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怎么样能让自己的辅助睡到自己(Lvmao/Loken)

三禁


大概算是个小段子吧,反正挺短的。

无脑傻白甜,不黄,完全不黄。主要因为写不动温情向的了。


算是JDG进季后赛的贺文吧。沿用了我上一篇文的私设,当然不代表实况了。


------------------------------------------


左名豪半睡半醒之间觉得胸口被什么压着,一伸手,摸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虽然立刻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自家AD,更是清楚如果自己这会稍微动一动这个睡眠浅的人必然就惊醒了,但是正是意识到这是自家AD这件事让左名豪完全控制不住,吓得屁滚尿流直接就把自己摔到地上去了。

 

李东昱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撑起身体看了一下,眯缝着眼看左名豪揉着自己被摔疼的屁股站起来,含糊地问:“你干嘛?”

 

“我们……昨晚……睡了?”左名豪颤抖着开口,声音里写满了不当心睡了不该睡的人的惊慌与不知所措。

 

李东昱依然是抱着被子没有清醒的表情,只是眼睛眯得更用力了些。

 

左名豪立刻觉得这么问不妥,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自己明知故问,怎么看都像是想要不负责任的渣男。

 

“那个……那个……”左名豪支支吾吾半天没有道出解决方式,最后落荒而逃,一头扎进浴室洗漱去了。

 

完蛋了,左名豪想,自己虽然确实对李东昱有点超出友谊的念头,但是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得这么迅猛。可是想想也不对,自己对于昨晚做了什么一点记忆都没有,应该没有做什么禽兽的事情吧。

 

并不是想甩锅,左名豪对自己说,但是昨晚到底发生了啥来着?为啥一点印象都没有自己怎么就跟李东昱同床共枕去了呢?

 

想着想着脑子里不自觉地浮现出李东昱白里透红的脸和无辜的笑容,左名豪觉得脑子彻底乱了。说李东昱勾引自己的好像对李东昱太不公平了,但是总感觉好像就是这么回事。

 

但是总之,不管了,这种事情出了自己总得负责,怎么说都是自己错,毕竟这可是自家的AD啊。左名豪暗下决心。

 

 

走进训练室的金太敏觉得今天气氛很不对,左名豪一脸老处男被夺去贞操之后的别扭样,正襟危坐对任何风吹草动都如惊弓之鸟;倒是一边的李东昱笑得一脸放荡,白里透红的脸上面三分春情三分甜蜜三分温柔三分得意——不好意思超过十分了,总之就是十二分藏不住的风流喜事。

 

难道李东昱真的睡到左名豪了?年幼地金太敏觉得哥哥们的世界真是危险,但还是忍不住推了推李东昱:“你没对他做什么吧?“

 

那个“他”指谁他们心照不宣。

 

“没有啊。”李东昱看了一眼依然惊慌失措的辅助,好笑地回答。理直气壮。

 

“那他怎么看起来好像……”被强迫了似的——后半截金太敏硬生生忍了回去。

 

李东昱倒是听懂了弦外之音:“别瞎说,我们就是一起看了会电影然后就睡觉了。”

 

“哦好吧。”金太敏不准备继续这个明显不适合他探究的话题了。

 

 

其实李东昱也没有说谎,他们就是一起看了会电影而已。只不过电影看到一半左名豪困得睡过去了。这怎么算都怪不得我吧?李东昱想。

 

至于左名豪为什么睡一觉醒过来看起来跟失忆了似的,就得怪他们前一天夜里吃火锅的时候喝的酒了——虽然当时没喝醉,但是在困得睡过去之后,酒精就开始发挥莫名其妙的作用,以至于左名豪醒过来之后整个人都有点懵。

 

说到吃火锅呢,这就得怪他们中单了。

 

当然,不能全都怪中单,万恶之源是他们打进了季后赛。

 

啊呸,这怎么就是万恶之源了。正在努力回忆昨晚发生了什么的左名豪为自己的脑内用词不当狠狠啐了自己一口。

 

 

总之,前一天晚上,他们好不容易赢了RW之后,顺利拿下了季后赛名额。这种时候肯定是要庆祝的,要庆祝就要出去吃顿好的,要吃顿好的就得问中单的意见,这一问中单吧,就是洋房火锅。

 

洋房火锅就火锅吧。火锅完了之后,队内决策开始出现分歧。

 

“看电影。”

 

“不行!”

 

“说好的看电影!”

