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37(Q7)

各种禁


我又来龟速更新了。我竟然还没死。


前文: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36(Q7)


--------------------------------------------------


十一长假过半,但是徐铭枢的作业却依然只动了寥寥数笔,于是这一天,柯昌宇无论如何不肯放任徐铭枢随心所欲。


许诺了做完作业之后随便徐铭枢怎么玩,在柯昌宇签下了无数白天夜里丧权辱国的卖身条约之后,徐铭枢终于懒懒洋洋地拿起笔开始在柯昌宇的指导下写作业。


说是写作业,其实也是柯昌宇讲,徐铭枢写,或者柯昌宇写在草稿纸上,徐铭枢誊到本子上去。柯昌宇也不知道徐铭枢学进去了多少——不过总是聊胜于无,他这么自我安慰。


也难得徐铭枢信守承诺,不吵不闹地坐了一下午,直到快吃晚饭时柯昌宇先心软了,放了他的假。


加上之前几天零零散散写下的,至此,作业做好了有大半,后一天再努力一下,无论如何都能做完了,柯昌宇计算着。


吃过晚饭之后难得徐铭枢不想打游戏,说是从网上下了一部电影,让柯昌宇陪他看。


之前一次徐铭枢借口看电影然后干了什么,柯昌宇还记得一清二楚,半开玩笑地问:“这次又是什么电影啊?”


徐铭枢读懂了柯昌宇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地说:“这次真是电影,我给你保证不乱来。”


柯昌宇并不介意他乱来与否,那天的事情再重复一遍他也不反感,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于是两个人关了灯,靠在床头板上,彼此依偎在一起,房间里只留下电脑屏幕发出的光。


看起来过于复古的色调和场景,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的老旧基调,缓慢的情节,加上陌生的语言——和柯昌宇想象中徐铭枢会看的电影完全不同,随口问道:“这什么小语种的片子?怎么想到看这么文艺的东西。”


“别人推荐的。” 


“你听得懂?”


“有字幕。”


“那为什么不找一个容易看的?”


“就……你看了就知道。” 徐铭枢却也回答不出一个所以然。


情节进展不快,但是琐碎却又清澈。


柯昌宇预先不知道剧情,却也看出了主角之间暗生的情愫,没有什么激烈的情节,就只是自然而简单,甚至称得上清澈见底,却隔着烟雾一样的感情。


于是柯昌宇也就懂了徐铭枢挑中这部电影的原因——这和他们现实中的经历实在太相似。校园生活,情愫暗生,有朋友,也有爱情。


隐晦的表白,比之徐铭枢当年笨拙的试探到破罐子破摔更加纯情又谨慎,也更加青涩和甜美。


派对上男孩用歌声传情,看着自己的爱人唱着自己新写出的情歌——专为对方而写得表白之歌。


音乐响了起来,轻松的旋律,描绘的是主角轻松的心情,和放开一切追逐爱情的晴朗天空。


一直靠在柯昌宇肩上的徐铭枢也侧过脸看着柯昌宇,跟着哼了起来,眼神清澈,如同电影里看向爱人的男孩,徐铭枢也在看向他的爱人。表演似得炫技,等着对方的回应,电影中的男孩亦如是。


“你看过?”柯昌宇却没有给予徐铭枢想要的回应,问了别的问题。


“没有。”徐铭枢答了一句,随即继续了他并没有歌词的哼唱。


“那你怎么会哼的?”


“听着听着就会了。”两个问题回答下来,徐铭枢终于不哼了,视线回到屏幕上,“他们好酷。”


“嗯?”


“我也想玩音乐。”徐铭枢憧憬着说,“我会弹吉他。”


柯昌宇知道徐铭枢有音乐天赋,会弹吉他,又一副好嗓子,对他的梦想却不置可否。柯昌宇清楚地很,有才华的人多了去了,音乐相比高考,是一条更加充满风险,更加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路,徐铭枢能不能走得通?至少柯昌宇是不看好的。


但是他还没有蠢到这种时候说出来煞风景,只能默不作声,然后做一些亲昵的动作。在影片中的男孩子搂住对方的时候,柯昌宇也揽着徐铭枢的肩,与他头靠在一起,然后缓缓低下去,吻上徐铭枢的唇。


虽然没有表白,但是影片里心照不宣的男孩子们还是吻在一起。


这大概就是徐铭枢选了这部电影的原因,柯昌宇想。


然后是挫折与离别,消沉和振作。当错过了演唱会开场的男孩向着目的地开始狂奔的时候,柯昌宇的心也跟着悬起来,心跳一下下跟着奔跑的脚步,雀跃着前往终点。


徐铭枢却有些不屑的样子:“怎么那么复杂?到现在才想通了?腿哥,我和你当年简单干脆地多。”


柯昌宇心里暗笑徐铭枢的不谙世事,好脾气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这个小姑娘也是傻,她喜欢的人又不可能和她在一起,她为什么还要帮情敌啊?”三个小时的影片接近尾声,也就到了深夜,徐铭枢打着哈欠,有些太过无聊和不耐烦了。

 

“因为,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个人吧。”


“如果是你呢?”徐铭枢皱眉,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如果很爱一个人,当然想让他幸福。”柯昌宇顿了顿,牵起徐铭枢的手,“但我不放弃你。”


影片最后的画面定格在男孩笑中带泪的脸上,徐铭枢惊讶地简直要精神了:“什么嘛,最后他妈妈明明同意了,为什么却还是不能在一起。” 语气里尽是不以为然,大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意思。


柯昌宇没说话,这个问题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是有些难以回答。


“如果是我,就算不同意,也要争取到同意。”徐铭枢有些倔强又有些不屑地说。


柯昌宇揉着徐铭枢的头发,应了一个音节。


“你在想什么。”徐铭枢显然并不满意柯昌宇的走神。


“没什么。”柯昌宇说完轻轻在徐铭枢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一边吻着,两个人一边随手把床上不重要的东西丢到地上或者床头柜上,就这么自然地躺了下去。


“我猜,你今天又没心情。”徐铭枢在这种时候有超乎常人的敏锐。


“前几天还不够吗?”


“我也不是一定天天要啊。”徐铭枢哑然失笑,“比起和你做,其实做完之后和你抱在一起睡才比较幸福。”


徐铭枢抱得更用力了一点,又补了一句:“差不多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了。”


“是吗……”柯昌宇一时词穷。


“是啊。”


“为什么呢?”柯昌宇笨拙地问。


这次轮到徐铭枢沉默,似乎是思考了很久,徐铭枢才找到合适的词汇:“因为感觉很踏实,很安全。”


 “安全?”柯昌宇反问了一句。


“是啊,我得确认你在,确认你属于我。”


徐铭枢的征服欲向来让柯昌宇有些不知所措,他可以理解,却不知道如何回应。


徐铭枢等了一会,见柯昌宇没有回答的意思,似乎随意地补充了一句:“可能因为,我爸妈一直都不在吧。”


徐铭枢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柯昌宇心里揪了一下。


原来如此,柯昌宇想,这一刻他开始理解徐铭枢征服欲和部分性欲的来源。但是这不是最让柯昌宇最心疼的,他觉得难过的是徐铭枢那么信任他,就这样给他交了底,而自己却没有将他保护得足够好。


我应该做更多的,柯昌宇想着,抱紧了怀里的人,安抚着说:“没事,我一直在。”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38(Q7)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