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3(Q7)

各种禁

前文: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2(Q7)


其实我很纠结,因为这篇的副CP是向人杰相关来着(虽然快下线了),然后之前也在想这篇要不要干脆算了。其实我写得也很慢,一直在写Raro。这篇确实遥遥无期。


但是怎么说,反正也不是很多人看,其实只是写给我自己的吧。所以在我要找安全区的时候,或者实在想写文又没有别的脑洞的时候,就会回来填这个。

已经这么长了,看得人也不多,我不必为了谁非要砍掉这个。


虽然很慢很慢很慢很慢,但是真的我还在写(没人在意的话我也会很慢地写给我自己,有人在意的话……我也会很慢,很抱歉)


所以向人杰的部分还是存在的,这段康兮?这段结束之后应该不会再有了。会让向人杰下线的。


--------------------------------------


后来向人杰还是在一次次的阳台抽烟里交代了自己和苏汉伟的经过。向人杰和苏汉伟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向人杰才说到这里就被徐铭枢吐槽了他一路收小弟时刻和人纠缠不清的状态。

 

也正如许多人看到的那样,韩国班的陈圣俊对苏汉伟一直有超过友情的想法,苏汉伟最开始真是为了逃避陈圣俊的追求,才让向人杰在陈圣俊面前假扮自己男朋友的。那个时候王海郦还在初三的复习中,向人杰和他也见不了几回,交流都在网络和手机上。

 

“而且那个时候,我和无双也没有怎么样,我就是有点喜欢他,又不是他的谁。”向人杰在面对又一次对他和王海郦关系的质疑时分辨道,“然后兮夜嘛,也是我兄弟,我觉得这个忙帮一下也无所谓,就在小黄毛面前假装一下而已。”

 

“然后大概也就一个学期吧,小黄毛也就放弃了……”

 

“你们的感情这么随便的吗?”徐铭枢一脸嫌弃。

 

金灏却觉得徐铭枢是最没有资格质疑的人:“别装,你和腿哥在一起之前自己是什么样子的。辜负过多少女孩子?”

 

“……后来他可能和其他韩国人搞在一起了,听说也是男女通吃。”向人杰白了徐铭枢一眼,最后一句话显然有所指,徐铭枢果然不继续嘲讽向人杰了,只是问:“然后呢?”

 

“然后么就寒假,我和王海郦玩得稍微多了点,但是你也知道,他初三嘛,还是没有时间。那阵子苏汉伟也没有怎么样。但是后来那个学期,苏汉伟还是会让我帮他买饭或者约我去图书馆。”

 

“然后你就觉得人家对你有意思?到底他表白的还是你表白的?”

 

“那个时候只是觉得有点点怪,因为毕竟我们一直一起玩,他约我也算合理吧,但还是觉得有点怪。然后就问了他一下,他有点不开心了,说类似不想跟他一起就不跟他一起好了,这种话。”

 

“然后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觉得跟他一起吃个饭或者怎么样也都没所谓嘛。而且我当时其实还在等王海郦?苏汉伟也没有怎么我,当时就维持这种状态一直到王海郦中考完。”

 

“他中考的事你们也知道。然后闹了一个暑假去上海了。然后异地……你们知道的……”

 

“然后就觉得苏汉伟也不错。后来大概说到一些八卦,有个人说什么班级里有个女生到处认干哥哥,所以女孩子很讨厌她,就听她们讨论这种行为是不是欲情故纵是不是留备胎,然后有一个女孩子说,这种假的关系其实都是有所图谋之类的。”

 

“然后我就暗示了一下——好吧我就问了一下兮夜是不是也是这样子的。”

 

“他什么答案你们也知道啦。然后我就觉得那这样也行,毕竟跟他也等于是有一年了,然后我就表白了。”

 

“所以你们说这算他表白还是我表白呢?”

 

“就这样?”听完故事的徐铭枢问了一句。

 

“就这样。”

 

徐铭枢对这个故事是不满意的,却又说不出哪儿不满意。太简单了,他想,太平淡了,不应该是这样子,从喜欢一个人到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他觉得应该是犹豫的,曲折的,纠缠的,甚至痛苦的,而不应该是这么容易,就因为和一个人距离远了就变淡,就因为和另一个人一起吃了一学期晚饭去了一学期图书馆就觉得这样也行——这太草率,太功利,太轻松。徐铭枢觉得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最后只是掐了烟说了一句:“就这样也太无聊了兄弟。你的感情怎么这么没意思啊?”说完有些意兴阑珊地走回寝室爬上床去睡觉。

 

“那你要什么?”向人杰也结束了抽烟回来睡觉,“拜托,老子是在谈恋爱,不是在演真人言情剧给你看,我们就是这样子谈上的,你想怎么样?”

 

“就觉得你们的故事太简单了吧,大概是这个学校里所有早恋的人里最无聊的一个。”

 

“我跟苏汉伟都是男的啊,就光凭这一点都不无聊,别你自己谈了个男朋友就觉得这是很平常的事好吗?”向人杰抱怨着,“而且我们无聊不无聊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嘛,我们的恋爱又不是谈给你看的。”

 

“我没有说你们什么啊,就是觉得蛮意外的。”徐铭枢解释道。

 

“毕竟他每次恋爱都动静大得要死。”金灏从不放弃任何吐槽徐铭枢的机会,“被疯狂倒追啦,被女朋友的爸爸打啦,不负责任分手在放学路上被女朋友带着闺蜜拦下来,女生在他面前哭得一塌糊涂他一脸冷漠啦。而且那可都是他初中的事了啊。高中倒是收敛,高一到现在就谈了一个,但这一个就特别厉害,直接搞到了学校第一学霸。最诡异的是竟然还真的安安静静谈了两年,包括第一年异地,跟他之前干什么都动静超大比起来,这安安静静的两年才是最恐怖的好吗?徐铭枢人生经历这么丰富,当然看不上你这种恋爱咯。”

 

被金灏一提醒,向人杰也想起来徐铭枢以前可不是什么好人,在感情上有多辉煌的战果他们都有所耳闻,相比之下如今的浪子回头才更显得奇异——尤其是对方还是个书呆子柯昌宇。“是啊,相比你之前的经历,你高中的恋爱反而很简单嘛。没想到你还真的跟柯昌宇就好好谈了两年多,还一年异地。”向人杰感慨着,“怎么?还真准备收个心考个上海的大学去找他?”


一些无聊又冗长的琐事-54(Q7)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