 

李东昱拉着左名豪的手晃啊晃,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不自觉地疯狂撒娇卖萌让左名豪头痛至极。酒足饭饱的黑白包子兄弟打着哈欠准备回去安寝了,金太敏向来没有眼睛,也看不出他是清醒还是困倦。只有李东昱倒是亢奋得要命,缠着左名豪要他兑现承诺。左名豪的严词拒绝显然没有半点作用。

 

不过说来也是左名豪自己理亏,赛前训练赛之后顺口答应下来如果进了季后赛就带李东昱去看电影。也不是左名豪不想负责,他的临时反悔也是理由充足的,看电影别的都是小事,但是午夜场的电影对李东昱的睡眠影响大过一切就是大事了。李东昱本来就睡眠有点问题,赢下比赛之后亢奋之下没有半点睡觉的意思。午夜场的电影别人看也就罢了,李东昱看完生物钟一乱之后的训练还要不要,季后赛还要不要了?

 

这种事情李东昱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但是赢了比赛兴奋过头显然没有要放过自己辅助的意思。左名豪好说歹说才把李东昱塞进了回基地的车里,回去的路上一边忍受李东昱的喋喋不休一边想着回去怎么应付他。

 

倒是李东昱似乎有点说累了,靠着左名豪的肩开始打盹。左名豪心里窃喜,心想最好李东昱回去继续犯困,老实睡觉。

 

一群人在车上打盹打到基地之后,上中野各自老实睡觉去了。李东昱倒好,车上睡过一会倒是又给他充上电了。到了卧室怎么都不肯睡,依然亢奋地要死,拉着左名豪的手蹦蹦跳跳地说:“季后赛,我们进季后赛了。”说完也不要左名豪回应什么,自己倒到床上去来回滚了两圈。然后突然爬起来脸色一沉:“说好的赢了比赛陪我看电影的。”

 

左名豪哑口无言,自己AD还惦记着这事,可怎么办呢?

 

这个点出门是绝无道理的,但是李东昱一脸你敢不从我明天就让全队知道你欺负我的样子又让左名豪毫无拒绝的办法。最后的折中选择是两个人拿着ipad看个片,看完就睡。

 

看的当然是正经片了。本来左名豪的意思是李东昱自己看就得了,他可实在困得要死。但是李东昱偏偏脑回路清奇,非要看恐怖片,然后说自己胆小,要拉着左名豪一起看。

 

虽然这种作死的行为让左名豪很想吐槽,但是李东昱抱着他的手臂晃着恳求说:“你是我的辅助,辅助应该保护AD。”可真是戳了左名豪死穴。

 

于理,辅助就该保护AD说得一点都没错。隔壁LCK的奶爸连鼠王的瓶盖都帮着开,所以在LPL这儿陪着AD看恐怖片也算是辅助职责了。于情,李东昱水汪汪地眼睛写满委屈地看着你你能拒绝啊?左名豪虽然觉得自己就这么败下阵来非常没有出息,但是与此同时,作为队长加辅助,左名豪向来自诩自己是疼爱各位弟弟到极致的,已经鸽了李东昱一场电影了,怎么说都不能在这种时候让他失望,所以虽然困得不行而且似乎有点酒意上头,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于是两个人一起坐到李东昱床上裹着被子看电影去了——裹着被子抱着枕头也是李东昱想出来的,看恐怖片时胆小鬼的标配。

 

左名豪觉得片子其实不算很恐怖,但李东昱还是看得瑟瑟发抖,没办法,作为队长只能搂着胆小鬼给与适当的安慰。

 

但是这片子是真的无聊。加上左名豪真是困得要死,最后他完全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李东昱感觉到左名豪靠在自己肩上的时候没忍住笑了出来。左名豪的头发扫在他的脖子上的感觉就像队长平时对他的照顾一样,温柔却一路痒到心里去,让他非常非常想要更多。

 

李东昱关掉了正在播放的电影,把ipad扔到一边,然后让左名豪平躺到床上,自己也在他身边躺下,躺得平平整整标标标准准的。

 

单人床两个人睡有点小,李东昱拉起被子的时候依然一脸都是笑,根本收不回去,温柔甜蜜而且带着特别特别多的期待­­­——对于明天的期待。明天醒来这个傻子被吓到的样子一定超级有趣,到时候一定要勒索他对自己负责。

 

在心里认真许下一个小小的愿望之后,李东昱满意地闭起眼睛。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