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外链坏了叫我,我基本上都能修复。
不要因为某个单一CP关注我,因为往往写了一次没有下次。
想红想疯了。
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文字垃圾缓慢生产。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
文渣老透明。

钟楼顶上的秘密(Raro)

各种禁

中学校园


另一个结尾在这里:钟楼顶上的秘密(另一个结尾)


想的和写的有很大偏差。


前两天突然想写校园文,中间经过了各种曲折的不想写,最后还是写出来了。

我的本意是,想写学生之间很甜很暖很细节的故事,仰望的目标大概是 @刀尖舐雪 的【raro】好想告诉你吧。


最后发现我失去了写这种又暖又细节的校园文的能力——其实我想说,可能是琐事那篇吸干了我这种能力,我自己写过的最尽力的校园文,或许能称得上细节的校园恋爱,都在那篇里面了,以至于我现在写不出那样费心费力的细节的暖心的小故事了。


最后我写出来的是一个,我觉得蛮沙雕的玩意。


-------------------------------------------


如果不是校园卡上清清楚楚写着“韩国班 全志愿”这几个字,陈文林几乎要以为“韩国班男生”只是他们学校的都市传说而已。

 

陈文林一直都知道他们学校有韩国班,却从来没有在校园里见过几个韩国人,如果一定要说有,也是远远地看着韩国班的女生抱着书结伴路过。他能分辨出这几个女生是韩国人,完全是因为她们脸上白得过分的妆容——学校里几乎没有中国女生化妆,但是韩国女生任何时候都把脸刷得跟墙一样白,这是辨别她们的方法。

 

陈文林从来没有见过韩国班的男生,但他知道韩国班不只有女生。因为韩国班的男生一直以校园传说的形式存在于这个教学楼——虽然绝大部分人都没见过他们,却都听过他们的故事,知道他们的存在。这群韩国男生是以符号化的集体形象出现在故事里的——全志愿除外。

 

全志愿有自己的故事,大概是校园传说里比较独特的一个,传说中他是一个辜负很多女孩子芳心的渣男,证据就是告白墙上反复出现的他的名字。

 

学校钟楼最顶层的墙壁就是传说中的告白墙,这个无人问津之处成了埋藏秘密的最佳地点,每个到这里来的人都默契地偷偷前来,写一行字,再偷偷离开。有攀比心的人还非要把自己心上人的名字写到最高的位置上去。学校每年把墙壁粉刷一次,覆盖掉一年的思念,但是新一年青春期的萌动依然会在这里破土开花。从没有人被现场抓获,但是告白墙上的名字每天都在增加,仿佛是路过的幽灵飘然而至,留下自己的相思,又不着痕迹地飘飞而去。而全志愿的名字在这面墙上出现的频率高得惊人,有中文的版本也有韩文的版本,或者中韩混杂的版本,后面跟着诸如“我爱你”、“我想你”、“你为什么不理我”等青春期的哀愁,也是中韩英三语混杂。

 

陈文林不认识韩语,靠其他朋友带着他参观这一名胜时给他介绍,才算见过了“전지원”、“오빠”、“사랑해”等几个词——见过也不认识,最后他判断出校园卡属于谁的时候,靠的是上面的中文部分。

 

这个都市传说的校园卡就躺在他手里,让他觉得很奇妙,仿佛把手伸进了一个从未进入过的维度。校园卡上的全志愿看起来和传说非常不符。陈文林觉得要成为一个渣男首先得成为校草,但是校园卡上的全志愿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看,有点胖,有点肿,双眼无神,不太精神。虽然证件照很容易出事故,但是这和普通人听过校园传说后的想象还是有太大的差别。

 

陈文林把这张卡交给了门卫,那里也负责失物招领。之后几天他都在想全志愿是不是找回了这张卡。后来放学的时候他快速地瞥了一眼门卫窗口上陈列的东西,没看到那张校园卡,于是猜测大概已经物归原主。

 

上午第二节课和第三节课之间,有一个比较长的休息时间,这个时候,食堂也会开放,供应一些点心,让饿了的学生补充一下能量。

 

陈文林焦急地排着队,上一节的数学课拖堂了,他来到食堂的时候已经晚了,队伍长得令人绝望,但他没吃早饭,正饿的半死。硬着头皮排上队,看着时间分分秒秒过去,眼看上课时间就要到了,队列却还没有轮到陈文林。

 

“我要 两个 春卷。”排在陈文林前面的大高个说。他的口音非常奇怪,陈文林意识到自己大概撞见了一个都市传说。

 

但是他在意的不是这个。探出身体看了看橱窗里,穿着白色工作服的阿姨从盘子里拿出了最后两个春卷装进塑料袋里递了出来——这意味着春卷买完了,陈文林吃不到食堂唯一好吃的点心了。

 

陈文林在心里咒骂着买完最后两个春卷的人,并在他背后对他实行眼刀攻击。韩国人毫无知觉地摸出校园卡放在读卡器上。

 

