。

 

刚关上宿舍门向人杰就听见卫生间里徐铭枢戏谑的声音:“哟,约会回来了?”

 

向人杰猜徐铭枢看到了自己和苏汉伟吃饭,但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徐铭枢自己也有男朋友,所以大大方方地回答:“对啊,你看到了?”

 

“很厉害嘛,听说韩国班的那个小黄毛也对苏汉伟很有意思,都没有追到,你怎么追到的?”

 

向人杰还在酝酿这个棘手的问题怎么回答,徐铭枢却又想到了什么积蓄追问:“不要王海郦原来是想要个中单啊?很厉害啊,才跟前任分手就找到下任……不对哦,你说是有人对你表白?这么厉害?”

 

“靠,我跟王海郦没有在一起过好吧?”向人杰先反驳了关键的。

 

“因为苏汉伟?”

 

“……不完全是吧。”向人杰沉默了一会才给出了答案。

 

“回头老实交代啊。”刚洗完澡的金灏一边从浴室走出来一边说,“瞒着兄弟找了老婆太不仗义了,不交代过程以后不要想上五黑的车了。”胖子身上还冒着热气,仿佛刚出炉的包子。

 

“你们有病吧这么八卦?”向人杰白了金灏一眼,“我们不上车你们也没有打野。”

 

“不慌,你不打野就能让无双带我们飞了。”金灏嘿嘿笑了起来,肉眼可见心里小算盘打得啪啪响,“而且不是我们八卦,是你这么大事都不和兄弟分享,没把我们当哥们吧?”

 

“哦?你们现在请得动无双?”向人杰先嘲讽了金灏的如意算盘,然后才答应,“回头有空了跟你们讲经过。这几天功课多到爆。”

 

“晚上熄灯之后呗。”徐铭枢说着也端着脸盆走了房间。

 

“行啊。”向人杰则端着脸盆走去了浴室。金灏和徐铭枢洗完澡正好给他腾出了淋浴隔间,他得在晚自修之前搞定。

 

高三的作业实在有点太多,晚自修结束之后三个人还没做完作业,不得不熄灯之后搬着椅子躲进浴室相互抄袭。

 

这个规则他们也没有少吐槽,为什么高三还要定时熄灯并且被查寝?有多少作业难道学校心理没点数么?

 

但是学生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再规则的夹缝中力求生存。所以作业是躲进浴室完成的,以防被查寝,自己写是不太可能的——尤其对徐铭枢来说——相互帮助,又称抄袭才是题海中的正途。

 

等几个人各自抄完作业也都过了12点。刚刚结束一场艰难困苦的战役,几个人的大脑还处于兴奋状态,一时半会没人想睡,徐铭枢和向人杰便一起去阳台抽烟。

 

金灏不抽烟,但是知道他们去抽烟十有八九要讲向人杰的八卦,所以也挤了过去,小小的阳台顿时人满为患。

 

“所以你之所以不要无双就是因为兮夜?”这个问题白天徐铭枢已经问了一遍,这会又问了一次,原因显而易见,狗血三角恋如果存在,一定是所有故事的重中之重。

 

“也是也不是吧……”向人杰说,“我当时和无双已经有点没感觉了,距离太远了。但是又有点不甘心……”

 

“然后就移情别恋苏汉伟了?”

 

“我跟无双就根本没有开始过好吧?别说得跟我怎么了他们似的。就是之前喜欢无双后来没感觉了,然后对兮夜有感觉了。而且无双也有女朋友,比我们先开始的。”

 

“他有女朋友刺激到你了?”

 

“也不算吧,我们本来也就差不多了……就算有一点也不是关键好吧?”向人杰有些不爽地喷了口烟。

 

黑暗中徐铭枢嗤笑了一声,向人杰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他说:“异地果然是感情杀手呢。”语气有几分嘲讽也有一点点无奈,向人杰不知道这是嘲讽他还是自嘲,或者两者都有,但是想想徐铭枢和柯昌宇似乎并没有什么矛盾,忍不住问:“你自己不就是异地吗?”

 

徐铭枢哼了一声,没继续表态。

 

“怎么了?有麻烦?”金灏追问了一句。

 

“倒也没有,就是……”徐铭枢顿了顿,“就是跟以前每天在一起的时候不一样。”

 

“那肯定啊,不过如果快的话,今年过完你也可以考去上海。”金灏冷静地分析,“但是他的学校就不用想了,想想大学城里还有哪个学校的分数你上得去吧。”最后也没忘记再捅一刀。

 

不过徐铭枢对于这种成绩上的嘲讽向来无所谓,淡然却有些不耐烦地说,“哎呀明年的事,这学期都没过完。到时候再说。向人杰你别想乘机开溜啊,说说表白呀,你说苏汉伟表白你的?”

 

“也不算啦,其实最后还是我表白的。但是,情况比较复杂。不过今天有点晚啊,我是真的困了,明天七点就要爬起来的。回头给你们说。”向人杰一边说一边离开阳台。

 

徐铭枢和金灏也跟着爬回各自宿舍的床上,一边抖开被子睡下一边还不忘记敲打向人杰:“我们也是困了,不过你小子别赖啊。”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3(Q7)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