这张校园卡一登场,陈文林的全部目光就被吸引过去了,这张卡,以及卡上丑陋的照片他都非常熟悉。这就是他捡到的那张校园卡。换言之,他不仅撞见了校园传说,撞见的还是S级的,传说中的,全志愿本人。

 

在全志愿准备走的时候,陈文林拦住他说:“你这张卡是我捡到的哦。”既然这么巧被我遇见,至少也该道个谢吧,陈文林心想。

 

全志愿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卡,又看了看陈文林,愣了一下之后直直把卡递了过来。

 

靠!陈文林在心里骂,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是不是把我当借钱的了。

 

陈文林摆摆手不肯收,但是上课时间越来越近,食堂阿姨和后面排队的人都最讨厌遇上耽误时间的人,陈文林只能不理全志愿,低着头报出了要吃什么,然后摸自己的校园卡准备刷。

 

在他低头找卡的时候,耳边传来“滴”的打卡声,陈文林抬头,看见全志愿一脸茫然地拿着校园卡,还没来得及从刷卡机上撤下来。

 

简直太丢人。陈文林迅速接过了自己的点心走到一边,低着头对全志愿说:“谢谢。”

 

全志愿似乎很高兴的样子,脸上绽开一个笑容说:“不客气。”

 

直到这个时候陈文林才有机会正面观察一下全志愿。全志愿长得很高,而且比照片上瘦。这是陈文林之前没有想到的,或者说,虽然听说过全志愿又高又帅这件事,但是他看过全志愿校园卡上的丑照之后,就觉得这个长得有点幼稚的人不该有这么高。

 

他的长相也和陈文林在校园卡上看见的不同,但也没有狂霸酷拽邪魅狂狷帅成一棵校草,只是很普通的好看而已,非要说优点应该是干净,外加一点幼稚,大概比较容易讨女生的好。校园卡上的全志愿不戴眼镜,而陈文林遇见的是戴眼镜版本的全志愿,对比的话他觉得眼前这个戴了眼镜的人看起来更加斯文一点,大概有点“衣冠禽兽,斯文败类”的雏形——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完全出卖了他,清清楚楚地告诉所有人他不是,他没有。

 

陈文林觉得奇怪,这个会毫无原因就凭空傻乐的韩国人看起来实在太呆了,完全不像是传说中少女芳心掠夺者的样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文林尝试解释自己不是借钱的。但是解释了几句之后发现全志愿的中文似乎非常不好。

 

上课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陈文林也来不及再说什么,拿着“乞讨”来的点心转身一路狂奔,甚至连还钱和怎么换钱都没讨论。虽然不是有意的,但是确实莫名其妙占了韩国生一个小便宜,陈文林为这事别扭了一整天。虽然这事天知地知他知全志愿知,全志愿也未必会多想什么,但是陈文林自己总觉得对不起自己本应有的形象,所以非常介意。

 

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找校园里神出鬼没的韩国生。更何况这群韩国人的中文都差得够可以,如果不是找到全志愿本人,根本没法向其他人打听他。

 

周五的作业多得一如既往,数学老师还多布置了整整一册新的习题册,虽然不是两天要写完,但是听着就很令人绝望。而且这意味着他们还得跑书店去买。

 

全志愿的身材实在太显眼,以至于陈文林一进书店就看见了他。这个韩国人站在漫画的书架前,正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嗨,我是来还你钱的。”陈文林开门见山。

 

这么短一句话全志愿也理解了半天,理解完之后连说:“不用不用,没关系。”

 

陈文林坚持还了三块两毛钱,之后去找他的练习册,全志愿跟了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陈文林。”他回答之后,见全志愿一脸茫然,只能拿出手机打给他看。

 

“陈文林,陈文林。”全志愿念了两遍,然后说,“你好,我叫全志愿。”

 

这个莫名正式的自我介绍和相互认识让陈文林觉得很违和,幸好全志愿还没有呆到要和他握手。

 

“Jiwonna!”一个脸涂得刷墙一样白的韩国女生隔着大老远开始挥手。

 

“再见,陈文林。”全志愿一字一顿说得很认真,仿佛在上中文口语课。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细思恐极的细节?当你不曾见过或者没有注意某事物的时候,它不会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但是一旦开始注意,它就会用各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篮球场上的全志愿就是个很好的案例。

 

“陈文林。”几乎是一看到他,穿着背心和篮球短裤的全志愿就开始用奇怪的口音喊他的名字,大老远地对他挥手。

 

陈文林觉得很尴尬,在同学揶揄的眼神中挥手应了声——他发誓他之前真的没注意过原来他们和韩国班的体育课是同一节。天地良心以前他们都各玩各的,也没人来给他引荐一下啊。

 

于是在这个契机之下两个班级完成了一次联谊,具体是指,他们打了一次篮球。韩国班的女生在边上看着,用韩语为同胞加油,笑看陈文林的班级被疯狂碾压。陈文林被打的很惨,最后撑着膝盖站在边上喘气的时候,内心把天然长得高的人咒骂了一百遍。

 

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瓶水,抬头看见手的主人正在冲着他傻乐,正是那个S级校园传说全志愿。

 

托陈文林的福,现在陈文林全班都认识全志愿是个谁了,所有人一致觉得大失所望,比传说差的远了,陈文林倒有点觉得替全志愿抱屈,凭什么他没有长成别人想象中的样子就要“令人失望”啊?

 

体育课之后他们一起去了小卖部,出来的时候各自舔着一根冰淇淋——全志愿付的钱,拦都拦不住。他们约了双休日吃饭和开黑,鬼知道全志愿为什么要心血来潮约这个,更是鬼知道为了弄明白全志愿的意思,他们彼此用中英韩三语加上不靠谱的翻译软件拉锯了多久。

 

后来他们就交换了游戏ID,陈文林觉得比大名好念多了,对他们两个人都是。

 

但是这种偶遇还没完,不仅仅是体育课篮球场,后来他们在学校里莫名其妙见过很多次,食堂、图书馆、走廊、热水间、操场、小卖部,等等等等的地方,全志愿像是存在于校园每个角落,时刻都会跳出来吓陈文林一跳。

 

但要说最恐怖的一次,大概是晚自修结束之后轮到陈文林打扫卫生那天,陈文林的动作不快,等他收工整个教学楼都已经没人了,而他们教室里亮着的就是全楼最后一盏灯。

 

关了灯之后整栋楼陷入一片漆黑,虽然陈文林还没有幼稚到怕黑,但也觉得在这样的地方走动让人非常不适,因此加快脚步准备回宿舍。

 

下到二楼的时候走廊里突然响起了另一阵脚步声,然后非常别扭的口音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传来:“陈文林。”

 

陈文林被吓得险些摔断腿。最后没有断的主要原因是全志愿及时跑过来抱住了扭到脚差点倒地的陈文林。

 

陈文林扶着全志愿跳了几下之后觉得扭到的脚好些了,一瘸一拐开始往宿舍楼挪。全志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跟在边上,跟他说自己做卫生留到这么晚。

 

陈文林在心里吐槽说你的教学楼根本不是这栋,你还敢更刻意一点吗?但是他没说出来,一脸没好气地自顾自挪动着。全志愿还在继续喋喋不休,给他抱怨学校里的蚊子是多么厉害。这件事最后以陈文林送了他一瓶花露水告终。

 

后来陈文林就习惯了全志愿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这件事,也开始理解为什么全志愿会频繁出现在告白墙上了——看起来挺傻的,其实还真是个芳心收割者。而且他也开始能体会到站在告白墙前面的女生的心态。那种满怀期待的,患得患失的心态。因为他也偷偷跑去告白墙,写下了属于他的Ray——其他人写的都是全志愿或者전지원,而陈文林考虑了有一会,写下来的是Ray,毕竟这个名字还没有别人写过,也许别人也不知道,那这就是属于他的秘密——这个人或许不是属于他的人,但是Ray的秘密是只属于他的。

 

不久之后学校发布了拍毕业照的通知。其实班级里绝大部分人都会直升学校的高中部,但是也有不少人要离开。因此,毕业照成了一种为少数人送别的仪式,声势浩大地展开了。

 

拍毕业照那天学校放了他们一天假。先是在操场上列队拍大合影,然后是以班级为单位的合影,剩下的时间给他们自由发挥,爱找谁合影就找谁合影。

 

不知道谁提议的想去告白墙前面拍一张,立刻有人跟着起哄。陈文林有些心虚。他不久之前刚把Ray写在墙上,之后就不敢去看。虽然告白墙上的名字茫茫多,他的同学不见得都认识,更不可能知道Ray是谁,但是作为写过字的人,陈文林自己是相当抗拒的。

 

然而他又不能突兀地否认,最后还是跟着大部队爬上了钟楼。

 

爬上最后几格台阶,走在最前面的人突然停步,抬着头发出一声长长的惊叹:“哇——”

 

陈文林跟着他们一起抬头,看见告白墙最靠上的地方,写着一行很大的字:Ray ♥ Haro。要把字写得这么高,需要冒险站在窗台上,而且写字的人本身还得长得够高。

 

陈文林想着全志愿拉着窗户上栏杆,侧身在墙上写字的样子,觉得脸有点烫。他偷偷找到了自己写的那个名字,看到那三个字母后面也多了一个爱心,跟着他的ID。

 

“好羡慕这个Haro啊,有人肯爬怎么高在告白墙上写她的名字。不知道是哪个班的谁呢。”女同学们夸张的语气里满是憧憬。

 

幸好,幸好没人知道,陈文林想着。


---------------------------------------------


另一个结尾在这里:钟楼顶上的秘密(另一个结尾)

 

评论(10)

热度(126)